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Chan
Lam Chan

透過閱讀、思考、寫作和實踐,反思兒童觀、教育理念和為人父母之道,回歸作為「人」的本質。以喜樂為激進的行動,在強權的世界活出溫柔。 Facebook Page: Tell It Slant https://www.Lfacebook.com/lamchan22/ Instagram: joy_is_a_radical_act

與兒子對話隨想系列——有比守法更重要的事 

一大清早,我做完運動,梳洗後,從浴室出來,就撞上正從浴室門口經過的兒子,他懶洋洋地問我:「你是怎麼想的?你在等政府派人來拘捕你嗎?」

一大清早,

我做完運動,梳洗後,從浴室出來,

就撞上正從浴室門口經過的兒子,他懶洋洋地問我:

「你是怎麼想的?你在等政府派人來拘捕你嗎?」

我先是感到錯愕,心想:「這是什麼話?彷彿我犯了國安法!」

「我不去學校,真的沒問題嗎?」幸好他補充說。

「原來你仍然在擔心我會因為unschool你而被起訴!」

「家長不讓子女上學不是犯法的嗎?」

「放心,你今年剛好已經過了教育局會跟進的年齡。」我說。然後我向他解釋了為什麼我不會被拘捕。(這個部分很多朋友都問過我,但因為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要另文書寫了。)接著,我問他:

「難道你想回到主流學校中學習?如果這是你現在想做的,也是可以的。」

「Of course NOT!」他迅速反應說。

「你是不是很怕觸犯法例?」我問。

「嗯。」他輕描淡寫地回應。

「或許我們可以這樣想:首先要考慮的不是是否觸犯法例,合法的不一定好,不合法的也不一定邪惡,而是要先想想自己其實想要做什麼,想想這件事是否值得做,如果一件事是值得做的,但在主流建制中不被鼓勵或容許,我們就再想辦法去實現,總會有路徑的。例如我們unschool,你說這件事值得做嗎?」

「Yeah…」

「值得做,我們就想辦法實現它,即使在香港,教育局不鼓勵在家自學,但我們仍然可以在這個情況中生存。」

「嗯。」

我發現,早前跟兒子有一次衝突後(這件事也值得另文書寫),事後他主動以手機簡訊形式,寫了長長的一大段話傳給我,非常不客氣地講述他生我的氣的原因,我雖然感到委屈,但還是好好地聽進去,我也真誠地回覆了他,自此之後,他好像比較能夠有耐性聽我講話。以我認識的他,那些「嗯、嗯、嗯」是聽進去的反應。

孩子們本來是很貼近自己的內心,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一直以來,大人所建構的世界反而往往未能為孩子們充權(empower),而今時今日的香港,威脅與恐懼更是無處不在,教育局以為保證所有孩子都去學校就是守護孩子,我們給孩子們真正的守護,其實是成為他們有力的後盾,讓他們建立自己的內在力量,探索自己的可能性,有勇氣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我嘗試通過脫離主流教育體系,在家自學,以及輔助教養模式,實現這個價值取向和想法。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