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林梢一抹青如画44

袁晗很快接了电话,“逛完街了?买了什么好东西?”

“没买什么,这会儿刚吃完饭。青淮叫我下午陪她去千明居看家居呢,新房子要添点儿摆设什么的。”裴媛不擅说谎,有点儿心虚,“估计我俩得逛挺晚的,要不我晚上回我妈家吃饭,你别等我。”

袁晗答应得爽快,“去吧,那我下午回一趟公司,正好把手头上一大堆报销单贴了。你也别急着赶回来,逛一天街也挺累的,在你妈家睡算了。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咱们一快儿吃个饭,好吧?”

“嗯,好!”

裴媛没想到他这回一个字都没有多问,心头一松,高高兴兴回了包间。

顾远书看她神色,笑问:“说好啦?”

“是。咱们下午去哪儿?”

“去一趟省设计院,我约了他们主管业务的副院长。明年的展,他们出钱出力出作品,但是也不是不求回报的。我估计他们要塞点关系户进来,但咱们总不能什么人,什么作品都接,对不对?下午这样,我去跟他们副院长打太极,你呢,就说是我的助理,多听多看,不用说什么。我带你去,只是怕自己没办法兼顾,多个人多双眼睛,摸一摸底。今天肯定是什么事情都定不下来的,不要有压力。”

“好,没问题。”

很快司机来敲门,两人便收拾了东西出门。

省设计院在城北,离汇昭路还颇有些车程,两人在车上闲聊些行内的趣闻。裴媛一直在国内,知道得很多,顾远书常年在海外,听得津津有味,“策展这一块,也是个名利场,一向竞争得很厉害。没想过国内现在发展得这么好,不过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良莠不齐,正是三分天下的好机会。”

“名利场…也不见得吧,策展人其实更多的是做幕后的工作。我的一点粗浅理解,一切还是该以展览的主题为出发点,不能舍本求末。一个个展览扎扎实实做出来,才是硬道理。名和利都是副产品。”

顾远书点了点头,欣慰笑道:“真知灼见。做这行,心要够沉,才能走得长远。我是运气不行,碰上时松墨这个没出息的,自己躲在画室里不出门,倒要我这个经纪人在外头替他抛头露面。”

说虽这样说,他明明就很享受站在台前的乐趣,走到哪里都自带明星光环。

裴媛心里暗暗好笑,问道:“我记得青淮说她以前见过你?”

“是。那会儿她在五星级酒店前台打工,我见她的时候还穿着制服呢。一身黑西装套裙,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我还以为是哪个大佬的秘书来开价,结果白高兴一场。不过那个时候,我们谁都不知道会有今天…”顾远书往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傅老师她…近来有没有跟你说起时松墨?”

“她忙着谈恋爱呢,我看时松墨呀,只怕得先放一放了。”

“放一放好,放一放好…”顾远书莫名其妙地说。

他像是很轻的叹了口气,裴媛听不真切,也一时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得也跟着笑了笑,没有接话。

设计院很快到了,早有秘书等在门口,引了众人往里走。

宽大明亮的会议室里,除了孙副院长,竟还有裴媛的熟人。

“唷,裴媛!”其中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建筑师站起来跟她握手,“好久不见,怎么转行来做建筑啦?”

这是裴媛的中学同学陈沐,大学在新加坡念的建筑,毕业回国,一直在省设计院工作,两人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了。

裴媛也认出了他,笑着打了招呼:“我不是在大学教艺术管理么,今天正好碰上顾总,跟着学习学习。我可听说吴佳敏给你生了个好漂亮的女儿,恭喜你啦。”

说到女儿,陈沐一脸慈父笑,“谢谢,谢谢,改天来家玩儿,上回见你还是喝喜酒那会儿呢。”

“哎,一定。”

几人寒暄几句,依次入座,很快切入正题。

建筑展的固定场地是在已经废弃的老712军工厂。省设计院每回都参与,流程都很熟悉了,今天这个会,更多的是让所有参与的负责人见个面。

孙院长主管业务,是总负责人;陈沐和另外一个建筑师,是院里选出来的骨干,家庭背景也可靠,院里特地给他们一个机会参与双年展的工作,履历好看了,将来才好升一升。

与会的,还有永宁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平时主要负责外联这一块,一直跟省设计院有联系。她也认得在学校口碑一直不错的裴媛,笑着打了个招呼:“小裴老师,有一阵子没见啦。”

“呀,徐老师也在?你好你好。”

顾远书不动声色地看裴媛跟熟人打招呼,心里暗暗高兴。

带她来,是想摸一摸底,结果她直接打入敌人内部了。

陈沐难得碰上旧友,主动坐在裴媛身边,又把自己带来的纸笔分给她一份,遇上专业处也替她解释一二。

“这回是双年展,加了艺术的意味在里面,所以概念什么的说得特别玄乎。什么开放空间,社区融合之类的,你别慌,都是忽悠。”

会后,陈沐特地把说到的专业名词写下来给她,“你回去在网上看看就知道了,没有他们说得那么深奥。哦,你们学校土木院跟我们合作过一个项目,你也可以去看看,就是搞的融合空间。建筑这个东西,看到实物就能明白,有什么不懂你再问我。”

土木院的徐老师也凑过来,“对,就是我们在北门搞的那个新教学楼。一楼那里不是特地做凹进去一块,用全玻璃幕墙代替普通外墙和窗户嘛,然后幕墙外面是个大片的绿地。那个就是走的社区融合的概念,因为那个楼那一面是冲着校门外的居民区的,取的是融合的那个意思。开放了封闭的校园空间,跟建筑所在的社区共享与融合,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孙院长还要忙,先走了,顾远书很有耐心地等裴媛跟人说话,拿出手机来回邮件,又给陆斯年发了个短信:

【你还没带她去见松墨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