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Yi

過去潛水於藝術圈,現在暫時登出人生軌道。 喜歡逛展看電影,買書頻率大於看書,但偶爾幾本書還唸得出來。有感於每看即忘,為了不繼續惡化,簡單的記錄下來... https://changyi7.wordpress.com/

讀《跨國灰姑娘》:越來越知道怎麼「管理」這些外傭,而這之間主僕關係的感受也就越發強烈

簡介:這本書說的是女性外籍幫傭來到台灣的故事。自1992年起,一批批的家務移工憑著勇氣,飄洋過海來到全然陌生的島嶼,僅僅計算登記有案的家務移工,就已經超過16萬人。她們以短期契約的過客身分,在台灣社會的邊緣角落裡默默工作,維持著台灣社會的「現代生活」,但是,一般雇主只把她們當成「用玩即丟」的勞動力,無法享有公民權,甚至基本人權。

首先,本書作者的文筆非常流暢,除了好讀,又可以從中理解到很多事情,而且訪談、田野都做得很扎實,這其中真的是花了好多好多時間;作者這種口語化又帶有嚴謹的研究內容,應該就是研究所教授一直要我做的事情,文筆有個人風格但又是真的在寫論文!

圖來自於博客來

老實說對這些移工,本身可能還是帶有偏見的意識,這個狀況就是知道不該這樣,但說實話就是有。看書的同時,一直會想到外婆家的幫傭,對我而言,有幫傭這件事應該是從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存在,小時候只是覺得:反正外婆家就是有打掃的Amy,他跟我外婆家很親近,也跟我表妹很親,雖然她們之間隱隱約約還是有個隔閡在(例如他要叫我們小姐,叫我阿姨夫人),Amy剛開始來的時候不會中文,所以以我們這些國小屁孩,都覺得可以和Amy講英文很酷,我越來越認同語言是附有權力階層的,書裡面寫到一段很真實:

「反映出語言資本的社會鑲嵌有權力階層的高低。…期待教授者有著淡膚色與「上國」口音。」

我們到底是被白種人或是說我們自己,教化的多深?

菲律賓國內在制衡女性工作發展,以至於女性需要出國發展,女性出國後卻成為經濟來源,但出國了回來後又要被框入另一個框架中,變成了愛玩、物慾、拋家、不守婦道、甚至是骯髒等更鄙視的歸類,若今日是男性,他只會被貼上認真養家的好風評,這男與女之間的歧視真的相差太多,我一想到這又變成二分法在歸化男性或是女性,這是一種錯誤的思考方式…但一時間轉不過來,容我先這麼寫;我覺得還有一點女性是「性」上面的弱勢。

這點又可以延伸到性別控制這點,除了男女性對於家庭負責的天性差距之外,女性本身機能上的弱勢、以及需要生養的弱勢,懷孕就是無法在工作下去,這對男性來說就是一種控制的方式,例如書裡面寫到,過去男性出國工作回來後總是讓女性懷孕,因為這可以讓女性不去外遇;但女性若出國工作他是控制不了在家中的男性的…而男性在家庭的主導權往往又是來得比女性高,就像是社會上的權力男性達於女性,而女性為家庭犧牲為「合理」。書中後面有提到”跨國持家”這點,但我認為”持家”跟”控制”兩者間還是有差距的,女性的弱勢在未開發完成國家更加的清晰。(#理想男性養家者的形象 #逃避扶養責任 #女性持家的意識型態 #性權)

回到外婆家的Amy,她是待在我外婆家最長的一段時間,後面其他的外傭就沒有Amy做得這麼得心應手,也有可能是我阿姨越來越強勢,或是說越來越知道怎麼”管理”這些外傭,而這之間主僕關係的感受也就越發強烈,我曾經很能感受到作者在結論時所提到她首次處於一個雇主位置的經驗,

「我感覺自己像一個狼狽的士兵,在一場追求社會平等的戰役中落荒而逃,儘管,戰場上並沒有出現階級的敵人。」

我以前回去的時候遇到外傭總是有種尷尬的感覺,我知道要對他好,但又不知道如何拿捏這個尺度,在公領域跟私領域的尷尬界線,但時間長了好像就可以慢慢理出頭緒,就也適應了,但這並非是已經破除了歧視的界線。

他們缺乏成為「我們」的基本條件。階級主義進一步被種族化,形成了種族化的階級主義,低階外勞與其他外國人分離歸類,使他們成為他者中的他者(others within others)

他們vs我們,這好像永遠是討論不完的議題,就算今天他們變成我們,但還是會有其他的他們。而階級主義、種族議題總是有理不完的頭緒。在看書的時候想寫得很多,但一看完又覺得很多都是寫了也是白寫,但這本書真的很棒,對於剛好快要開始進行論文的我來說,是一個很棒的刺激。


  • 作者:藍佩嘉
  • ISBN:9789868485907
  • 出版日期:2008/12/31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