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爽 03 | 1124 PTSD

王抱一

我在看你的文字时,想到我们(大陆人)和原乡,原生家庭的距离,普通话让对话和思想能够快速流动起来,同时夷平一切的差距也让审查变得简单;我完全写不出属于我家乡的俚语(我爸是广西人,我妈是四川人),我倒是能记起几个外婆常说的俚语,但不知道怎么用拼音输入法打出来。你写的家庭描写得太好了,我也心有戚戚。

晚熟的人

王抱一

没有社会化真的是非常宝贵的经历,在大陆会说是“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所以我现在不想工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抱一

非常感谢你愿意分享这些经历,有些东西(如地方黑帮)我只在论文里读到过,能看到亲历者的陈述实在太难得。

岛屿的边缘:交工乐队的系谱

王抱一

九连真人新专辑的路线和思路,和乐队的夏天上的演出的脉络,我觉得变化了。可能因为发行销售的机制不同,新专辑需要使用已经证明商业上成功的风格和技术。九连真人主唱阿龙说过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拿金曲奖,一个是上春晚。所以我才会把兴趣转到“为什么台湾能有交工乐队”这个问题上来。

王抱一

哇,非常感谢你的回复,我对台湾的左翼运动史做过一点梳理,但没有放在这篇文章里。我另有构思一文《边缘的岛屿:台湾的语言政策和民族意识》,但因为材料不足,暂时搁置。关于台湾的左翼运动历史,我个人认为可以一直追溯到北平的新文化运动在台湾的扩撒和接受(如台湾话文运动),类似的主题——五四思想在台湾的转译、接受、传播,在两岸因为政治缘故,相关研究不多。你提到的台湾文化协会,我没了解过,受教了。我去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