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Chan
Lam Chan

透過閱讀、思考、寫作和實踐,反思兒童觀、教育理念和為人父母之道,回歸作為「人」的本質。以喜樂為激進的行動,在強權的世界活出溫柔。 Facebook Page: Tell It Slant https://www.Lfacebook.com/lamchan22/ Instagram: joy_is_a_radical_act

我的瑟谷故事(3)—— 許多大人願拿他們所有去換這快樂!

我看著看著,忽然感到很欣慰——兩個孩子此時此刻快樂無比!是的,此時此刻,快樂無比!我想,許多大人可能不敢承認:他們願拿他們的所有去換這快樂!


很少父母有足夠的勇氣和獨立精神以至能夠看重孩子的快樂多於孩子的成功。

(2022年9月1日起,筆者成為香港瑟谷教育的職員,此系列文章為筆者在瑟谷的體驗和成長的紀錄。聲明:所有觀點僅屬本人的經驗和歷程,不是香港瑟谷的代言。)


孩子們想去玩跳彈床,

我們就帶他們去。

孩子們想做的事,

我們就幫助他們實現。


彈床樂園在很遠的地方,

我負責帶其中的兩姊弟搭港鐵前往集合地點,

車程50分鐘,中途要轉兩次車。

姊弟倆的母親預先跟我說:

「他們搭車會很吵鬧,而且可能會圍著扶手不斷轉圈,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我回答說:「明白,收到,沒問題。」

但其實我沒有想好要怎樣應對那樣的情況,

我覺得在瑟谷短短的一個月,

我已經很習慣處於一種平靜、踏實的狀態,

我不會去憂慮還未見到的事,

我只會在見到孩子們的時候回應他們的需要。


小姊弟在約定接他們的地方一見到我就跑過來打招呼,

跟媽媽說再見之後,

他們就馬上主動牽著我的手,

好像是說他們現在把自己交給我了,

我的心暖暖的,

因為感到孩子們是那麼單純地信任我!

「其他人會不會以為妳是我們的媽媽?」姊姊邊走邊對我說。

「可能會的,那麼,你會介意嗎?」我說。

「不會!」這小女孩搖搖頭說。


剛上車的時候人多,

我們站在中間的扶手位置,

兩個孩子倚靠在我大腿和腰腹上,

玩起你打我我打你的遊戲。

轉了一次車,

車廂人比較少,

他們抓住扶手開始轉起圈來。

我看著他們玩,

有時用手護著他們。

他們有時太興奮,

忽然發出連串笑聲,

或一聲尖叫。

我沒打算制止他們,

只看著他們轉圈兒,

我想:他們吵吵鬧鬧,

可是,通常一聲響亮的笑聲或尖叫之後,

他們會自動調低音量,

然後,又會忽然忘我地大笑。

我看著看著,忽然感到很欣慰——

兩個孩子此時此刻快樂無比!

是的,此時此刻,快樂無比!

我想,

許多大人可能不敢承認:

他們願拿他們的所有去換這快樂!


我這才想起有其他乘客,

我觀察他們的表情和態度,

有些不時斜眼瞟一下這兩個孩子,

除了一、兩個之外,

都沒有厭惡或不耐煩,

更多的是木無表情。

我覺得有點「幸運」,

沒有被當面批評為「不負責任」的大人,

因為有許多大人對於孩子們在公眾地方大笑大叫都會認為是必須被制止的。

我不禁想:

為什麼人們見到孩子們這種情況,總想阻止?

為什麼人們見到孩子們快樂,他們就不喜歡呢?

又或者更基本的:

其實人們是否不明白大笑和尖叫的孩子是快樂的?

其實他們是否自己不敢這樣盡情地快樂而對孩子的奔放感到恐懼呢?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

不是我陪他們姊弟倆,

是他們陪我:

在車程中,

他們的快樂,

我竭力維護,

而同時,他們的快樂,

在我心坎裏那片最柔軟的地方產生了共鳴,

因為我心底本來也知道什麼叫快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瑟谷故事(1)—— 無為而無不為

瑟谷故事(2)—— 無所事事是一件好事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