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残障人士该怎么办呢 - NDIS

我近来换了一份新工作,几乎可以说是转行。从公共系统转到了私立机构,服务的对象从严重的精神问题转到相对来说的轻症患者,工作内容也从治疗方向转向了帮助病人链接合适的服务。

新的工作,叫做service coordinator,薪水没有什么大变化,不过不用坐班,压力也小一些。弹性工作制,三天在办公室,两天在家工作,配发一个工作手机和笔记本,还有一堆home office配件。

第一天下班,拿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盒子回家。我还没来得及激动,做IT业的许多年的先生说:“不值钱,都是样子货。小公司就是又穷又装逼。”

不得不说,竟然很有几分道理。

的确是个小公司,要不然也不会要我这个中途转行的人。

这个小公司的收入来源,是NDIS,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

这是一个联邦政府机构,主要的工作,就是给符合条件的残障人士批款,用以帮助他们重建生活。这些钱,除了交通费用会进入个人账户,其他的全部都直接付给具体提供服务的机构,比如护工,护士,心理医生和精神健康职业人士,还有理疗医师康复医师等等联合医疗职业人士,还有我,service coordinator,一个中间人。

这些残障人士,我的客户,被称为participants,NDIS项目参与者。这样的称呼,是把他们视为一个普通的个体,而残障,只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已。

一个个体,一个单纯而完整的人,是多面的,不该被身体或者精神上的残疾所代表。

我很喜欢这样的思路,也想看看医院之外的服务是什么样的,所以转了行。

当然,公立机构里令人窒息的官僚作风,也是原因之一。时间都用在毫无建树的事情上,真真需要帮助的人却得不到我们的关注。

周一中午,我会去见我的第一个客人,16岁的自闭症女孩。

她跟姥姥一起住,父母住在隔壁。

从手头的文件来看,她的父母也许有什么问题,所以早早就失去了她的抚养权。

这孩子有很严重的焦虑,恐慌和社交障碍,所以没法正常上学,只参与了特殊儿童教育项目。她很喜欢马,喜欢骑马,每周有一节骑马课程。我们会约在马术俱乐部那里见面,因为那是她比较放松的地方。

她的NDIS PLAN里面,这一年会有将近90000刀的费用来支付专门的护工陪她参与社会活动,上课,去见治疗师等等,另外有1200刀用来购买需要的设备,比如网课的电脑,ipad之类。45000刀支付治疗师的治疗费用和出具报告的费用。至于我的收费,这一年,会支付给我7000左右用以协调各种服务,出具进度报告,或是帮助她申请增加某一方向的费用。

整个计划的目标,是有一天,她能够独立生活。

残障人士,也是社会的一份子。而NDIS存在的目标,是让他们也能够有尊严的生活。

不过目前来看,我工作的第一步,还是先从传统的纸笔转向全面电子办公。

先把one note理清楚再说吧,😮‍💨

不知道下周的会面如何,如果有时间,一定再回来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