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青年
彩虹青年

彩虹青年社区中心,一个致力于推动LGBTQ青少年赋权与性别平等的非营利组织。 我们希望能共建一个LGBTQ青少年能够健康成长,并拥有完整的公民权的社会。在其中,每个人无论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性取向如何,都能受到公平和有尊严的对待。

和她的战争,将是我的一生(下)

与自己和解

与自己的性别和解,与自己的不完美和解。这并不是最终的结局,和解只是一个开始,我的旅途还远未结束。

尽管从高中起,我便开始关注女性以及女权主义,但进入大学后,我开始更为主动地去了解自己的性别。女性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女性在他人眼中是如何定义的?又是如何自我定义的?更重要的是,我将如何看待我自己的性别?

如果说,高中的时候我的衣柜里几乎只有校服,其余的衣服也称得上朴素,那么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睡前记得用洗面奶都算作是让步,更不用提防晒霜或化妆品了。穿着校裤出门似乎是常态,在图书馆一蹲就是一整天,至于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什么模样,我不愿思考,也不想思考,更不用说去改变。

但大一下学期,突然成了一个转折点。不知为何,我开始主动关注自己的外表。我向来是对自己的外貌感到自卑的,不论是肤色,塌陷的鼻梁,还是略微浮肿的眼皮,在我眼中,都可以称之为“丑”。然而那段时间的我,却终于有了改变的动力:我自学了化妆,从最简单的底妆,到基本的眼妆,尽管不见得“改头换面”,但偶尔也会有人称赞;将校裤收进柜底,逛街时第一次给自己买衣服,尤其偏爱一字肩。有趣的是,相比我之前的装扮,甚至有不少人调侃我说,“你怎么变娘了?”

“女为悦己者容”在传统的女权主义观点中,是被批判的。容貌不该成为女性被评价的最重要标准。我曾思考过,探讨过,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生长在这个时代的我,必然潜移默化地受到社会价值观的影响。

我想变得好看。

我想变得自信。

如果说这些想法必须有所寄托,那么我想我是为了自己。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接受了自己女性的身份:我所定义的“好”,其实也未挣脱出他人对我和我的性别的评判。当有人评价我“变娘了”,实际上遵循的就是那条古老却仍然同行的规则:追求外貌美是女性的特征之一。

对自己的评价的变化,并不是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到来的,而是受到种种因素的影响,生理上的,心理上的,以及外部的观念与思想。最终,我不得不承认,我仍旧在以那些有关女性的评价标准来评判自己。这看似不够进步,不够女权主义,然而,这是我。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我也意识到,它们——这些在潜移默化下形成的观念——也是我的一部分。我无法跳出社会性别对我的束缚,也没有足够的勇气抵抗。我承认这一点,并不想遮掩,也不愿反驳。与自己和解,不仅仅是承认自己的性别,更是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且自觉,自发地去改变。

我仍旧打篮球,仍旧偏爱裤装,这或许是那段漫长的斗争给我留下的后遗症。我仍然关注女性问题,仍然思考女权主义,也偶尔为我的性别写作。而最近的我发现,在一段时间后,我似乎再次跳出了自己为自己设下的局限。我穿起了短裤,不愿再为了遮掩自己不算纤细的大腿而忍受酷热。我时常素颜出门,安全感不再依靠那涂抹在脸上的假面。可以肯定的是,在许多人眼中,我绝不是一个传统的女性,而是激进的,奇怪的,甚至不讨人喜欢的。但与此同时,在我自己的心中,我也绝非一个先进而完美的女性。我仍然受到性别刻板印象的困扰,仍然无法完全脱离那些为我的性别而设下的条条与框框,甚至仍然有些自卑。但我终于与自己和解。与自己的性别和解,与自己的不完美和解。这并不是最终的结局,和解只是一个开始,我的旅途还远未结束。

这就是我和我的性别的故事,它还未完,始终待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