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旅行的意義

 (編輯過)
對於生活在台灣的我們,雖然看起來也總是一堆的紛紛擾擾,無停歇的吵吵鬧鬧,但如果只能以二分法來看這個世界,我真心覺得我們絕對在幸福這一端,這是那次旅行的最大感想,而寫下這些也是想作為對自己的一種提醒吧。

也許是因為那次旅行跟過往比較熟悉的歐美或東亞國家太不一樣,一路上受到了許多的震撼,讓一向不太喜歡在社媒上寫私人紀事或上傳相片的我,在那段旅程中幾乎以每天一更的頻率就這麼將所見所感紀錄在臉書。

最近已經連著好幾天持續地被臉書的動態回顧給吸住,就這麼一路從旅程的開始複習到結束,我搭著阿聯酋的A380回到了台灣的那一天。

A380這龐然大物自20年武肺疫情開始後,就再也沒來過台灣,那次的旅行是我第一次搭上這號稱世界上最大型的商用客機,我想應該也是最後一次吧,空巴現在已經停止製造這款飛機,加上在疫情的干擾影響下,還能負擔得起這怪物耗損維修成本的航空公司實在所剩不多,A380肯定會就這麼漸漸地走入歷史了吧。

對於出國旅行這事,我最厭惡的該是搭飛機以及返家後整理行李那兩段過程,對於很難隨遇而安且有些小潔癖的我來說,隨著飛行時數的增加,搭機帶來的不適感也跟著把我的躁鬱指數逼到極限,可那次,一個人獨自從開羅經杜拜返回台灣的航程中,竟意外地被升等到商務艙,雖過往也曾託大王的福,搭過一兩次商務艙,但這次可是尊貴的A380商務艙啊,在那臉書動態回顧裏,當時搭機的興奮感毫無保留的展現在那堆現在看起來不知自己到底在拍什麼的相片裏頭。

那次在胡亂的拍了一堆莫名的相片後,我就直接躺平睡到落地前才被喊醒,完全比在家裡還放鬆。

當時到底是想要拍甚麼啊?

那回旅行的後段,我與出差中的大王在開羅碰了面,待在開羅的那些日子裏,最常做的事莫過於就是卸下包包過安檢了,進飯店,進各個觀光景點,進車站,有時為了過馬路進地下道,也因為那通道連結了某個重要設施也得安檢,幾次我們索性退回上頭,牙一咬學當地人命不要似地在車陣裡穿梭,在這個城市活動,總是帶著很多的不安與猜疑,一顆揣著的心要到踏進飯店,感受到帶著煙味的冷氣跟食物的味道時才能安定下來,可隔天ㄧ早,卻也總是把前一天所遇上的不便與困擾給全拋在腦後,像個好奇興奮的孩子般,催著大王出門遊玩去。

記得有天我與大王想著要去開羅市區的埃及博物館,那次是我們第一次自己叫了UBER,沒給飯店安排接送,搭上了車後,正忙著找安全帶繫上,車就動了起來,安全帶是找到了,可底下扣環卻怎樣也摸不到,那年輕的司機弟弟用阿拉伯語嘰哩咕嚕不知說了甚麼,我們也實在聽不懂,自顧自的猛找安全帶扣環,最後他看似無奈的停下車,走到後座,請我們下了車,把後座椅子整個掀起來,撈出了安全帶扣環,跟一堆的灰塵,然後再裝回座椅,我們坐回去,扣好安全帶,出發前往市區去。

這趟因為是到市區,看到的市容比前些天去的吉薩好多了,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用漂亮來形容,但交通仍然是嚇死人的混亂,在那次的旅行之前,曾讀到tripadvisor 裡一篇文章寫著,在開羅搭計程車,最好的方式就是上車後,閉上雙眼,隨他去吧,真的,在經過幾次忍不住的尖叫之後,我也開始強迫自己閉眼不看了,很可惜不能強迫自己不聽,到博物館的那短短40分鐘車程就在滿滿的喇叭跟漫罵聲,還有拂面而來的陣陣風沙中,以及我時不時給大王一個驚恐眼神中結束了。


開羅,其實是那次休假中突然多出來的意外旅程,那些過往只存在於書裡的金字塔,人面獅身,尼羅河,圖坦卡門面具,還有木乃伊,現在全跳出了神話,墜入人間,直入眼簾,那滿溢出的感動結合了這個城市失序與混亂帶來的驚嚇,讓我這個習慣也喜歡秩序的天秤座總有種失去平衡的難受。

還記得跟繼續出差去的大王分開行動後,在開羅獨自等著登機返台的我,突然聽見了旁邊有人說著台語,轉頭一看竟是個台灣旅行團,我就這麼就近地坐了下來開始偷聽起他們說話,那漫長等待的枯燥,旅行即將結束的惆悵,還有些許思鄉帶來的不安,就在那些閒聊中慢慢的消散。

對於生活在台灣的我們,雖然看起來也總是一堆的紛紛擾擾,無停歇的吵吵鬧鬧,但如果只能以二分法來看這個世界,我真心覺得我們絕對在幸福這一端,這是那次旅行的最大感想,而寫下這些也是想作為對自己的一種提醒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