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蒸

I'm struggling to step outside my comfort zone by sharing these stories. Hoping that you guys like them :)

Chapter3 生根

「舅媽,明天是我的畢業典禮。」謝和熙試探性地告知。見對方也不怎麼在意的樣子,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她手足無措地站在門邊,進退兩難。


坐在梳妝台前的婦女,正仔細地打理自己的儀容,半晌才回了聲:「嗯。」


謝和熙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揹著書包默默離開。


舅媽是她舅舅離婚後再娶的老婆,對她沒有愛也是正常的,她從搬來住的那天起就這麼告訴自己。她的爸爸,她壓根沒看過;她的媽媽也沒有想養她的意願,將她這個“意外之喜”丟給爺爺,自己則不知身在何處;她的爺爺,以退役軍人的身分,靠著不多的退休金扶養她長大。


小時候,她曾天真地認為只要有爺爺陪著她就夠了。直到爺爺患了失智症,被兒女們安排住進療養院後,她才真切感覺到自己是個包袱。


就這樣從出生就被丟棄,像顆燙手山芋被拋了又接,接了又拋。與爺爺分開後,她住進了舅舅家,據說是親戚們的共識,因為舅舅和舅媽沒有孩子,事實上他們更不可能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


可能是習慣了自己是個累贅、習慣了不被愛,謝和熙在同儕之間總是把自己隱藏起來,藏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出了車站,謝和熙走向一位穿著邋遢、披頭散髮的女人。那人盤坐在車站外,身旁擺了一個大箱子。破爛的箱子上寫著“手工押花書籤 一個三十元”。


那個婦人至少在這裡擺攤三年了,她也不叫賣,只是用她那滄桑的雙眼盯著車站來來往往的人群。畢竟她就要畢業了,以後不會再經過車站了吧。謝和熙鼓起勇氣和那婦人買了一個書籤,她挑了三色堇的。


沿途欣賞、把玩著書籤,謝和熙讚嘆花瓣經風乾後依然飽和的色彩,沒注意到後面有人朝她步步逼近。


「和熙!」一個理著平頭的大個兒猛地拍了一下謝和熙的肩膀。


謝和熙回頭,朝對方一笑。「早啊。」


那是她去年交到的朋友,也是她國小六年唯一的朋友。儘管他們兩個看起來很不搭調,她仍十分珍惜這段友誼。


看謝和熙根本沒被嚇到,陳承熙自討沒趣的抓了抓頭。


「和熙,明天畢業典禮很早就結束了,下午要不要來我家玩?」陳承熙躍著輕快的腳步,卻沒意識到地板因為他而震動。


「可以嗎?」謝和熙從未有到朋友家作客的經驗,心裡有點緊張。


「妳放心好了,我爸媽都不在。」他的小眼睛透露著滿滿的期待,謝和熙只好點頭答應。


他高興的“Yes!”了聲,挽著謝和熙纖細的手臂左右搖晃。


能與陳承熙相遇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謝和熙偶爾還是會這麼想。她還記得,遇到陳承熙的前一天,她打電話給爺爺了,整晚哭得七零八落的……


*


那天一早,謝和熙只能勉強撐開一條縫的眼睛又被同學們狠狠嘲笑了一番,她只好躲進廁所消化她的怨氣。


自從她失戀的傳聞傳開後,他們班不論男女,都喜歡不經意地在她面前講悄悄話,說完以後還要非常不經意地轉頭看她一眼。


謝和熙很想大聲告訴他們,說別人壞話技術也不要那麼差嘛。在當事人面前交頭接耳,是把我當瞎子還是笨蛋?


但這些話最後都被她吞下肚,想著「我明年就要畢業了,我明年就要畢業了……」來瘋狂催眠自己。


鏡子裡的那人,看起來真的有這麼可悲嗎?謝和熙把身體湊近,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還把出來洗手的女生嚇了一大跳。


撥弄著她又短又捲的頭髮,她這頭亂髮梳了十二年都梳不直,還會到處亂翹。臉白白圓圓的,四肢卻很纖瘦。眼睛……昨天哭腫得跟兩顆紅棗一樣,綜合來看,一臉就是會被欺負的類型。


整理好心情,做好心理準備,她縮著肩膀,垂著頭要回教室。


習慣看著腳尖走路的謝和熙,不偏不倚地撞上一堵牆。


不對吧,這裡什麼時候新蓋了一道牆?謝和熙驚駭地抬起頭來,對上了一雙瞇瞇眼。對方身材厚實高壯,理著小平頭,面露凶光的瞪著她。


「對不起。」謝和熙反射性脫口而出,而對方保持著四十五度的俯角盯著她,嚇得她直冒冷汗。


「你……就是謝和熙吧?」他一步步朝她逼近,她也一步步向後退,直到背脊貼上柱子的那一刻,她才確確實實感覺到完蛋了。


早知道就要好好看路了!謝和熙,妳平常邊緣到連小混混也不會來找妳,幹嘛沒事自己去招惹一個。


眼看對方又有動作,謝和熙緊閉雙眼,祈禱等等自己至少還有意識。他要揍我嗎?要揍哪裡?揍臉沒關係,反正臉對她來說沒有用,但拜託不要打到腦袋……


咦?怎麼那麼久?


謝和熙睜眼,見對方雙手交疊抵在嘴唇上,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


「對不起,和熙!」他微蹲配合她的高度。


「在數不盡的夜晚,我不斷受到良心的譴責。我一直想要去找妳道歉,可是我太膽小了……」他激動得快要落淚,還仰頭用手搧了下眼睛。「但既然我在這裡遇見妳,就代表這是天意啊!我必須在今天跟你道歉。」


啊?現在是什麼情況?謝和熙徹底傻眼。她看著對方扯著與自己外貌不相符的嬌媚聲音,一邊對她說話一邊左右搖晃他的身體。要她確切形容出來,她覺得他像一隻大型犬在對她搖尾乞憐。


「為……為什麼……要跟我道……道歉?」受到身心的巨大衝擊,謝和熙努力裝出一副很嚴肅很認真的樣子,事實上她憋笑憋得很辛苦。


「和熙,上課時間快到了,我下一節下課再去找妳。」義正嚴詞地說完,他咚咚咚地跑走了,謝和熙腳底下還感覺得到震動。


事發突然,謝和熙目瞪口呆得愣在原地,等到上課鐘響才回神,急忙跑回教室。


課堂上她一個字也聽不進去,分神望著窗外,思考她和那個男生究竟有何瓜葛。那個人又是怎麼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在哪一班呢?


*


「咳!剛才我們見面得太倉促了,忘了向妳自我介紹。」


他們面對著面,那男生姿態嫵媚,右手貼在胸前,指甲上還看得出拿粉色螢光筆塗過的痕跡。「我是六年五班陳承熙。」


謝和熙又在憋笑了,從她注意到陳承熙的指甲時。


「喔……嗯嗯……那個……你要告訴我什麼事?」她小心翼翼的問,同時也注意到教室裡的同學們全向她倆投以好奇的目光。看到像陳承熙這樣的大塊頭,謝和熙還是心有餘悸的,不敢正眼看他。


「和熙,你不要對我這麼見外。」陳承熙見她下意識地閃躲他,心裡有點小受傷。他對她露齒而笑,極力展現自己的親切感。「我們今天起是朋友了,你可以直接叫我承熙。」


謝和熙被面目猙獰的陳承熙嚇了一跳,又倒退了一步。


她認為這實在太荒唐了,他們根本今天才剛認識沒多久,說沒幾句話耶……難道交朋友是這麼輕而易舉的事嗎?進入國小後,還從未有人對她提出交友邀請,她受寵若驚。眼前這隻大狗狗朝她吐舌哈氣、猛搖尾巴,雖然還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這個朋友……應該是可以交的吧?


「承熙。」謝和熙暫時撇除心中的不安,對他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你要跟我道什麼歉?我不記得有遇過你。」


聽謝和熙喊了他的名字,陳承熙感動得熱淚盈眶,但開心上揚的嘴角隨即又垮了下來。


「那個,就是……」他小聲嘟囔,揣摩著她的表情。


見謝和熙面露善意,毫不知情的模樣,他的愧疚感又更深了,決定要豁出去,講出實情。正準備要開口……


「等等!」謝和熙突然大喊出聲,隨後又被自己的音量嚇到,害羞得滿臉通紅。


「那個……如果你真的做了對不起我的事,也不要告訴我。」對上陳承熙不解的目光,謝和熙連忙解釋。「我希望我們不要為了這件事,做不成朋友。」


秋天落葉歸根、孤夜月明,自古以來都是令人感傷、使人悲悼的,謝和熙卻不覺得。


在這樣的季節裡,謝和熙能與陳承熙相遇,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


*


畢業典禮進行的如何,謝和熙一點也不在乎。那只不過是個儀式而已,對她來說並無紀念價值。沒有任何家人出席,也沒有人見證她的成長,今天不過就和平常的日子沒兩樣。


走在她身旁的陳承熙和她相反,在畢業典禮會場哭得花容失色。在前往陳承熙家的路上,謝和熙不斷安慰他,幫他遞衛生紙。


唉!外表看起來剛毅堅強,內心卻多愁善感。像他這樣的人,謝和熙還是第一次見過。


「承熙,你家住在哪裡?」頂著大太陽走了一段路,謝和熙已經快不行了。


「前……面,前面,那……那棟……大樓。」他邊吸著鼻子邊說。


眼前是有一棟非常醒目的建築物,看似高聳的直達天際。


大樓表面是閃閃發光的玻璃窗組成,側面凸出的地方則是小陽台,整棟建築看起來還很新,且富有設計感。


謝和熙心裡想著,這種地方大概是給藝人或名媛之類的有錢人住的吧,下意識就要繞到別處。她納悶地張望,這附近沒有其他大樓了。


「承熙,你家到底在哪?」


她回過頭,卻看到陳承熙毫不猶豫地走近那棟氣派的大樓,還向她招手。


「謝和熙,你在幹嗎?快點進來啊!」


大樓裡頭的磁磚,每一塊都乾淨的閃閃發亮。進到電梯後,謝和熙盯著頭頂上的華麗燈飾,忍不住開口問道:「承熙,你家很有錢嗎?」


「蛤?沒有啦,我爸有在玩股票。」陳承熙難掩帶朋友到家裡玩的興奮之情,原本的哭臉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喔,是這樣啊,原來這種程度不算“很有錢”。每天從郊區搭半小時火車來到市區上學的謝和熙,見識到了所謂的城鄉差距。


「請進。」陳承熙笑吟吟的打開大門。


「哇!」映入眼簾的,是又大又寬敞的客廳,還有占滿整個牆面的超大落地窗。謝和熙除了讚嘆之外沒有別的,忍不住好奇的左顧右盼,在陳承熙家中四處兜轉。


蓬鬆舒適的超大沙發、廚房裡一塵不染的流理台、獨立的鋼琴琴房、像澡堂一樣的浴室……明明是只有一層樓的平面,參觀了一圈後,謝和熙居然有會迷路的錯覺。


他們一起玩了桌遊、還用小型投影機看了部電影。不知不覺太陽就快下山了,夕陽餘暉把天空和雲染成一大片的金黃。


「這裡真的很棒!」謝和熙最喜歡那一大片落地窗了,喜歡到快要把她整張臉貼上去。十五樓的視野真不錯,就連遠方的飛機起降都欣賞得到。環視了一周,謝和熙發現樓下有戶人家,陽台上擺滿了一盆盆的三色堇。


「好了啦,玻璃都要被你看破了。」陳承熙對謝和熙大開眼界的反應感到十分滿意。「過來吧!我帶你去參觀我爸媽的房間。」


主臥室更不用說,大得幾乎可以容納一整班的學生。陳承熙隨便拉了張椅子讓謝和熙坐下,開始在一旁翻箱倒櫃,然後在梳妝台上擺滿許多瓶瓶罐罐、五彩繽紛的化妝品。


陳承熙熟練的拿起一把大刷子,把它沾滿了粉,不懷好意地朝謝和熙一笑。大筆一揮,謝和熙的臉上頓時出現一抹白,空氣中飄揚的粉末嗆得她直咳嗽。


「陳承熙!你這是在幹嘛?」謝和熙被陳承熙的舉動嚇得不輕,瞠大雙眼望著他。


「我有沒有和妳說過,我的夢想是成為化妝師?」陳承熙雙手插腰,一副很有架式的樣子,儘管謝和熙又當他在瘋話連篇,伸手就大力往臉上抹。「啊!等一下妳不要亂動!乖!乖乖坐好!」


「和熙,拜託啦,現在給妳當免費的模特兒,等我出名就要收費了。」陳承熙極力安撫,裝可憐的對謝和熙眨眼。另一邊,謝和熙想起剛剛陳承熙請吃的零食,好像很高級的樣子。他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她不忍拒絕。


「可是你這樣偷拿化妝品來玩,真的沒關係嗎?」光看包裝就知道這些東西要價不斐。


「沒關係、沒關係啦,我媽不會發現,你快把眼睛閉上。」


期間謝和熙像待宰羔羊,任陳承熙在她臉上塗塗抹抹。過了挺長一段時間,謝和熙忍不住打起盹來。


「完成了!」陳承熙突然大叫,害謝和熙差點和地板相親相愛。


天色完全暗了,房裡黑壓壓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謝和熙不禁懷疑陳承熙是怎麼幫她化的。電燈一亮,鏡中的那個人,看起來活像女鬼似的。


慘白的面孔、深紫色的眼影,口紅塗的歪歪斜斜的,加上頂著一頭凌亂的髮型,看得謝和熙欲哭無淚,陳承熙則大力讚賞自己的世紀之作。


「快看!這個唇色更能襯托出妳雪白的肌膚,還有我幫你化的腮紅……」


若不是謝和熙的肚子發出響亮的咕嚕聲,陳承熙不知還要說上多久。


「……我肚子餓了。」肚子接連發出抗議的聲響,謝和熙感到有些害臊。


說得正起勁,中途被打斷的陳承熙倒也不生氣,看著謝和熙羞窘的模樣哈哈大笑。


「走吧,我們出去吃飯。」


時間已經不早了,通常這年紀的孩子應該待在家,和家人們一起享用晚餐。但謝和熙家根本沒有門禁,彷彿她去得多遠、回得多晚,她舅舅和舅媽也不會發現。陳承熙的父母,則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時常晚歸。


看見夜色的瞬間,謝和熙想要擁有家人,非常非常。


謝和熙獨自籠罩在感傷之中,直到進了電梯,注意到鏡中的自己……


她倒抽一口氣。


「我我我我忘記卸妝了!」就在謝和熙慘叫的同時,電梯門緩緩關上。


「怎麼辦?陳承熙!」謝和熙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猛按“開”的按鈕,電梯卻不理睬她繼續下樓,而罪魁禍首在一旁吃吃竊笑,可惡,陳承熙一定是故意沒提醒她。


「矮油,和熙,沒關係啦,這裡又沒人認識妳。」陳承熙一面照著鏡子,一面說風涼話。


可……可惡!


電梯門一開,謝和熙便大步跨了出去。


「哇!」電梯根本還沒到一樓,謝和熙與走進來的人撞個正著。幸好對方反應迅速,手掌抵在她的臉和他的下巴之間,才免於一場血光之災。


「對不起,對不起。」謝和熙明明沒撞到,卻也昏了頭,連忙鞠躬道歉。


季永晞好不容易將她看清,默默走到他們對面站定,也沒說什麼。


空氣充斥著尷尬的沉默,謝和熙的背還躬著呈九十度,始終沒等到一句“沒關係”,只好自己裝沒事直起身子。沒看到還好,看到對面站的居然是與自己有仇之人,謝和熙差點暈倒。


「你……你為什麼在這裡?」看到他竟然還會結巴,謝和熙妳可以再窩囊一點……


季永晞手隨意插在外套口袋內,幽暗的眼神彷彿在問她:「是誰讓妳出來嚇人了?」


說也奇怪,他們學校不大,也就那幾個班而已。謝和熙和季永晞,在學校竟然從沒巧遇過。大概他們緣淺,使謝和熙沒機會進行她的復仇大計。但若是真的巧遇了,為什麼丟臉的還是她?


謝和熙感到莫名不爽。


一樓到了,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季永晞率先走了出去。


「喂!」謝和熙平常很少扯著嗓子大喊的。


「喂,你等一下!」他頭也沒回,謝和熙只好再喊第二次。


對方終於停下腳步,轉過身面對她。站在五公尺外的黑暗中,謝和熙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肯定沒多高興。


「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名字。」謝和熙只不過想解釋自己為什麼“喂喂喂”的叫他,話說出口後才意識到不對勁,怎麼變成她在道歉啊?還搞得像在搭訕他一樣……她連忙補了句:「我……我也不想知道。」


季永晞看著她不知所措的樣子,連話都講不好了,覺得有些想笑。所以是什麼?她特地把他叫住的理由。


「你應該要跟我道歉。」不結巴、不含糊,謝和熙努力把每個字講得清清楚楚,雙腿卻忍不住微微顫抖。


「我為什麼要?」如果眼神能殺人,謝和熙能感受到季永晞射出的高強度電磁波,足以讓她融在原地。「再說,妳連我家都找來了。」


謝和熙一聽他這麼說,累積已久的怒氣直衝到喉嚨,再差一點就能噴出火來。


「我根本沒有理由要跟蹤你跟到現在,你可不可以理性一點思考啊!」話雖如此,但現在好像是謝和熙比較不理性。


季永晞的怒氣則是點到即止,他明白他們兩個都是自尊心強的人,一個不肯拉下臉道歉,一個非得等到一個道歉。再這樣一翻兩瞪眼下去,他們的爭執也不會有結果,季永晞索性退開,留下氣得咬牙切齒的謝和熙,望著他漸漸淡出的背影。


「天啊!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講理。承熙,你有看到嗎?我才是受害者耶……陳承熙,你有在聽嗎?」謝和熙一生氣,整個人就聒噪了起來,用食指戳了戳從剛才就一直像石雕一樣,杵在角落一動也不動的陳承熙。


陳承熙的臉,脹得像顆紅色氣球,呆呆愣愣地看起來神智不清。


「你怎麼這個表情?又不是在暗戀人家。」謝和熙肚子快餓扁了,半拖半拉半推帶著陳承熙過馬路。


而陳承熙這個狀況一直持續到他們吃完晚餐,順路把謝和熙送到車站,單獨走回家時都沒有好轉。

在旁人看來,他就像個醉漢一樣,走起路來如喪屍般搖搖晃晃的,行人們紛紛退避三舍。沒錯,在暗夜籠罩,看不清臉的情況下,陳承熙的體型可以視為成年人了。


他魂不守舍的走著、想著,他好像害他們兩人有更深的誤會了。


偏偏季永晞就是他的暗戀對象啊!他在心裡哀號。過去幾年來他跟蹤、監視、寫紙條傳情……偷偷摸摸了做那麼多年還能不被發現,簡直可以媲美間諜了。


早知道第一次和謝和熙見面時就要和她攤牌,可是她說得對,他們會做不成朋友。


頹喪的陳承熙一路踉踉蹌蹌地走回大樓,沒注意到立在電梯門旁的人影。


「謝和熙呢?」那人突然開口,聲音有點沉,像一縷輕煙很快就被風吹散了。


一見是季永晞,陳承熙大腦立刻自動切換成機器人模式,背脊倏地打直。


「她回家了。」


陳承熙事後回想起來,這是季永晞第一次和他搭話。談的不是他,也不是他自己。


那個夜晚,季永晞是想和謝和熙道歉的,出去幫忙跑腿時他照謝和熙所說,理性的思考過了。那次在學校,他不該當眾使她難堪。兩個人面對面,對不起三個字沒什麼困難的。下定決心後,回程時他腳步竟有些急促。


「她回家了。」見季永晞遲遲沒有動作,陳承熙又重複了一遍。


「是嗎。」季永晞聲音沒怎麼起伏,但又更輕了些。


就那麼一點可惜,他們兩個,季永晞和謝和熙,最終仍在鬧不愉快的情況下……


錯過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