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荒唐的第三人格

無法成為又正又甜美的方糖少女,那就朝半文藝半荒唐的路線前進吧<3

一個「江戶城腹痛事件」帶動富山製藥經濟

元祿3年(西元1690年)某日,江戶城內突然一陣騷動,於江戶城參勤交代(註1)的三春藩主秋田輝季突然劇烈腹痛,但眾人束手無策,當時正好也在城內的富山藩二代藩主前田正甫,拿出隨身攜帶的《反魂丹》使其服下,腹痛立刻緩解,解決了一樁危機。

這段被稱為「江戶城腹痛事件」的插曲,其實是非具史實的鄉野傳說,而且這個《反魂丹》根本就不是富山的發明,但為什麼「富山製藥」(富山の売薬)在歷史上名聲響噹噹,且目前富山縣的醫藥品生產金額(約6,218億円)常年位居全國第一,這都有其歷史與地理的淵源。

富山的藥種商(類似現代的藥局)始於16世紀中葉,來自中國的商人在當地組成「唐人座」,販賣從中國進口的藥材,此時藥局只負責販賣,不進行研發與製造。1639年富山藩從加賀藩中分出來,藩內的領地生產力低,加上河川氾濫頻繁,造成財政困難。不過當地的自然環境非常適合種植藥材,加上二代藩主前田正甫對於醫藥的興趣,鼓勵產業研發以提升經濟,並設立「反魂丹役所」,進行反魂丹的開發與改良。

其實當時反魂丹早就已經存在,此藥的配方來自中國,生產中心為和泉國(現在大阪府),前田正甫從大阪商萬代屋的第11代傳人萬代常閒手中習得此配方後再加以改良精進。據說在「江戶城腹痛事件」後,《反魂丹》聲名大噪,各藩大名紛紛向富山藩詢問是否可以在自己的藩國內販賣此仙丹妙藥。前田正甫頒布了「他領商賣勝手」,特許反魂丹在其他藩國內販售,這除了大大地獎勵了藥品的販售,更讓富山城下的藥種商和製藥商開始自主地保護產業,成為了富山藥業發展的一大契機。

富山藥業的基本理念是「先用後利」,也就是客人們先使用再付款。富山的藥商以「行商」的方式走遍全國,將裝有數種常備藥的藥箱送到各家各戶中,先寄放在客戶處,隔一段時間藥商會再來訪,問問客戶和其家人們的身體狀況,清點一下藥箱內的藥品,如果客人有服用藥品就登記並收款,最後將藥品補齊。這種制度也稱為「配置販賣」(置き薬),藥品是預放在客戶端而非在店頭販售,讓偏遠地區也能受惠,貫徹了藩主前田正甫讓醫療「廣泛滲透」志向。並且藉由商人們定期、持續的拜訪,加深其與顧客間的信賴關係。

藥商行商時使用的藥箱,照片取自Pinterest

而藥商們會將拜訪時間、顧客的家族構成、配置的藥品、服用指導和每次消費的金額記載在稱為「懸場帳」的顧客管理簿上,這懸場帳成為一個強大的database,除了可以追蹤顧客的身體狀況,也因為每一戶可能不只配置一間藥商的藥箱,所以懸場帳也是企業開發和競爭者分析的指標,對各個藥商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財產。

進入明治時代,廢藩制縣的政策也迫使廢除「反魂丹役所」。眾藥商們害怕富山藥業從此一蹶不振,便共同設立「富山廣貫堂」,目前於原址設置的「廣貫堂資料館」以大銀幕和立體模型重現藥業的歷史,「江戶城腹痛事件」在這邊就以人偶重現這段傳奇,另有展示出懸場帳和派送給客人的印刷品等重要文物。

越中反魂丹本舖「池田屋安兵衛商店」是目前還在持續經營的老舖,房屋本身是富山市內最古老的木造建築,看板和店內的裝設都是過往的模樣。這邊除了可以買藥、諮詢,並可以體驗製作藥丸,二樓的還可以吃到美味的藥膳料理。

池田屋安兵衛商店

江戶時代末期的藥種商金岡家的宅邸,目前是國登錄有形文化財的資料館,館內的一面牆是放著藥材的櫃子前擺放了商人姿態的人偶,重現了當時買賣的樣子,另外還有明治天皇巡視時休憩的日式庭園,再再都展現出身為藥種商的金岡家強大的財力。此家族也設立了銀行、公司和大學,對於富山的經濟與教育貢獻良多。

註一:參勤交代參勤交代是日本江戶時代一種制度,各藩的大名(領主)需要前往江戶替幕府執行政務一段時間,然後返回自己領土執行政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