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少貞

什麼都由好奇而起,什麼都慢過人,只懂寫字

由封城看到「潤」

在歐洲看見自由、悠然的中国旅客,即聯想受封城折磨的中国人。

上海解封,孰真孰假,仍有不同小區的人說仍未能自由外出走動。

自由。走動。外出。

上海不是第一個遭封掉的中国城市,但因是大陸最国際化的城市,經濟地位高,上海人的先進水平又屬国內數一數二,因此向外申訴的能力最強,引起的注視最大,遠至国外。武漢、西安等地不也是有慘不忍睹的情況嗎,引起的迴響卻少得多。

很奇怪,經過兩個多月宛如動物的生活,等待餵飼、跟機器死規條而動,放出來後,有些上海人竟讚嘆什麼都沒有改變,他們引以自豪的都會回復舊觀,最多只感嘆個人被偷走兩個月,然後欣喜地「報復性社交」、「報復性消費」。各類不被界定為肺炎疫症的病人、老弱,在封城期間失救、得不到及時醫治而死、餓壞的人,上海人忘了嗎? 問死傷者家屬吧。幼兒和父母遭硬生生分開隔離,夢魘過去了嗎?問他們吧。上海人打敗封城?是擁權者「審時度勢」的決定,而不是民間打敗封城,取得勝利。

今天的日子是句號嗎?可能只是頓號、省略號,或分號。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changle-06072022073523.html

手指縫間漏下的自由,不知有多久,趁機盡享,是可以明白的。

但,若感慨只停留於淺薄的浪漫描繪,一輪慶賀「重得自由」之後就曳然終結,沒事人一個接續兩個月前的生活,不聲不響,任由兩個月仿如不曾發生,驕傲的上海人,不外如是。

自由。外出。走動。

六月,意大利威尼斯聖馬可廣場,一群中国人各自揚起愛馬仕(Hermes)戰利品。他們可會大呼自己精明,及早潤了? 不然,他們不能在美麗季節,在歐洲自由走動,盡情購物(不管自用還是作其他用途),在收費高昂的餐廳休哉悠哉飲啤酒嘆茶。

在威尼斯聖馬可廣場看見悠然的中国旅客,即聯想受封城折磨的中国人,不無感慨。

年輕的中国旅客到處拍照,欣賞名勝,享用美食美酒,他們領悟自由的可貴嗎,有否感恩?不是白白得到的。

在外的中国人,不管是讀書、工作的「暫時潤」,還是「永久潤」,回看中国封城,有沒有任何反思?其他有封城的國家,不曾要國民慘烈犠牲。在不同國家見過潤走的人,很多仍只看大国宣傳。潤走的人,請勿活在謊言世界,對事實視而不見,拒絕相信,甚至加入散播謊言的行列。否則,如有任何後果,只能說咎由自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us-64poster-06072022103826.htm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