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特加檸檬

工廠繪圖員,更是路人一枚,愛足球籃球羽球運動,更喜閱讀小說雜書。

那位「客人」

跟他對視到的時候,是一名白了頭又臉頰消瘦的老人,我皺了一皺眉頭,相望無語,僅僅點頭,之後目送他離去
網路截圖-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檔案室(非當事的台中法院檔案室)僅是示意圖而已。

讀著@知秋用立委特見第一次探監 撞見政治要角服刑接客好熱鬧,不禁回想起,上一份工作的情況,在觀護人室工作的三年內,所發生的這一件離譜事情,讓我萬份驚訝不已。畢竟法院是威嚴莊重的象徵,神聖不可侵犯的,而觀護人室則是地檢署之下的一個機構,法院跟地檢署的確有別,但都是同樣為人民服務的。

當年,在觀護人室的樓下顧著門,最後一位「客人」,那位一手拄著拐杖,步履蹣跚欲跨出門時,回頭並迎上我的視線,跟他對視到的時候,是一名白了頭又臉頰消瘦的老人,我皺了一皺眉頭,相望無語,僅僅點頭,之後目送他離去,看了一看牆上的時鐘,已經是傍晚時分,接待最後一位的觀護人老師過來拍了我的肩膀,說著可以下班,辛苦了。

那位「客人」,昔日在台中海線甚至全台灣,呼風喚雨,背景雄厚,政治關係網龐大,黑白道都要以禮相待,亟欲拉攏的這麼一個人。以前每逢宗教遶境時,在電視上常常會看到一個體形臃腫,兩手按放著鑾轎的人,都會喊著:「媽祖起駕!」。那位就是,顏清標,其後因官司纏身,加上手術開刀的關係,使得身體快速衰弱,精神不如從前,至今還活躍著,大多時間隱於幕後,即便如此,在那一年還是定期向觀護人室報到。

時任約聘書記官的我,收到一位觀護人老師的要求,並去檔案室準備調閱他的檔案,過了一段時間,檔案室卻回覆了這麼一張官方紙條:「遺佚。」我心想:「這是什麼情況?堂堂的檔案室竟然會把這個弄不見了?」礙於約聘書記官的職權,真的是太小了,也不好過問,只能原途折返,回報給觀護人老師,當時老師疑惑地回望了一下,我只能聳動兩肩,表示無可奈何,再次回到崗位上繼續未完的工作。

繼續工作的同時,腦洞大開,該不會有內鬼?畢竟法院內部盤根錯節,誰會知道哪一個是好人還是壞人呢?或者賄賂某人,來個乾坤大挪移,諸此種種猜想,始終沒有一個是可能的,也許在移動過程中不慎弄掉,何況把機密檔案帶外出可是要被判刑的。而後再也沒有後續的下文,直至我離職時,仍然還是一個謎團,再也沒有別的消息,更不知道是否偷偷回歸檔案室?......

後記:
本來想關連她的最新作品,換了好幾組關鍵字,還是發現搜尋不到,該不會是因為標題太長的關係?暫且只好在開頭關連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觀護人真的是邊緣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