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 articlesIn total 2498 words

我的2019:

秦寬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今年最無法預想的事情是我進入了一家國企工作。「無法預想」是因為在價值觀上我無法認同我身處的國家。這件事給我帶來的改變挺大的,讓我理解了一個真實的中國社會裡,虛假的人多,真誠的人...

外媒和內媒,究竟誰報導的「中國」更真實?

秦寬

過去一年,從香港回到大陸後,我依然在從事新聞行業。在大大小小的新聞熱點事件中,我會遇到過很多的媒體人,偶爾也聊到關於「如何報導中國」(On reporting China) 這種話題。...

80末、90初的人和95後真的有很大區別嗎?

秦寬

最近在關注一個青年空間的命運脈絡,發現一件事:中國大陸的青年空間貌似覆蓋的人群都是80末到90初一代的青年群體,似乎到了95後的一批就已經很少再有人參與到青年空間裡。有位熟知青年空間發展的人認為,80末、90初一代與95後有很大不同,前者似乎更加在意自由,無論是「積極自由」還是「消極自由」,而後者對兩種自由都無感。這源於兩代人成長的環境不同——前者的時代是一個互聯網剛剛崛起、「牆」還沒有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