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見蒼心

原名柴春芽,作家,導演,靜照攝影師,零八憲章簽署人,流亡者,現居日本奈良。

烏克蘭人的身分認同



沃洛迪米尔·叶尔莫连科 撰文

柴春芽 翻译

虽然无比震惊,却不得不写一写乌克兰。现在,基辅,我们的首都, 面临导弹的袭击。各种消息纷至沓来,往往都是:最亲近的朋友,因保 卫基辅而牺牲。许多报道显示:居民区、医院和城市中心广场,遭到轰 炸。没人知道,这种局面将会持续多久。如果身在基辅、卡尔科夫、车 尔尼赫夫或是其它城市,你就难以保证,是否能活过这一个月。

有一件事情,全世界都应该明白:乌克兰正在抵御某种东西,并将持之以恒。而这种抵御,彰显了无与伦比的独立精神。实际上,这种独立精神存于乌克兰已有好几个世纪,只是在此时此刻,才凸显出来。也就是说,自由乃是乌克兰作为一个民族国家之身份认同的关键特征。

乌克兰人的政治文化,建基于反独裁、民主和共和的价值观之上。大多数俄罗斯人倾向于沙皇至上,然而,乌克兰人的身份认同却是反沙皇而立。就政治的立场而言,乌克兰人看重社会契约。这个传统可以追溯到现代历史以前,那时候,乌克兰的武士阶层就已知道,作为哥萨克游牧战士,只有与领袖缔结契约,才能保证他们的权利与自由。这种思维模式根深蒂固,不可清除。而哥萨克,这辽阔草原上的自由武士,便是乌克兰人身份认同的一个象征。

毫无疑问,乌克兰也是一个政治共同体,其组成并非某个单一种族, 其语言和宗教信仰多种多样。这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你可以是一个说 乌克兰语的人,也可是一个说俄罗斯语或是克里米亚塔塔尔语并且准备 保卫乌克兰的人。你可以信仰乌克兰东正教,也可以信仰希腊政教,甚 至,你可以是新教基督徒、穆斯林或是犹太人,只要并肩拥护这个国家 就行。乌克兰人拥有一个说俄罗斯语的犹太裔总统。当弗拉迪米尔·普 京说他是“纳粹”的时候,显出了这位俄罗斯总统的无知。


乌克兰人与俄罗斯人的文化有所差异,二者的语言也不一样——乌 克兰语里的很多词汇,跟白俄罗斯语和波兰语相同,而不是与俄罗斯语 相同。不仅是文化有所差异,甚至连音乐,连视觉艺术和民族服装也都 不一样。故而,当普京先生大言不惭地说,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同属一 个种族时,他可是大错特错了。他比苏联的那些洗脑宣传家们还要离谱。 至少,那些洗脑宣传家还承认:乌克兰人、俄罗斯人和白俄罗斯人,并 非同一种族。普京先生走得比苏联时代还要原始。他在恢复 19 世纪俄罗 斯帝国的观念:一个由“大俄罗斯人”、“小俄罗斯人(乌克兰人)” 和“白俄罗斯人”组成的大一统“俄罗斯”国家。然而,这是一种幻觉。 只有他才会沉浸在这个幻觉里。正是这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幻觉,诱使他 发动了这场针对乌克兰的战争,并将导弹和空袭抛向卡尔科夫这样的城 市。可是,就在卡尔科夫,俄罗斯语的使用远远多于其它语言。

与今天的俄罗斯人不同,乌克兰人不愿沉湎乡愁,回顾过往。对于我们来说,往昔的经历承载着太多痛苦,故而,我们不愿缅怀,即使昔日也曾不乏黄金时代。“让乌克兰再度伟大!”这样的口号不会让你在竞选总统时获胜。“再度”,对我们来说,是个不好的词语。当我们描述过去的罪恶而不得不使用这个词时,我们一般会说:“绝不再度”。我们更愿意展望未来,而不是缅怀过去。

乌克兰的当代史,是一个关乎“尊严”东迁的故事。“尊严”,本是一个罗马词汇,紧紧地关联着曾经是上等阶层的高贵品质,最终成为整个西方世界论述权利与自由观念时的关键词。今天的乌克兰,已经是一个尊严价值深入人心的国家。可是,这种价值观,却在俄罗斯引发了深深的恐惧,因为俄罗斯企图重建的,乃是独裁统治的价值观,而在这样的国家,所谓“尊严”,唯独属于沙皇和暴君。

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愈发强烈地感受到身为乌克兰人的骄傲。从 2014 年开始,俄罗斯的侵略,让早先那些对俄罗斯文化或是俄罗斯的资 讯感觉亲密的乌克兰人,团结得更紧了。普京先生的入侵,将会增进乌 克兰人众志成城的决心。当俄罗斯人炮轰民居、破坏乌克兰东部城市卡 尔科夫的中心广场时,他们不知道,每一发炮弹,都在削减曾对俄罗斯 寄予亲善的乌克兰人的人数。十多年前,曾经感觉自己属于俄罗斯文化认同里的人,如今全都强烈地以乌克兰人的身份为荣。他们或许会说着俄罗斯语,或许会走进俄罗斯式的东正教教堂参加敬拜,然而,他们知道,自己是乌克兰人。赢得人心的战争,俄罗斯早已失败。


最后要说的是,乌克兰人一直想要加入欧洲。86%的人支持乌克兰 加入欧盟(EU),76%的人希望被北约(NATO)接受。和俄罗斯人不同— —他们很多人敌视西方——绝大多数乌克兰人觉得自己是欧洲人,所以 渴望成为西方自由世界之一员。而当坦克临头,人们不断地焕发出对欧 洲价值观的尊崇,并以世所罕见的勇气捍卫之。

此时此刻,正在发生一种意义非凡的转变,不单单是乌克兰人身份 认同的转变,而是欧洲价值观向东扩展的转变。这是欧洲价值观突然勃 兴的传奇——虽然,今天的欧洲常常怯于捍卫这种价值观。如此价值观, 其实源远流长,植根于古希腊哲学,贯穿罗马共和国,直至意大利城邦 共和制,最后在文艺复兴的启蒙时代和反法西斯运动里开花结果。而在 此次反抗普京帝国的保卫之战里,乌克兰人正在展现这种人道主义者天 然禀赋的力量、潜能和勇气。

——本文译自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杂志

沃洛迪米尔·叶尔莫连科(Volodymyr Yermolenko):乌克兰哲学家,也是英文媒体《乌克兰世界》的编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