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德古拉

 (編輯過)
又好長一段時間沒練習寫詩了,前陣子讀到個評論,裏頭提到很多人以為自己在寫詩,其實只是把一句話拆開分好幾段寫著,讀著有些心虛,想到自己該也是如此呢,不過反正練習寫詩這事對我來說是給隨著年齡增張想像力愈發薄弱的自己所出的功課,所以就還是繼續厚臉皮的寫下去吧..

說他們想聽的

寫他們想看的

想他們要我想的

我是快樂的

因為他們說我不准哭

我是幸福的

因為他們說我只能笑

我用三秒膠將面具黏在臉上

那是他們發下的面具

連同那罐膠

在那物資包

那個越過無數哨口通行無阻的物資包

那個只裝了面具與膠的物資包

這次我真的笑了

望著那包裹真心地笑了

被膠黏住的臉頰因狂笑而撕裂拉扯

止不住的鮮血暈染著面具

讓我彷彿成了剛食完人血的德古拉

鮮血也滑進了我乾渴的嘴裡

我貪婪地吸吮著

我想此刻也許我就是德古拉

擺動著雙臂

轉身往窗外躍去

那扇唯一沒被貼上封條的窗

此刻

我就是德古拉

那個永生不死的德古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