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Chan
Lam Chan

透過閱讀、思考、寫作和實踐,反思兒童觀、教育理念和為人父母之道,回歸作為「人」的本質。以喜樂為激進的行動,在強權的世界活出溫柔。 Facebook Page: Tell It Slant https://www.Lfacebook.com/lamchan22/ Instagram: joy_is_a_radical_act

給快樂無憂的豆豆​​​​​

在妳身上我看見甚麼叫「不知天高地厚」,甚麼叫「天地任我行」⋯⋯


 

第一次把妳抱進懷裏,

只見黑黑的一團,

小小的頭顱在轉動,

猶如一顆「豆豉」,

「豆豆」就成了妳的名字。

 

我把小玩具隨手拋出,

妳彷彿已久經訓練,

飛快地跑過去,

叼着「獵物」、

搖着尾巴輕快地走到我面前,

並且樂此不疲。

 

唯獨一件事,

妳雖久經訓練仍做不好:

美食當前時,

妳總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腿,

並且無法聽得懂「sit」這個指令。

妳因此打翻過自己的晚餐,

搶過阿妹的食物。

 

妳把我們的鞋襪拖到花園;

把垃圾簍裏的紙張、塑料袋散滿客廳;

把我心愛的民族娃娃擺設咬得支離破碎;

把爸爸用了不到一個月的錢包

並裏面的信用卡咬破;

把所有可以撿到的東西叼着走

或乾脆放在嘴裏咬;

在我們趕着出門時在客廳地板上尿尿,

還要踏得滿地腳印;

(還好妳從來不在沙發上做這件事!)

在我們摸阿妹的時候;

咬她的嘴巴或後腿;

明知道二、三樓是狗狗止步的,

偏要獨向「虎山」行。

 

每次妳破壞了東西,

不聽指示,

欺負阿妹的時候,

我都會想:

「真不應該把妳帶回家,

還是把妳送走吧!」

那次看着妳小小的背影,

我想:

假如妳能聽得到我的話,

妳一定會很傷心!

我真不該這樣說!

 

妳玩耍的時候,

會突然嘩啦嘩啦地喝水,

任由口中所叼的玩具掉進水盆裏。

從外面回來的時候,

妳喜歡馬上取去妳心愛的布娃娃,

在妳的牀上玩起來。

我抱妳到沙發上玩的時候,

妳累了,

只要重重地嘆一口氣,

然後就會全身鬆軟,

倒頭大睡,

並不理會姿勢。

 

妳無論多麼睏,

只要聽見我們從樓上下來

或從外面回來的聲音,

不論多少次,

妳總要起來搖着尾巴迎接,

舔過我們的腿才安心地回到牀上。

 

妳知道不能上樓,

但我若太久不下來,

妳就一定來找我,

前腳搭在我的大腿上,

搖着尾巴帶我下去,

有時甚至不擇手段,

叼了我的鞋子,

捉狹地看我一眼,

然後急步掉頭引我去追妳,

而且越叫越跑。

 

妳對每一隻狗,

每一個人,

都善意地搖尾巴,

並用後腿站立,

用前腿拍拍別人,

彷彿愉快地說:

「嗨!你好嗎?跟我玩好嗎?」

而且並不介意被拒絕,

人家不喜歡跟妳玩,

妳還是能自己玩得很開心。

 

妳的每個動作都是那麼隨意,

在妳身上

我看見甚麼叫「不知天高地厚」,

甚麼叫「天地任我行」,

甚麼叫快樂無憂,

吃就盡情吃,

喝就大口喝,

想玩就玩,

說睡就睡,

對甚麼都感到有趣,

他們說妳是一隻「開心狗」。

 

妳是來平衡我和阿妹的憂鬱的嗎?

妳為我們加添麻煩,

卻也為我們帶來生命力,

你彷彿每天都對我們說:

「嗨!笑笑吧!來玩吧!世界多有趣!活着多快樂!」

 

當妳年紀漸長,

人們見到妳,

都會說妳比真實年齡年輕得多,

就是因為妳那「天地任我行」的隨心氣質吧!

當妳的後腿開始退化,

妳仍像一直以來那樣不知天高地厚,

盡力嘗試,

妳不受限制,

我很喜歡看到這樣的妳!

當妳迎來在世的最後五天,

妳不能再站起來的時候,

天地也許不再任妳行,

但妳讓我們看見的喜樂

將永遠伴隨,

給我靈感。

我會記住妳曾對我說:

「嗨!笑笑吧!來玩吧!世界多有趣!活着多快樂!」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