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自由

 (編輯過)
在台灣的我們對於被禁言這種事,要不是回憶起白恐戒嚴時的那段歷史,大概就只有在fb之類的社媒裡誤觸了審查者的地雷後被擋了幾天吧

伸手想要觸摸天空那朵白雲

我知是徒然

但我擁有幻想的自由

閉上眼

軟軟的

冰涼涼的

張開手想要抓住穿過枝頭的微風

我知是白費

但我有感受的自由

睜開眼

枝椏輕晃

光影擺動

翻開書我想要讀誦那段美麗的話語

我知是禁止

但我仍張開了嘴唸著

無聲的

悄然的

我以為我也有欣賞美麗文詞的自由

他們看著

讀唇語般的盯著

直到我受不了

用針線縫上了自己的嘴巴

然後我知道

我終於自由了

我的心思與感受

不再外流


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沉默其实是最后的坚守,像是对外部世界的坚壁清野,以此更好地信守本心。如果公共表达变得太艰难,那么退守到私人领域乃至内心,这既无可厚非,甚至也不可避免。虽然沉默未必意味着绝望,但至少,想说的时候能说出来,始终是更好的,因为表达本身就能克服那种无力感。

当然,无论是沉默还是表达,只要是坚持自身信念,在当下都是更难的,但这是值得的,就像莫里斯·布朗肖在《灾异的书写》中所说的,“抄近路并不能让人更直接或者更快地到达一个地方,只会让人迷失了本应该走的那条路。”

《无力之中的表达》

今天早上連續讀了維舟老師的兩篇文章「禁言下的表达欲」與「无力之中的表达」,記起了去年看著香港不斷惡化的局勢而寫下的這首詩。

在台灣的我們對於被禁言這種事,要不是回憶起白恐戒嚴時的那段歷史,大概就只有在fb之類的社媒裡誤觸了審查者的地雷後被擋了幾天吧,但這些對我們來說似乎也還是影響不大,想罵想怨想批判就像柴米油鹽般日常,對於維舟所處的那片土地上,在那片牆之後的那些剝奪,我們只能透過像這樣的文章,或是一片和諧的共同表態來體會我們覺得匪夷所思的那些荒謬。

維舟在文裡提起了一首詩,我很喜歡,我那首生澀的詩是開頭,但結尾就放上這首意味深遠的詩來彌補一下吧。

诗人茨维塔耶娃在黑暗中写下的那首不朽的诗篇《新年问候》:

「死亡?

死亡就是:舌头被禁。

一个全新的意义和发声序列

终将涌现——直到我们见面并重新认识!

我们将见面吗,莱纳?我们的声音将见面,

在一片流动的新的大海,一个我仍不知道的

新的世界,一个全然的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