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ers
Anders

雅各布·約爾丹斯(Jacob Jordaens):《耶穌驅趕聖殿院的商人》

猶太逾越節,耶穌在回到耶路撒冷的路上,發現了害人的、惟利是圖的習俗。他看見聖殿院內,有賣牛羊、賣鴿子的,以及坐在那裡兌換銀錢的人,就拿起一根繩子作鞭子,把牛羊都趕出聖殿,並將兌錢人的銀子撒在地上,然後掀翻桌子。 他又對賣鴿子的說:把這些東西都拿走,不要把我父親的聖殿當作買賣的地方。 耶穌的旨意很明確:我的聖殿稱為禱告之殿,而唯利是圖的人卻讓它變成了賊窩。

生機鼎沸的場面出自偉大的佛拉芒畫家雅各布·約爾丹斯(1593-1678)之手,作者將《福音》裡最為雜亂喧囂的一章描繪了出來,讓人敬佩。 路易十五很有眼光,他透過中介人納圖伊爾(Natoire)畫家,將此畫納入了自己的收藏。

畫面給人的第一映像是極致的吵雜喧嘩,這附和四本《福音》的敘述。 觀者甚至還需要時間來了解這簇擁在一起的邏輯性:人物亂作一團,動物卻很安靜。 人性紛糾喧鬧,動物則像古代明哲裡說的(一直很聽話,從不爭吵)。 所以,自喬托(Giotto)以來,聖經繪畫經常體現這樣一種對比:人類因仇恨而暴力,動物則因忍耐而寧靜。 在場邊的耶穌,他的穩重讓人驚嘆,手持鞭子、氣勢磅礴,摒棄了所有不必要的暴力。

約爾丹斯(Jacob Jordaens),《耶穌驅趕聖殿院的商人》,約1645-1650, 布上油畫,288 x 436 cm, 法國巴黎羅浮宮

然而在動盪騷亂的外表裡卻隱藏著一個非常嚴謹的結構。 有序的水平線就如同樂譜裡的線條,它們橫向疊起,讓二十來個攢動的人物串成一組有規律的情節。 建築物深處的構造掌控了畫面的垂直性,讓人安心,至於在其空間的對角線,則讓畫面有一種驚人的縱深感,而我們的眼睛卻會逃逸於右邊拱門外那片無限的天。

約爾丹斯採用了巴洛克的繪畫技巧,他的用光無懈可擊。 光從右邊(側面的拱洞)射進,誇張了場景的戲劇性。 光線如同閃電般,直擊畫面中央的人物,好像要將他們驅散。 最引人注意的形像也許是處於前景的那個男人,他實實在在地從畫面裡蹦出,然後摔倒在地,而另一位商人也對稱地仰面倒下。

雅各布·約爾當斯因人們將他和年長的魯本斯相提並論而十分苦惱,他和魯本斯曾一起工作,也是魯本斯工作室的接替者。 然而,這部作品卻驗證了他素描和著色的天才。 此外,人物表情塑造逼真,卻不掉進誇張的陷阱。 於是,在被驅散的人堆裡,有一個愚笨蹙眉的裸者,與其說他是個會算計的商人,不如說是一頭神話動物,他的臉部表情流露出困惑的恐懼。 他是否屬於將被救贖的罪人? 基督懇求父親的是救贖罪人,而不是懲罰。

鼎沸喧囂的畫面兩邊是一頭驢子和一頭牛,它們讓人想起 ‘‘耶穌降生’’的那一刻。 這裡基督突如其來的強大威力,好像他意識到了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卑微飼料槽裡的脆弱新生兒,如今成長為一個伸張正義的人。

兩位穿著深暗的牧師就像兩隻不詳之鳥,他們並不隱藏對耶穌的敵意,甚至在策劃他的死亡。 但是他們還不敢直接和耶穌對峙,因為後者因為他的善行而受到民眾的讚許和支持。

耶穌的穿著很飄逸飄,流露出巴洛克的美學氣質。 畫家對‘‘淨化寺廟’’的耶穌的姿態和表情再現得非常謹慎:面容憂愁,冷眼靜觀,動作遲緩的。 與其說他因父親的聖地被商人玷污而憤怒,不如說他是悲傷苦惱的。

頭頂籮筐的婦人有著裝飾性的效果,她光彩照人,頭頂著豐盛果實的籮筐。 她為混沌的畫面帶來一絲意想不到的雅緻和謙和。 好像她正準備逃離這場混沌,但不急不緩、沉著鎮定。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