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懶的貓

活在自己世界的女孩子,和世界隔著一扇車窗。渺小的瓶中的魚,卻想成為慵懶的貓。

短篇隨筆《少女喜歡文學》07

(edited)
「什麼都不做也是一種錯嗎?」少女問「那麼,要怎麼做才是對的?」。

少女閉上眼睛,靜靜傾聽內心深埋的話語。

「你看到了嗎?」鏡子問「那個你內心深處的內在小孩」那個走不出過去的你。

「嗯…」少女輕輕點頭。


他是什麼樣子的?

「一個孩子」她說「一個從門外跑進來的孩子」很奇妙,明明看不見臉,她卻覺得那是小時候的自己。

他做了什麼?

「她關上房門後」停頓了一下,她道「躲進了衣櫃裡」那個櫃子不大,但只要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剛好就能塞得下一個孩子。

你在哪裡呢?

「我在房間裡,在我家」她說「在那個孩子進來前,我就在這裡了」環顧過四周,但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於是,她很自然的開始放空著。

她發著呆,腦袋一片空白,直到門打開的那一刻才突然回神。然後意識到—原來,這裡還有別人。

那麼,你做了什麼?

「什麼都沒做」她說「只是注視著」背靠著房門,注視著緊閉的衣櫃。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


她說「我覺得自己像一個旁觀者」不是冷漠,只是,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

「什麼都不做,會不會比較好呢?」比起自卑,更像是無力感,覺得自己做不到的心情佔據了心頭。

「不會的」鏡子道「如果什麼都不做更好的話,那你現在就不應該感到難過」難過不曾消失,相反的,它總是為同一件事而重複出現。

不知道怎麼做是正常的。就像道歉,大人只教我們如何跟別人道歉,卻忘了告訴我們如何和自己道歉。或許,他們不知道、沒做過,也不覺得重要吧。

認識錯誤是拯救自己的第一步」他說,你必須意識到,對你來說什麼都不做這件事是錯的。因為,那已經使你感到難過了。(*伊壁鳩魯)


「你在哭泣,但你沒發現」鏡子告訴少女。

還記得那部動畫說過的話嗎?

他說「妳還不知道,妳的所作所為正逐漸讓自己惹火上身,越燒越烈」你在燃燒,但你不知道。(*《紫羅蘭永恆花園》霍金斯)

「每個人身上都燒著不同的火焰」鏡子道「而在你身上燃燒著的火,叫做悲傷」它在憤怒中燃燒,在平靜中燃燒,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能熄滅。

「你所做的、沒做的,都間接的傷害著自己」如果傷害從未停下,傷口又怎麼會有癒合的一天呢?

「傷害了別人就應該道歉」他道「即使那個人是你自己」不知道做什麼,就從開口開始吧。

「就當我在背後推了你一把」他說「去吧,跟那孩子說聲『對不起』」不是為道歉而道歉,而是要為了原諒、和解所以開口。告訴他,你是在意他的。


彷彿被人推了一把,少女抬起僵硬的腳步,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衣櫃前。她抬起了手,但最終沒有敲下去。背靠著右側的衣櫃門,少女坐了下來,她屈膝著,然後抱住了自己。

「對不起」她說。

過往的回憶像一條走不出的時間迴廊,在這裡,過去的片段不斷重複著。

「…我很抱歉」她輕聲道「把你一個人留在了這裡」我很抱歉,丟下了你。


在這安靜的空間,少女傾訴的話語迴盪著。

「我很害怕」她說「所以我逃走了」明明知道逃避是可恥的,但她還是無法面對。

「但是」她愧疚道「被留下的你一定更害怕吧」。

「我在這裡」這次,我沒有離開「和你隔著一道門的距離」這樣距離,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存在。聲音,透過空氣輕輕地傳遞。

「所以…可以和我說說話嗎」無論什麼話都好「我想聽見你的聲音」。


【想告訴你】

【我不會忽視你了】

所以,不要難過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短篇隨筆《少女喜歡文學》06

短篇隨筆《少女喜歡文學》05

短篇隨筆《少女喜歡文學》04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