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國界與立場

 (編輯過)
音樂歸音樂,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孫子龜孫子啊..

年前蔚藍有篇文提到了饒舌音樂,那時我還給他留了言說我曾經會聽一些嘻哈饒舌,但進度大概就停在90年代中期,後頭便不怎麼聽這類的音樂了,其實也就是從90年代中後期開始,我吸收新音樂的速度便越發地慢了起來,大半聽的不是已經解散或人早已作古的老樂團老音樂,就是那些跟著我一起成長現在仍持續有新創作的樂團或歌手。

要說是因為年紀漸長所以不太聽新的東西,似乎不是那麼貼切,應該是說從那時開始,我除了正規過日子所需的運作外,剩下的心思全轉到了尋找生命意義與社會正義那方向去,也就不再像國高中時把聽音樂當成除了讀書之外的生活重點,總像是準備要去考電台DJ,那般認真積極地掠取流行音樂資訊了。

我開始會帶著某些立場來挑選音樂,除了一些舊時的喜愛不忍放棄之外,新的歌曲要入我耳,已不只是好聽不好聽的問題,那音樂的創作者,那音樂的本身,是否與我的理念相似,有否踩到了我的紅線,這些全成了我篩檢音樂的標準。

是說,追逐真理與正義這些事是極需毅力與決心,偏偏我欠缺的剛好就有這兩樣,後來倦了之後,也就不再用太尖銳的眼光來判斷事情,可人也已經步入了中年,這會兒就真的是因爲年紀的關係,懶得發掘認識新音樂,開始過起懷舊生活來了。

給那篇文留完言之後,我想起的其實是我那嘻哈進度也並不真的就停在了20年前,這兩年我還是有聽一些新的饒舌嘻哈音樂,只是會聽這些歌,不是因為那音樂本身,而還是因為那圍牆。

今天本就不是想寫什麼自身聽音樂的心裡轉折與剖析的,但上頭那開場白還是改不了壞習慣的囉嗦與岔了題。

今天真正想寫的是饒舌,圍牆邊的饒舌。

上面這首歌是我認識Tamer Nafar這位饒舌樂手的第一首作品,也許是因為我在YT上常看一些關於以巴的影片,突然有天演算法覺得是時候了,我的首頁裡便出現了這首歌,阿拉伯文我當然是完全聽不懂的,不過這MV裡附上了英文翻譯,我看著那譯過來的歌詞,聽著異國語言下的rap,心裡竟也燃起了淡淡的哀傷。

我的朋友死了,他身上有著11處傷口

親愛的朋友啊,別這樣閉上你的眼睛

別將你的該盡的責任留給我

我該如何跟你的母親說

你永遠不會再回來

在那電影裡

都是孩子送著父母離開這世界

不是像現在這樣呀

母親得親手埋葬自己的孩子啊

快叫救護車,告訴他們這裡有人傷重流了好多血

救護車為何沒有出現,快打給他們,

就跟他們說謊吧,說受傷的是個猶太人啊!

Tamer Nafar是個有以色列公民身份的巴勒斯坦人,他的故鄉在盧德,我是先聽到了他的音樂才去搜尋認識那音樂背後的創作者,而「以色列公民」,「巴勒斯坦人」還有「盧德」這三個關鍵字讓我對他與他的創作有了更多的興趣與關注。

盧德是一個介於耶路撒冷與特拉耶夫間的小城鎮,剛好處在巴勒斯坦的正中央。早期的盧德谷地遍布著阿拉伯人的橄欖園,但隨著猶太人的逐漸移入,盧德越來越繁榮,市區有著清真寺與教堂,也有著新興的商業中心,當地的人們和睦的相處著,直到聯合國做出決議切割巴勒斯坦那天。

在第一次以阿戰爭開打後的第二個月,以色列軍隊與阿拉伯軍團在盧德一帶對峙,當以色列軍隊進入盧德市區時,當地大批的阿拉伯居民紛紛躲進大小清真寺與教堂裡避難,以色列軍隊在進城時對所看到一切都是殺無赦,不管是平民還是阿拉伯軍團的士兵。

隔天戰火稍稍平息時,駐守在小清真寺旁的以色列軍人,被突然誤闖入市鎮的約旦裝甲車給嚇到,隨即開火攻擊,激動的以色列士兵開始朝著民宅投擲手榴彈,有一名殺紅了眼的以國士兵朝著小清真寺發射了一枚反坦克火箭,短短的30分鐘內,兩三百名的平民喪命。

這是我在某篇圍牆文裡寫過的一段關於盧德的故事,對1976年出生的Tamer來說,45年的盧德佔領與屠殺事件,我不知道對他的影響會有多深,他的長輩們是否因為這段回憶太過傷痛而絕口不提,是否因爲這段歷史太過慘烈而不厭其煩的對著兒孫一說再說,囑咐著怎樣也不能忘卻,雖然這麼稀裏呼嚕的寫過那麼多篇圍牆文,對於那個現實世界裡的許多事情我其實仍然一無所知。

那裏的人們是否跟這島上的我們一樣,有些人覺得過去就過去了,現在好就好,往事不必再追究,而有些人則將過往的那些欺壓與迫害全放在了心上,堅持著追回正義,雖說以巴的問題跟台灣的問題畢竟完全不同,但我想也許人性,人對事情的反應與看法,也是有某程度的類似吧,雖然我還不免帶著些許算是被制約的"成見"來看那個世界,想著他們該是比我們剛烈許多吧,遺忘或原諒這種事決計不會輕易地躍上心頭,但這些終究是我自己的想法與偏見,只是透過書,電影,新聞,來看那個世界的我,仍像是隔了好幾層紗在看東西似的,想像與演繹塑造了我心中那個地區大半的模樣。

才說今天是來寫音樂,卻又這麼扯到別的地方去,所以說呀,這世上哪有甚麼音樂歸音樂,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這種事,所有事情都是息息相關的啊。

Tamer Nafar去年與住在加薩地區的一個才12歲的rapper MC Abdul合作推出一首以英語說唱的作品,The beat never gose off,由於身處加薩的 MC Abdul根本無法離開那個地區,所以那作品的MV拍攝便將那位年輕的rapper說唱的畫面投射到Tamer所在的西岸地區,一處高聳的圍牆上,兩人就這麼合體的表演著這首帶著控訴那些侵占與掠奪,還有殺戮的歌曲。

我也是因為這首歌才知道這位住在加薩走廊的12歲小饒舌歌手, MC Abdul的創作雖然不多,網路上能找的也就三四首,可全英文的創作據說全是出自這12歲的少年之手,想想自己12歲時還在父母的保護下,天真無知的過著孩童該有的快樂生活呢,可這孩子卻已經在那斷垣殘壁邊說唱著自己對這世界的控訴了。

Palestine's been occupied for decades
Been our home for centuries
This land is generations
All my family's memories
To play and grow and nurture
The symbol of peace
The olive trees guarantee that our people could eat
Living with limitations
Pushed down by the occupation
Want to see the pain?
Take a look at the people's faces
Imagine being kicked out of the only house you ever known
We're praying for our souls
While they're preying on our homes
It's not easy to put this into words
Looking at my baby sister
Is this something she deserves?
Growing up in a world

MC Abdul - Palestine

這個世界,雖然有些東西你可以說是無國界的,音樂無國界,體育無國界,但該堅持的立場也該堅持住的,我是這樣認為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