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ael Cao
Rafael Cao

让我终结一个神话

"倒错者不会进入分析?“

这是拉康在1963年的论文《康德与萨德》中制作的两个萨德式幻想图示的第一个:a就是客体a,V是“意志”,

拉康称其为“康德式的意志,这个意志永说不清楚从享乐那里发出了什么,但是仍然足以确认主体重建了其异化,代价就是放弃了一部分的工具性,至少主体在萨德式幻想中不比在享乐中具备更多工具性。”Serge Andre对此做出了如下解读:a是倒错者放置自己的地方,而V则是“享乐意志”,图示下方是两个S,这说明萨德式的幻想最后制造的是主体,把谁变成了主体?把幻想的对象变成了主体,拉康称之为“快感的野蛮主体”(sujeto en bruto del placer),“这个只会享乐的主体”就是大白话说的“变态”,倒错就这样统一了欲望的主体和享乐的客体,

在拉康发布这个图示的时候,还不存在四大辞说,但我的第一反应还是把它和分析辞说比。这个图示里面,在a位置上的不是症状,也不是分析家,而是倒错者。原本在大他者位置上的分析家被降格成了幻想中的“玩伴”,倒错者以“享乐意志”(暨康德的纯粹理性)的名义,生产了两个新的主体,划杠的S,既作为欲望者的S,这个S,按照拉康在《康德与萨德》的原话,就是萨德本人;而不划杠的S则是一个“快感的野蛮主体”,这个不化杠的S就是被“倒错”了的大他者,拉康的原话是:“S代表了破碎的V的重组,这个重组是生猛的,它是病态的英雄主义的化身”,擦掉这跟杠无异于一个颠覆性的“启示”:“现在,你跟着我享乐”

 

我想这个图示说明了两件事: a. 倒错者打通了享乐和欲望,废除了欲望对享乐的限制;b. 分析家不愿意相信倒错者会会进入分析,因为倒错的幻想图示跟分析辞说不兼容。在分析辞说中,a是分析家活动的位置。倒错者不认为分析家是“假定知道”,但他可以承认分析家是骗术比自己还高明的骗子,所以分析家转移来的惊愕和倒错者的想象是一致的,分析家越是能惊愕到倒错者,越能把倒错者留在分析当中,负负当然得正。拉康在《康德与萨德》的结尾部分说:“我们不是说肉体特别羸弱,无论肉体的反面是什么,只是说精神特别渴望被欺骗。萨德和耶稣迂回了一圈之后,都在为罪行辩护的同时承认了罪行。‘至高的存在就在邪术之中’”

 

倒错能让萨德和耶稣殊途同归,那倒错者和分析家折腾了半天是不是也就是在完成一个更复杂的自恋吗?这取决于我们怎么看待精神分析这个欲望。大家都在说,进入分析是为了“改变”,“改变”可以很简单,换个能指就是改变,我才活了31年,已经改了两次名字了。“一部想要‘作恶’的作品肯定不会允许它是部‘坏’作品”这仍然是拉康的原话,一次倒错的分析,肯定不会允许它是次“坏”分析,我不要“改变”,我要“启示”,关于我的享乐还能走多远的“启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