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聽歌吧

 (編輯過)
「從我創作出這首歌收錄專輯中後,我其實很少再唱到它,因為我從沒認為那段歷史會陰魂不散的再度出現!」-史汀
Sting <Russians>
In Europe and America
there's a growing feeling of hysteria
Conditioned to respond to all the threats
In the rhetorical speeches of the Soviets
Mister Krushchev said, 'We will bury you"
I don't subscribe to this point of view
It'd be such an ignorant thing to do
If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在歐洲與美國

人們面對著持續的威脅

情緒正逐漸失控

蘇聯發表的那些精心安排演說中

赫魯雪夫這樣說著,

"我們將會埋葬你"

這真的讓人無法苟同

假如俄國人也同我們一樣愛自己的孩子

就不該做出如此愚妄的事

How can I save my little boy
From Oppenheimer's deadly toy?
There is no monopoly on common sense
On either side of the political fence
We share the same biology
Regardless of ideology
Believe me when I say to you
I hope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我該如何拯救我的孩子

讓他們不會受到歐本海默致命玩具的威脅

就算我們的政治立場迥異

也該理解所有的事情都不該只有一種看法

雖然我們懷抱著不同的理念

但我們都一樣是有血有肉的人類啊

聽聽我的話吧

我真心希望俄國人也是愛著他們的孩子啊

There is no historical precedent to put
Words in the mouth of the president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winnable war
It's a lie we don't believe anymore
Mister Reagan says 'We will protect you'
I don't subscribe to this point of view
Believe me when I say to you
I hope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We share the same biology
Regardless of ideology
What might save us, me and you
Is if the Russians love their children too

這世上未曾有如此的先例

聽著總統先生說出那樣的話來

戰爭是沒有贏家的

勝利甚麼的全是謊言

我再也不相信

“我們會保護你的!”

雷根總統也曾這樣說

我想我還是存疑的

相信我說的吧

我只求俄國人也是如我們一樣深愛著自己的孩子

不管彼此的理念如何分歧

我們都是有血肉情感的人類

唯一能拯救你我還有他們的方法

就是盼著俄國人也都能和我們一樣

一樣都深愛著自己的孩子啊


這首名為<俄國人Russians>的歌是Sting在1985年冷戰的後期寫下的作品,前些日子,Sting在他的IG跟臉書放上了這首作品的最新現場演奏影片,並將這段演唱獻給烏克蘭的人們,他在影片的下頭寫著,

「從我創作出這首歌收錄專輯中後,我其實很少再唱到它,因為我從沒認為那段歷史會陰魂不散的再度出現!」

<Russians>該是Sting的作品中,被我排在前幾名的愛歌吧,雖然這首歌也曾做為單曲發行,可在當時英美的流行樂排行榜上,並未拿到太好的成績,人們提到Sting時,這歌幾乎不會出現在那如數家珍的歌曲名單裡,我兩次去聽Sting的演唱會,也都沒遇上他表演這首作品,就像他自己說的,物換星移,本以為這歌在那個時代結束後,也就過時了,可怎知戰事再起,歌裡唱的如今又似曾相似了起來。

不過,其實歌詞裡寫的那句從赫魯雪夫嘴裡說出的「名言」,We will bury you,該只是當下翻譯的謬誤加上媒體斷章取義的結果(Sting原來也是標題黨 ? ),在1956年的某次國際會議中,赫魯雪夫面對國際上對蘇聯將軍隊派駐在匈牙利及其他東歐國家的正當性質疑時,他先是反駁著質問西方國家,「為何我們的行爲就是干涉他國內政,但英國跟以色列聯手掐住埃及的脖子時,卻是恢復秩序的警察」,在那段演說的後頭,他便說出了這句被西方媒體擷取出來做爲頭條標題,聽來極具恐嚇意味的話,當然說的是俄語。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history is on our side.We will bury you

赫魯雪夫在後來也曾為平息這話引起的波瀾做出了好幾次解釋,在1963年的一次演說中,他自嘲的又提起了這句名言,他說因爲這話害他惹上了不少麻煩,他沒那麼多時間用鏟子埋了每個人,人啊只會被那勞力工作給壓榨而死吧。

他也曾在另一次的公開談話中,解釋著說,他當時指的是我們會比你們活得更久,見證著社會主義埋葬了資本主義的一天。

無論如何,現今這世界的狂人比過往更狂,愛不愛自己的孩子我無法確定,但藉口要把愛傳出去給別人的孩子,就這麼大剌剌的闖進了別人家裡去了。

原諒我如此輕蔑的舉例,我只是聽著這歌有了這樣的感受罷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