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iest
Cathiest

拥有1人公司,2个孩子,3十几岁,一天工作4小时和最喜欢的数字是5.

我看到你看不到的(2)

上一次讲到我17岁那年看到的。那一次算是比较正式的跟它见面,所以我记得比较清楚。后来我见过很多个,就好像大家说的开了“天眼”般,我听得到,看得到,闻得到。但是不至于路边随便一个都看到。那种随便看到的是我的朋友,他常常分不清是真人还是鬼,跟他外出,就会看他左闪右闪的,有时他问我看不看得到,我必须停下来,花点时间,“培养感情”一下,才能看到。我的结论是,不是我要不要看到,而是它要不要我看到 /(ㄒoㄒ)/~~

再来形容一下我之后看到比较多的都是影子,如果看到五官的,通常看不到下半身,看到脚的,就会看不见上半身。总之,不想鬼戏里那样,可以看到全身的,当然,这是我的经历,可能每个人不一样。

19岁,我就离开家乡,来到大城市念书。一开始就寄宿在学校租下的双层排屋。楼下有一间非常小的房间,一张床,一个衣柜就满了。楼上三间房间,一间大房,三个人住,有厕所。另外两间房合用另一间厕所。一间也是小房,但是稍微比楼下那间大,还可以多塞一张书桌。另一间是稍微比大房小一点的中房,放了两张床,两个书桌,两个橱,还有蛮多空间在中间(我只进过去一次,是不得已的情况下进入的 ╥﹏╥...)。

我和两位女生住大房。一个是A小姐,住在离学校5个小时的城市,不会中文,每次跟她沟通就好像要了我的老命。另一个是K小姐,她家离学校1个小时的城市,不想每天来回赶来赶去,就索性住进来宿舍。我跟K小姐比较聊的来。隔壁中房住了两个男生。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友族同胞,很可爱,很照顾我们女生的,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另一个是墨西哥混华人的大哥哥,会说中文,黑黑瘦瘦的,比我们全部人年纪要大,常请我们吃饭。他原本是住楼下小房的,但是实在太小了,就上来跟友族同胞一起睡。小房Y小姐跟A小姐很相似,来自同一个城市,也是不会中文,但是她会福建话,哈哈,也是没用,我不会福建话,但是跟她聊天比较轻松,因为可以参杂一些方言,A小姐只能纯英文沟通。

我们宿舍住了这五个人,全部都是念同一间学校,因为是念广告的,很多半工读的,或是工作了一段时间再来年的都有,年纪差别就会很大。除了K小姐见不到以外,我们其他人都跟它有“接触”过。先说我吧,我是最先见到它的。因为一到周末,整间宿舍的人就会回家了,只有我的家是要坐飞机的,其他人,尤其是友族同胞,20分钟就回家了 ╮(╯▽╰)╭ 我常常在周末晚上跟它独处的。因为之前见过不少“世面”了,所以我跟它的沟通都是很淡定的。━━( ̄ー ̄*|||━━ 一开始它是很有礼貌的,不随意进我们的房间。有一次,我一个人在房里,它在门外徘徊,直到我真的很烦了,就问它想干嘛。它说它想拿东西。我说你拿吧。它进来了。去了A小姐的书桌,然后走了。完全不像戏里面可以看到东西凭空飞起被拿走。我除了看到它的黑影,我什么都没看到,甚至我们的沟通都不是说出来的,就是类似脑电波沟通而已。

周一A小姐回来了,我问她有没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她说洗衣粉不见了。啊?书桌有洗衣粉吗?她说洗衣粉在厕所的。我不敢告诉她有关它到过她书桌拿东西。然后我们找遍房间,洗衣晾衣的地方,真的没有看到洗衣粉。又等到周末,看到它我就问它拿去哪里了?它带我去楼下小房。打开衣橱,洗衣粉,A小姐内裤都在里面。我只是对它说了一句变态。之后它好像就习惯了,常进出我们的房,只要东西不见,就去楼下小房找。


A小姐那样也算是间接跟它交流过了,A小姐曾经要测试它是否存在而特意藏起洗衣粉和内裤来(它特钟情A小姐的洗衣粉和内裤( ̄▽ ̄)"),但是还是一样被藏到楼下小房的衣橱里。没多久,A小姐就退学了,理由是精神情绪不稳定。K小姐知道它的存在,非常害怕,所以有时没到周末就回家了。隔壁两间房的,听到我们说的这些事,刚开始嗤之以鼻,友族同胞还给我戴他的项链,说巫师念经过的,在我房里撒盐说他要帮我抓鬼。那个周末,隔壁男生他俩特意没有回家,撒了盐,让我上床待着,他们说第二天一早来抓。我那晚很早就睡了。第二天早上,去隔壁房找他俩,这就是唯一一次我进他们房间。空的,家具还在,但是衣服书本什么的都没了。啊?我甚至怀疑一下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分裂,其实根本没人跟我住,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因为那天是星期日,学校没开,要等到周一问教务处才知道真相。我也忘了那天我房间的地上有没有看到不该出现的脚印。


周一问了教务处。他们一早打电话来退学的,没告诉我原因。我问什么时候搬走东西的,星期六晚上还在,但是星期天早上就空了。负责人说是星期天一大早。因为他们的手机号都打不通,我还要还友族同的项链。间接透过几个朋友才联络上他的女朋友。女朋友说他俩从那晚开始就情绪不稳定,一时跟她闹分手,一时大喊大叫的。我之后跟她见面,把项链还回去。她告诉我说,友族同胞有时清醒时告诉她说的,那晚我睡着后,他们也回房睡了。第二天大清早就有人很急地敲他们的门,他们以为是我,就开门,见没人,去敲我的们,没回应,以为我外出了。他俩就又倒头睡(可能还没完全醒过来,忘了有人敲门的时)。又是很急地敲门,他们就立刻想到是它,就对它破口大骂或是念咒语之类的。之后安静下来了,他们以为把它赶走了。接下来就是他们会情绪不稳定的原因了。它慢慢地掀开他们的被子,爬进被子跟他们“亲密接触”了,至于仔细内容没有人知道,因为每当讲到这里他们就又会发疯般地大喊大叫。至于他们是怎样收拾全部身家走人加敲过我的房门,而我在隔壁房一点都听不到真的不得而知了。也有人说他们有吸毒的习惯,所以才会有幻觉,疯了。但是我知道,一定又是它在搞鬼。不对,它不需要搞鬼,它就是那个鬼。


好了,这次讲到这里。下一次才讲小房的Y小姐的故事。嗯哼,顺便记录一下,今天我这里又破记录啦,创了新高/(ㄒoㄒ)/~~。单日确诊19,819。自己照顾自己,大家多多保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