亞紀細工

心是老靈魂・寧靜愛創造 《只要追蹤,拍拍幾乎會互追》 ig: callme6912 入選potato media2月優質素人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六)

高忠曄突然間想起了家裡牆壁上釘著的百寶藥箱。那賣藥包仔定期來訪家中,把家庭常備藥品補足,用多少藥就算多少藥,沒有用的藥就先寄在家裡,只有用掉的藥要付錢。不知道為什麼懷念起寄藥包仔爽朗又陽光的笑容...

高忠曄被司機一踩油門,車身猛然一震下醒了過來,神智仍未清明的半睜的眼又緩緩合上,大腦內的暈眩感總算漸漸減輕,一手揉著剛撞到的額頭,一邊把緊閉的車窗降下兩指寬的縫隙。

「先生,前面剛才有貓突然間跑出來。」司機在前方說著剛才的狀況,一會兒車輛又繼續前行。

「沒事。」從喉嚨擠出兩個字,安撫隱隱抽痛的胃,離開老家的路上,田野間的風,把他額前的頭發吹起,一陣涼快,人也清醒了不少。


今天把先前承租徐老太太的豬舍退租後,介紹了之前廚房附近開計程車的老周來承接豬舍,老周一臉興奮的,雙手緊握著高忠曄的手,真誠的感謝他。

一旁的徐老太太從陳學淵過逝他接手豬舍的第一天後,這次是第二次見面,以往精氣十足的模樣,這次再見到她,飽經風霜的眼神,只覺得她像焉了吧唧的蔬菜一樣,一點活力也沒有。


車輛發動時,徐老太太仍然站在原地看著離去的高忠曄,後照鏡裡仍倒映著她模糊的身影,搖搖晃晃。


高忠曄一個人在嘀咕了一會兒,家也到了,這會下車了。

失神一半的心也收了回來。

「阿忠!事情都處理完了?」王石清讓高忠曄進門後坐在了大廰。


接過了傭人放置到桌上的茶水,點了點頭才慢慢地吞嚥著,身上的燥意和喉嚨不時傳來的刺痛,無不昭示著生病的症狀。

「爸,家裡有成藥可以吃嗎?」高忠曄下意識的摸著喉嚨,忍不住咳了幾聲。王石清看了看,吩咐了管家叫家庭醫師過來一趟,小病可拖不得,「家裡沒那種東西,生病就該看醫生。」


家境和王家真的落差有點大,

又是一個和原生家庭不同的習慣。


高忠曄聽從了岳父的意見,慢慢地從一樓走回二樓的房間休息,等待醫生的到來。

躺在床上,高忠曄突然間想起了家裡牆壁上釘著的百寶藥箱。

那賣藥包仔定期來訪家中,把家庭常備藥品補足,用多少藥就算多少藥,沒有用的藥就先寄在家裡,只有用掉的藥要付錢。不知道為什麼懷念起寄藥包仔爽朗又陽光的笑容,自己離開家之後,母親還會請他順便在家裡用個餐再走嗎?

應該不會吧!一層憂愁籠上。

雖然這些事物會消失,但是在曾經的記憶留下,房門被敲起,他不敢再做過多的思考。


「應該是感冒,反應慢點很正常。」

醫生醫生甩了兩下水銀溫度計,檢查完喉嚨和體溫後,了解病情後說著。

管家送走了醫生,「先生吃完藥之後,您先休息一下。」恭敬的關上了房門離去。


藥吃下肚沒多久便開始犯困,滿肚子的問題不敢問,化成了悶在心裡的嘆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五)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四)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三)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