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林梢一抹青如画43

时松墨展的下一站,是离永宁一小时车程的淳江。关山美术馆这里的展览,再有半个月就要撤了。


顾远书一上午都耗在展厅和美术馆的小办公室里,被一大堆杂事烦得焦头烂额。郭馆长也跟着来凑热闹,跟他说了大半天的废话,言下之意,是叫他跟时松墨商量商量,把《柏拉图之喻》摆在这里做永久收藏。


等到他好容易打完太极,抽身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了跟裴媛约的时间!


幸亏是约在马路对面的花月令,幸亏他早交代了王经理照顾好裴媛。


顾远书顶着烈日穿过马路,快步走进店里。


王经理正好在门口,看见他进门,忙迎上来陪着他往里走,“裴女士已经到了,按老规矩安排在【剪绿时行】,小魏去泡茶了。还是金骏眉,可以吧?”


顾远书解了衬衣的袖扣,边挽袖子边问,“没问她爱喝什么茶?”


“她很好说话的,说都行。我就叫他们按老规矩来了。”


“行。”


两人刚到门口,正好小魏端着茶盘过来,顾远书二话不说接了茶盘拿在手里,用眼神示意小魏替他开包厢门。


裴媛正坐在陆斯年最喜欢坐的长沙发上,就着一旁羊皮灯柔和的光看手上的文件,听见门响,忙站起来。


顾远书笑道:“抱歉抱歉,我约了你来,自己却迟到了。”


“不碍事,我反正放着假没什么事儿,你忙正事要紧。”她说着走上来要接茶盘,被顾远书拦下了,“我来我来。”


他这天穿得很随意,深蓝色细条纹衬衣配了黑西裤,不像上回画展见面时那样笔挺板正,显得很亲切。


裴媛大大方方坐下,笑道:“那就却之不恭啦。”


顾远书也笑,在她身边坐下,摆开阵势。


他显然常玩这个,治器、淋杯、纳茶、候汤...,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煞是好看。不一会儿五个小小的茶盏里盛满了清亮茶汤,顾远书右手一摆,“裴老师试试我的手艺?”


裴教授在家也常爱跟三五好友喝茶,这阵势裴媛没少见过,笑着道了谢,拿起一个小茶杯抿了一口,“这茶叶已是上品,况您又好手艺,相得益彰。”


“唷,裴老师还是个行家?”


“略知一二吧,我爸喜欢这些,以前在家陪他,常看他摆弄。说起来都好一阵子没这样好好喝茶了。”裴媛慢慢喝完一小杯,轻轻放下,薄胎细瓷杯发些微脆响。


“工作忙?”顾远书又递过一杯茶。


“也不是...”,裴媛笑了笑,“别的一些琐事吧,乱七八糟的,也无从说起。”


顾远书是人精中的人精,看出她不愿多提,忙岔开话题道:“我叫人随便做了几个菜,咱们简单吃点儿。我看这样,我先把手上的事儿给你稍微过一过。”


“这...你就没什么要先问问我的?”裴媛惊讶问道:“不怕您笑话,我简历都带来了。”


“恩,我看见了。”顾远书目光扫过她身旁一小摞纸张,“这么说吧,我这个人,也许专业度上比不过别人,可看人的眼光自认还是可以。我能看出来你是个仔细认真的人,今天你带这些来,恰证明我看得没错。裴媛,我从不听人怎么说,只看人怎么做。”


两人话说了一半,小魏和王经理推了小餐车来上菜,于是两人坐到餐桌边,一面吃饭一面谈正事。


顾远书固然事情杂乱得千头万绪,裴媛却还真有本事替他理出了几分脉络。


“具体的展览项目或许不同,但是咱们这些幕后的工作逻辑应该还是差不多的。”裴媛说,“我大约能总结出这几块大的方向,不知道对不对。具体的,当然还要跟你团队里的其他人多学习。”


很好。


顾远书很满意,不光是她懂行,更重要的,是虚心学习的态度。


正确的态度和思路,才是一切的根基。


他还想再试探她一下,“这样吧,下午你要是没什么事情,跟我跑一趟?”


裴媛有些迟疑,她怕袁晗找她。


如果跟顾远书出去办正经事,肯定不方便接电话,到时候袁晗估计会着急。


还是得跟傅青淮通个气。


“也行,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吧,出门也该有个交代。”她说。


“那是自然,你请便。”


裴媛点点头,拿着手机走到门外走廊一处僻静的角落,先给傅青淮打了电话。


傅青淮不知道在哪里,背景很安静。


裴媛给她说了个大概,傅青淮高兴道:“太好了呀,去呗,有我呢。要不然就说你陪我去千明居看家具摆设了,听不见手机。逛家具么,肯定要很久的,千明居离你家又远,一时半会赶不回去也正常。”


“行,那我给袁晗打个电话交代一声。”


傅青淮叹了口气,“看你这累的,唉。你自己今天感觉怎么样?”


说到这个裴媛来劲了,“我跟你说,顾远书好会做人!他今天迟到了一点,居然亲自端了茶盘进来,给我泡茶,说话也特别客气,还很自然,不叫人别扭。光这个分寸的拿捏,我就有得跟他学呢!我们这行,要多方联络,跟人打交道,真的好多门道的…”


裴媛还要接着感慨,听见电话那头有人说话,忙刹住了,“你是不是在余秋秋那儿?我听着像她的声音。那你忙你的,我回头再跟你说。”


“她叫我来说选题呢,我来早了,我俩闲聊天儿。喂,你听我说,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你别替袁晗操心,真的。”


“行,我知道了,你忙。”裴媛挂了电话,又打电话给袁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