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ael Cao
Rafael Cao

欲望,需要,需求

如果要什么给什么,那我们谈的就不是人类了,人类就是“‘他’只给‘我’‘他’没有的”

“能指”的效果首先是“歪曲”了主体的“需要”:人只要说话,他的需要就偏离原位,偏离到一定程度,需要其实就服从于“需求”了,需要此后再回到主体的时候,就是以一种异化的形式。“需要”的异化构成了“原初压抑”,因为“需要”此时已经不能在“需求”内说清楚了,而"需求"此时则在主体内呈现为其衍生物:欲望。(人一旦开始欲望,差不多就开始说话了)

分析的工作是区分欲望和“需要”。“需求”也并不仅仅是索取满足那么简单,“需求”到最后是针对一个在场或者缺席的需求。:“需求”和满足的关系,就像母婴关系一样,大他者总是处在大他者可以满足的“需要”之外,因为“需求”已经构成了大他者满足“需要”的“特权”,这个“特权”换句话说就是,“需求”足以剥夺一切对“需要”的满足。所以,大他者给主体的见面礼就是它所没有的,“爱,就是给出自己所没有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