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林梢一抹青如画47

“为什么?这个霸道总裁人不行?”许仪拿出为粉丝答疑的认真态度。


“不是霸道总裁。”余秋秋想了想,“应该算...高干文?人很好的,不霸道,就是有点儿不擅人情世故。”


“那是有点儿哦。这未免太矫情了吧?女孩儿是不是装逼啊?”


“阶级悬殊太大了,容易惹事儿?”傅青淮插了一句。


“喔唷!你们两个还自诩独立女性?谈恋爱而已啊姐姐们,又不是要结婚。不结婚,关阶级屁事。”许仪翻了个白眼,“光谈恋爱不香啊?婚有什么好结的,切!”


啊,好像也对,傅青淮醍醐灌顶,许仪不愧是恋爱达人。


“你得了吧。”周衍正好托着四杯咖啡进了门,嗤笑一声:“谁去年要死要活的想结婚,半夜在酒吧哭来着?”


他笑着摇摇头,“青淮你别听她胡说。”


傅青淮转过脸,冲他笑了笑。


她背光坐着,窗外八月的阳光在她身后勾勒出一圈浅金色的弧线。


她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周衍想,冷清的面庞上多了一分若有似无的妩媚。


啊,她谈恋爱了,也许是很喜欢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吧。


找对象,得互补的才行,两个人一样寡淡,怎么谈恋爱?


周衍从纸托里拿起一杯咖啡递过去给她,“一会儿你们几个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晚上一起吃饭?”


傅青淮没什么事情。


杜教授交代的事情已经全做完了,陆斯年又出差。


她无所谓地耸耸肩:“我都行,看你们。”


“哦我知道了。”许仪戏谑笑道:“有人升职了,对不对?请客请客。”


余秋秋跟傅青淮两人忙道恭喜。


周衍笑着解释:“明年不是双年展吗?我们事务所也有几个作品参加,我带个队,帮着跑一跑。恩,涨了薪水,晚上咱们去吃点儿好的,就当替我庆祝庆祝?”


他这样讲,自然大家都不好拒绝,余秋秋便问:“我附近倒有几家菜不错的,你们喜欢西餐还是中餐?”


“Frenzo好么?”周衍提议,“离得近不用开车。又在顶楼,风景也好。”


“巧了,我认识经理。”余秋秋拿起手机,“你现在才说,恐怕没位子,等我去打个电话吧。”


Frenzo主打现代改良法菜,没有固定菜单,端看什么食材当季又新鲜。餐厅在附近一幢42层写字楼的顶层,装修明快浪漫,价钱不菲却颇受追捧。


不知道其他的播客是怎么做选题的,《秋不睡》这伙人,第一轮尽量发散,第二轮再尽量收窄,最终找一个大家都能聊得题目。他们其实并没有刻意做市场调研,因为很多时候,越是想要迎合,越是迷失了自己。忠于自我,摆脱束缚,是他们独特的风格。


当然,应该跟余秋秋完全不缺钱有很大关系。


傅青淮近来一直忙于学业,写作成了每天必行的功课。这一天的会议记录,她主动担纲,键盘打得噼啪乱响。


热火朝天的讨论总算告一段落,窗外的烈日也逐渐西沉。她转头看了看身后最后一抹余晖,甩了甩手腕,“那就说好了,下一回的主题,是‘应该不应该’?”


几人都同意,便一同下楼步行去吃饭。


“咱们今天运气不错,有个室外露台的四人桌。”余秋秋在路灯下跟傅青淮并肩走着,“青淮,你知道 Stephanie Coontz吗?”


这是个美国的历史学者,主要研究方向是婚姻和家庭历史。


傅青淮不明白她怎么说起这个,糊涂道:“知道啊,前一阵子我刚看完她那本《Marriage, A history》,很有意思,把婚姻的转变总结成从服从走向亲密,爱战胜了婚姻制度。”


“那《For Better, For Worse》怎么样?05年的论文吧,还蛮简短有趣的......”余秋秋开始聊一些性别和家庭研究的枯燥概念,步子越走越慢,终于跟周衍和许仪都拉开了距离,才压低声音说:“你别跟周衍走太近。”


“恩,我知道。怎么?”


“他跟许仪是发小,关系很亲密,但是许仪又总会帮他介绍女朋友,总之怪怪的。”余秋秋的目光扫过前面两个人的身影,“他好像对你有意思,许仪好像也知道。”


“放心吧,你几时见我瞎掺和过。”傅青淮也看了那两人一眼,“这种微妙而别扭的亲密关系,还真是值得研究的课题啊。前一阵子听到一个“正妻心态”,很有意思,背后有不少历史和社会因素...”


“去你的。”余秋秋轻轻拍了她一巴掌,“别什么都先想到课题行不行。”


Frenzo是高级餐厅,有自己的专属电梯。


周衍很绅士地伸手扶着电梯门,让女孩子们先进去,到了顶楼,又扶着门让她们先出去。


一身黑衣的经理早等在门口,路过开放式厨房的时候,英俊的意大利主厨认出了余秋秋,挥了挥手,微笑着说了一声:“Ciao!”


大厦顶楼的露台,视线开阔,夏季温暖的夜风吹过桌面,带动杯中烛火微微摇晃。


气氛浪漫而轻松。


大厨亲自来打了招呼,又问了几位有没有忌口,回了厨房准备晚餐。


经理取了今天的菜单来,让几人先看,又问要不要喝酒。


“青淮我记得你喜欢Moscato?”周衍问,“他们这里的酒单选得很好。”


“哦,回家还要看文献,不喝了。”傅青淮拒绝得异常干脆。

【happy Easter,我在外头玩儿呢 :)】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