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神,不完美,所以我們尊稱為華盛頓。

「我們(美國)政治制度的基礎,是人民有權制定和修改他們政府的憲法…人民建立政府的權力,和所享權利的觀念本身,就是以每個人都有義務服從已建立的政府為前提。」

「『幸福』取決於個人內心的框架,而非外在的世界。」

「不完美的『神』」,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1732-1799),昨日、今時、永恆,毫無疑義的創世偉業。

吾輩若將「世紀風雲人物」(The Most Important People of the Century)的評選拉回至西元十八世紀,除了遠東清國的愛新覺羅.弘曆(乾隆皇),以及英國工程師瓦特(James Watt)足以擠身最後的遴選名單之外,數算新大陸開拓史上功績最顯赫的革命家、軍事家,亦是人類文明史上首位使用「總統」(president)稱號的國家領導人,華盛頓幾乎正是「世紀之人」(Person of the Century)的不二人選。

 

2月22日(舊曆是2月11日)出生的華盛頓,先別管他是否為水瓶或雙魚,論生辰八字,絕對不是乾隆那擁有皇室血脈的對手,可論家世,瓦特的父親是公職身分兼造船廠老闆,同樣也只能是甘拜下風……家道中落過的華盛頓先祖一輩,傳承到其父親奧古斯丁一代時,勉強僅稱為小康等級的農場主人……

先天不足,那後天總……

15歲之前,華盛頓沒有受過任何正規教育。 

再加上父親早逝後全家財務吃緊,也讓華盛頓沒有餘力跟隨兄長的腳步前往歐洲留學,或是加入英國皇家海軍見習軍官的行列。

無法透過階級流動翻身成所謂的「菁英」,日後也終身未踏上傳說中「內地」(歐陸土地)的華盛頓,進入職場後,首先擔任「打火弟兄(消防員)」的工作,後來轉職測量員,並繼承已故兄長在維吉尼亞民兵團的職缺(少校)

當然,他當時宣誓效忠的是殖民母國,也就是大不列顛王國(英國)。


西元1755年,一場猶如眾神庇護般的全身而退,外衣被四發子彈接連擊中後居然毫髮無傷的華盛頓,雖然戰後無緣晉升英國正規軍官,但藉由「英法北美戰爭」(French and Indian War)中領導民兵團的英勇撤退,頓時躍居維吉尼亞在地的英雄人物!而英國亦確立了在美東的控制權。

 

然而,

 

遲遲未見上級長官的賞識跟提拔之下,四年後,華盛頓選擇從軍旅退役,並與守寡的瑪莎(Martha Washington)組織家庭。即使膝下無親生骨肉,但也度過了一段相當幸福且穩定的農莊生活,並以蓄奴主的身分進入地方(下)議會。

 

故事,應該至此畫下平凡的句點。


但造物主對每一個人,從摩西到華盛頓,命定或安排從未遲到,即使人生是如此短暫......

「萬一言論自由遭到剝奪,那沉默寡言的你和我,群眾將如同羔羊一般被帶往屠宰者的面前。」

 

隨著新大陸自治領與大不列顛母國間有關宗教信仰與資源分配上的誤會越演越烈,還有利害衝突的關稅與自主權相互摩擦,「波士頓茶葉事件」(The Destruction of the Tea in Boston)後所爆發的大規模反英抵制行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讓原本平靜無風的北美平原頓時進入了戰火可能一觸即發的緊張局面!

 

安逸恬適的田園生活?前方是未知的深淵,踏出去,就沒有回頭路了……

 

是,雙魚男與生俱來的浪漫情愫與同理心,水瓶男的利他、冒險跟頑固,在華盛頓的身上開啟了難以估量的能力。

 

秉持自由之子優於奴隸傭兵的立場,堅決反對自治權遭英國政府片面限縮,擁有著軍事才華與實戰經驗的他,於西元1775年6月時,經由各殖民州代表的全體薦舉,一肩扛起「大陸軍」(Continental Army)總指揮官的重責大任,以無給薪的奉獻意志,決定領導眾人展開武裝革命、脫英自治之路!

當然,史詩英雄若無歷經挫折或困境,是無法成就不朽偉業的。

投入北美獨立戰爭的前三年,華盛頓空有一手策略,但始終勝少敗多,甚至撤退的時間往往比進攻的時間還多!同時面對物資缺乏,士氣低落,還有看不見的天敵,也就是美洲大陸時而酷寒、惡劣的多變天候,再再讓戰情不樂觀,也證明了「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的鐵律。最糟糕的情況是,以熱情跟壯志賭上全部身家之後,卻可能依舊血本無歸……

 

可終究是昭昭天意?還是走出死蔭幽谷後的神賜恩典?

 

西元1778年2月,一位來自歐陸普魯士王國的軍官斯圖本(Friedrich Wilhelm von Steuben),為了還債與謀求東山再起的理由,決定渡海來到新大陸,並志願加入華盛頓的行伍;

 

在斯圖本的親自督導與嚴厲操兵下,他徹底扭轉了所謂「大陸軍等於雜牌軍」的刻板印象,更改善了以往行軍時的供餐、衛生等隱形戰線,除減少傳染病的散播外,甚至讓大陸軍的刺刀,嗯哼,從日常廚房作業挪到了一見生死的戰場交鋒……

 

是,大陸軍士兵的配槍上雖有刺刀,但在早期缺乏有力訓練之下,刺刀不是近距交戰之用,反而幾乎都拿來切菜或是變成烤肉串的工具(天啊!),但斯圖本的魔鬼培訓跟華盛頓的信心喊話,西元1779年7月中旬的「斯托尼角戰役」(Battle of Stony Point),在法蘭西王國的結盟助陣中,憑著刺刀、斧頭等簡易兵器在手的大陸軍敢死隊,果真一舉攻克了英軍要塞。戰爭的天秤,就此逐漸步上了不可逆的傾斜之途…

 

西元1783年,距離關鍵的「約克鎮圍城戰役」(siege of Yorktown)戰況底定近兩年的時間,取代舊有內閣參與兩方談判的英國輝格黨政府,終於以《巴黎條約》(Treaty of Paris)上的簽字,結束了美國「獨立戰爭」(American Revolutionary War),更承認美國實質「獨立」的既有事實......

「美利堅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成為美洲首個獨立國家,管轄區域共包括13個州,邊界北至五大湖,西到密西西比河,南到北緯31度。

 

縱使兩國(美國與英屬北美)在邊界上仍有少部分爭議存在,但考慮日後的經貿合作關係以及同文同種的兄弟情誼,英國人以帶有遠見的眼光,用政治手腕「投資」了美國,也意味支持有限度的區域和平。此舉除了讓美國贏得獨立自主跟國際地位,更創造了與他國締結邦交、貿易往來的籌碼。

 

再次客觀的回顧,大陸軍三番兩次的「九死一生」,華盛頓,真的、真的不是甚麼正面迎戰、威風凜凜的戰神,但他以智慧跟謀略,成功消耗並拖延英國主戰部隊在新大陸土地上的體力與軍備,更用時間(主場優勢)與空間(外交斡旋)來爭取外國勢力支持,又憑藉革命信念與高尚人格來激勵同袍,宛如領軍投入一場無私無我的聖戰,使得美國迎取最後的勝利,他個人更締造了嶄新的一頁史詩。

 

接下來的日子,華盛頓先是辭去了「將軍和總司令」的頭銜,並在聖誕節前夕回到了睽違許久的家鄉維吉尼亞。

 

四名孫子、孫女都已誕生、開心迎接著華盛頓爺爺歸來,可養子約翰已在一次行軍時因發燒染疾而不幸提前別世,看不到新國家的誕生。


「…與其為領土劃分爭吵,不如讓地球上的所有窮人、貧困者和受壓迫者,以及那些想要土地(耕作謀生)的人,求助於我們西方國家的肥沃平原…」

 

記取歷史教訓,反對軍人或握有軍權者組織獨裁政府,篤信人民日後會依循並奉行一套新而良善的治理體制,主持、參與但不親自討論「制憲會議」細項的議決內容,華盛頓純粹以個人威望與名聲守護著破繭而出的《美國憲法》。

 

西元1788年年底到隔年年初,他在全體選舉人團無異議通過的情況下,贏得為數10個州總計69張的選舉人票,在普選票三萬八千餘張的民意全力支持下,成為美國開國以來第一任總統,也是至今唯一一位拿到百分之百全選舉人票而當選的總統。

 

值得一提的是,當屆的美國總統選舉,不存在任何政黨,候選人不是支持批准新憲的聯邦黨人,就是反對批准新憲的反聯邦黨人,雖然這些團體沒有建立有組織跟一定規模的政黨,但他們都團結一致地支持「無黨籍」的華盛頓當選總統。

四年後,西元1792年11月所舉行的總統選舉,即使投票規則有所變更,華盛頓依舊在15個州取得132張選舉人全票當選的力挺,在沒有對手,也不應該有競爭者角逐的禮遇下,順利贏得第二個任期。

 

為突顯共和國公職人員與帝王世家權貴的差異,華盛頓總統不只拒絕豪奢的就職典禮排場,一開始亦打算放棄當年可說如同天文數字的薪餉(年薪25,000美元),寧願借錢搬家(據說是600美元)到首都紐約(是的,美國首都一開始是在紐約),過著像往昔古羅馬時代的哲人一樣,單純為百姓謀福利,更視承擔公民義務為己身責任的日子。

 

八年的任期之內,華盛頓積極簽署了多項開國重要法案,並組織了第一屆美國內閣,期間除親自鎮壓示威事件(他是唯一一個在任內親自率領軍隊出征的美國總統)以彰顯政府公權力外,也在諸多行政政策的辯論交鋒上,默許持正反兩方意見的陣營組織次級團體(政治聯盟),雖說他極力排斥英國的黨派之爭,但美國早期兩黨政治的雛型,卻也慢慢地和平建立起來。

 

「我們(美國)政治制度的基礎,是人民有權制定和修改他們政府的憲法…人民建立政府的權力,和所享權利的觀念本身,就是以每個人都有義務服從已建立的政府為前提。」

這個信念,也一直呵護著篤信此一價值觀的人們。

 

被後人予以「半神格化」,甚至視為是「不完美的神明」,華盛頓總統於西元1797年勇敢放下本應輕易獲得的永久執政權,拒絕接下第三個四年任期,揮手還鄉,轉而經營威士忌酒廠。

此舉亦創下了日後美國國家元首不擔任超過兩任任期之慣例(二戰期間的小羅斯福總統是特例),更留給了所有美國人難以抹滅的不朽國父形象!

如今,美國的首都特區以他(華府、Washington, D.C.)為命名,唯一以總統之名作為名稱的州,也是以他的名字(State of Washington)命名;


西元1976年間,為振奮美國當年受挫的國際士氣,華盛頓被追封美國所有軍人中,古往今來,獨一無二,享有最高軍銜的「陸軍六星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意指其軍階不低於歷史上的任何一位軍事將領。),希望藉由「不完美的神明」之庇佑,帶領美國子民衝出冷戰陰霾的重圍。


尾聲:

前文有提及華盛頓的牽手,也就是美國建國後的首位「第一夫人」瑪莎女士,傳言說她起初不怎麼支持華盛頓擔任總統大位,因為瑪莎希望當時已經57歲的華盛頓既然遠離砲火與戰事,就應該待在農莊裡享受退休的平靜生活,因此在第一任總統就職典禮與舞會上,瑪莎女士選擇以遲到的「缺席」方式,來表達她無言的抗議⋯⋯

但氣歸氣,夫人最終還是以夫婿的國政大業為重,很快就擔綱起身為第一夫人的責任,每周五固定在其住所裡舉辦茶會或晚宴,讓華盛頓總統得以與官員或是顯要們討論國家大事。

史書如此評論著:

「在美國歷史上,再也找不到像華盛頓和瑪莎這樣德高望重的天生一對了。」

又美國開國名將之一的亨利‧李三世(Henry Lee III),則是這樣形容他的革命夥伴:

「他(華盛頓)是一位公民,是戰爭中的第一人,也是和平時代的第一人,更是(美國)同胞們心目中的第一人。」


插曲:

Captain America,一位具有高度智慧,擁有常人遠所不及之力量、敏捷度與耐力的超級英雄,更被證明有著高潔無私的品格,又豐富的實戰經驗,將其訓練成高明的戰術家,以及一呼百應的戰場指揮官.....

Steven Rogers?

George Washington,第一位「美國隊長」!來賓請脫帽致敬!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Washingt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