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

贪安稳就没有自由 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鲁迅

疫情間香港的登山活動

抵達山腰時,我向上望,差點大罵粗話。整段路徑都是人們在慢慢蠕動,不知情的可能以為舉辦甚麼山頭活動。看到這種大場面,本來行山的興致都已經灰飛煙滅。

疫情將近三年,被困的港人無處可去,相計把旅行的主意留在港地。

這幾年大家也辛苦了。持續沒有對外通關的情況下,港人把心思放在本地消費:踏足山頭,享受寧靜廣闊的草原,瞭望一望無際的海平面以及東昇西降的日出日落。行山或露營人士更向大家分享不少山頭野嶺或奇形怪石,再派福利於社交平台分享快樂。相信大家打開手機都見得不少,甚至自己也許幾次參與其中,被標籤。沒辦法,人需要探索,港人更甚。未知或者未接觸過的活動對人而言都是一種探索,這種探索的精神來自於對疫情下各種生活現狀的乏味。當然,包括限聚令等防疫條例和口罩令等都是使人們嚮往跑往山上,呼吸暫時屬於自己擁有的一片天,暫忘山下的妖獸都市。

本來閒適寧靜的山頭野嶺,面對一群在山下壓逼已久的登山人士。

閒來有行山的我,疫情期間本也有數次登山。但是當防疫措施越緊,山頭上的人就越多。本來可經大路到達的山頭沿路風景優美,縱使時而路乍路爛也不至於舉步難行。可悲的是,來登山的人士實在太多。情況就好像黑澤明的電影:百鬼夜行。絡繹不絕的登山人士三五成群,有不同年紀的大媽大叔打扮的花姿招展邊播音樂邊唱歌;不同領隊帶團形成一條紅色旗路的遊客群;露營點停運下一個個背著大背包登山的露營人士……一路上嘻笑怒罵,吱吱喳喳,人聲不絕。抽菸的做火車頭於你前面吞雲吐霧,喔不好意思後面也有另外一輛火車頭…..忽然發覺腳下踩到爛果皮;突然間孩子哭喊聲聲嘶力竭地襲來;帶狗的管不了吠叫;飲品樽罐已經堆放在路旁密密麻麻,更勿論內裡裝著甚麼紙巾廢物。大路尚且如此,小路也不遑多讓,面目全非。

當我想走快一點離開這部分烏煙瘴氣的山徑,面前的大媽大叔群用國語唇槍舌劍。男的忙著抽菸吐痰,草個不停;女的中氣十足個個斯琴高娃般唱曲論調,旁若無人更不用說讓讓路。那時我真的很想用大喇叭大大聲地當著他們面目前播放鄧麗君的漫步人生路。可是,我思前想後,那樣做好像贈慶多於提醒他們…….假如是香港人應該前奏大聲播起已經瞭解,歌詞更是攞景!

等我沿路博險行一段時間後先發覺,原來並不是只有這一段路徑被人們淹沒。而是整條山徑密密麻麻都是人!

抵達山腰時,我向上望,差點大罵粗話。整段路徑都是人們在慢慢蠕動,不知情的可能以為舉辦甚麼山頭活動。看到這種大場面,本來行山的興致都已經灰飛煙滅。坦白說,我能擔保此時的山徑絕對比疫情期間的尖沙嘴廣東道更加興旺。這也難怪部分山下村民或者原居民都覺得受滋擾。因為有人群聚集的地方就會有環境問題,衛生問題。當然,並不是每個山客都有將心比己的思維,再繼續這樣下去衝突在所難免。

豪華的登山與露營之旅。

相信疫情期間不少港人都是首次接觸行山或者露營活動。他們也從投入該活動當中學到了不少知識或技能,其中不乏一些裝備。而裝備也有平貴好差之分。大部分人選擇到大型戶外用品店購買所有裝備,此法方便平易,也有保障。有部分有要求的用家選擇網上訂購更舒適的自動吹氣床墊,更易使用的炊事工具,或者更輕便的戶外家具和營帳等。不論好壞,投入該活動的金錢都是付諸東去的流水,不復流。很多時這些裝備都只不過是用了一兩次,有些更沒有拆開過包裝便淪為家居垃圾。即使強行在家找到個地方擺放,不再使用或待其老化後再掉棄,那豈不是更加可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