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讀.書香

讀書,寫字,手作,養毛也養人。

呂貝克的雙頭鷹

偶爾會看到一些人在討論「西方憑甚麼」,以漢薩同盟的歷史可以看到這個「憑甚麼」的原因。同樣是走河運海運的販鹽,十三世紀黑死病肆虐期就開始想著如何創造出更平等的機會,與更公正的交易,在憲章保護下,真正貨出得去人進得來,不用想著要如何賄賂官員與打點下手,不需繳一大筆錢最後什麼也不剩。在自由的環境與新事物的碰撞中,思想的火花便會產生,無論是文學哲學音樂,甚至數學天文學,都會有人受其影響,在歷史上留下痕跡。


生日時收到許多美好的禮物,當中一件相當特別,友人送我時,我眼睛都亮了。

那是一戰後的威瑪共和國時期的臨時票,當時認不得上面的德文,可是印刷精美,尤其上方的雙頭鷹。我記得波蘭的白鷹與德國的黑鷹,但是雙頭鷹?印象中有看過,卻想不起來。回來後看著這兩張票,我記得我看過這隻雙頭鷹,是在哪裡呢?


左思右想許久,是在托倫旁的馬爾堡,而當時維斯瓦河到波羅的海,以及波羅的海許多周邊城市,他們都隸屬一個重要組織──漢薩同盟。

漢薩同盟的標誌相當好認:雙頭鷹。

既隸屬國家,也隸屬同盟。重商利商的憲章,使漢薩同盟成為中世紀(14~16世紀)重要的商業發展組織,也為西方打下征服的基礎。


讀香料的歷史很難不去注意運送路線,而所有的商貿路線又與當地政治與戰爭相關,香料的歷史一部份有趣在於她的運送史,最早送鹽與胡椒的商販只要擁有一小袋,便能換到等值黃金,古羅馬中的鹽(Salt),也能拿來當薪水(Salary);丁香荳蔻從群島出發,抵達麻六甲時再裝上貨船,載運到威尼斯共和國,所有商人在這座水都聚集,懷揣黃金,心懷香料。這些船隻載送的不會只有香料,還會有鹽油布疋羊毛,如果沒有謹慎的法律與規範,以及保護,這些商船每過一個城市,便會被扒一層皮。


如今日一般,商販時最重要的成本往往出現在運輸,對中世紀而言,合法的關稅甚至比海盜更可怕。如果今天一艘船要經過十個港口,可能所有的商品成本裡,百分之八十要拿去付給各關口的守衛或領主,而商人真正能賺到的,真的就是蠅頭小利。過程中還必須面對可能死亡的風險。


十字軍出現,除了宗教意義外,商業意義也不可忽視。

條頓騎士團在波蘭-立陶宛聯合王國東方建立起條頓騎士團國,為了控制波羅的海、北海(及周邊河流內港的運輸),在以呂貝克、漢堡等城市為首的自由市帶領下,成立漢薩同盟,最輝煌時期有155個會員城市,分布於不同國家。從英國倫敦到德國呂貝克、波蘭格但斯克(以及下游維斯瓦河城市托倫、克拉科夫等)、拉脫維亞里加、俄羅斯……我曾在遼寧博物館看到一塊波羅的海的琥珀墜飾,也許便是經過漢薩同盟的海運路線,又走陸運而來。


在音卉老師的部落格中有提到過托倫薑餅的歷史(http://www.visit-polska.com/2014/08/blog-post_39.html),也得利於維斯瓦河的河運,托倫亦是漢薩同盟的一員,直到現在托倫旁的馬爾堡車站,仍繪著加入漢薩同盟的城市家徽。克拉科夫的紡織業發達,當時在那裏曾看到有帽子公會,猜測當時克拉科夫的毛織原料一定不缺,制帽業才能蓬勃。而這些都必須透過強大的運輸及各港口城市的聯合,才有可能運送到各地販售。


關於漢薩同盟:

35個影響歷史的關鍵大事

https://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60730

清楚簡單介紹了世界史上各個時期的大事,能令讀者快速勾勒出各時期世界面貌,相當好讀。


同時間補充:

熊與夜鶯三部曲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1951

除了是充滿俄羅斯風情的奇幻小說之外,故事中的戰役是改變俄羅斯之戰的頓河彼岸之役,1380年的庫里科沃之戰,莫斯科公國在此戰後逐漸團結,最後終於集合成現在所知的俄羅斯。看完這本小說又去啃了俄羅斯史,非常心滿意足的一本小說。


關於十字軍:

三獅盾牌(已經絕版,好希望有機會看她重出)

https://www.wrn.tw/content/story/16465


因為羅曼史才對十字軍有興趣……這本羅曼史簡直開啟我對西方歷史的所有大門,雖然是老書,但很有趣,而且非常好看,細節眾多(包括女主角女扮男裝後,用柳枝條做成小雞雞,還可以透過這個假小雞雞來尿尿!--只注意奇怪細節的我--),看完之後對獅子心王理查印象微妙到極點……雖然距離看這本書已經有二十年了,但想起來還是非常喜歡。


關於世界另一邊的商人:

胡雪巖(高陽版)

https://www.linkingbooks.com.tw/LNB/book/Book.aspx?ID=184592


在讀這段歷史時,非常有趣,某曾說過:「貨出得去,人進得來,xx發大財」,這樣說一方面完全正確,但另一方面卻又忽略的相當多的細節。看看有相同命運的中國鹽商與糧商。在歷史小說家高陽筆下的胡雪巖,打造自己商業帝國時第一件事,便是想辦法買通一個官王有齡,借助他打點上下,從而建立起自己龐大的商業帝國。上上下下的打點說穿了便是極大規模的貪汙,而這錢還不只經手的人得碰,就連最上頭的傢伙都得有一份,因此當李鴻章要去掉左宗棠時,射將先射馬,「排左必除胡」。沒了錢根養湘軍,左宗棠又恰好於此時病逝,從此淮軍取代湘軍,李鴻章此役大獲全勝。

鹽對人民極之重要,早在漢代便有《鹽鐵論》,而威尼斯人也老早知道這項道理,因此西元523年東羅馬帝國的使臣便留下這樣的評論:「儘管可能有些人對黃金需求量不大,但沒有人不需要食鹽」。

克拉科夫旁的維洛奇卡鹽礦,是否就是載運至克拉科夫,上船後販售呢?

在中國,鹽商與威尼斯商人一般可以發達致富,更別說再加上糧食與絲綢,胡雪巖的商業帝國極之龐大,簡直是現代企業的思考方式。雖然是小說,但高陽先生相當仔細地寫出當時經商需要的打點,那花費很是驚人之外,也會在想:同樣行商,歐洲為了利商能做到以憲章規範港口城市,創造出合作的商業同盟,以及許多新的階級,刺激產業。可是在中國歷史上看到的,經商卻只能富一小小搓人,其他被打壓的仍被打壓。


再說回那兩張臨時票,出自1921,一次世界大戰後,威瑪共和國時期。當時呂貝克還是自由市,希特勒尚未崛起,但當時因為敗仗,德國處在一片低迷中。

收到禮物時,其實我一開始並沒有認出這是呂貝克所使用的票券(嗚嗚我不會德文),但一想起雙頭鷹是漢薩同盟的徽章後,立刻就認出了呂貝克。包括票券背後的兩個重要地標:荷爾斯因泰門與呂貝克市政廳。

呂貝克對漢薩同盟來說有多重要呢?其實可以在一個細節中觀察到:漢薩同盟的憲章,很大程度上使用了呂貝克法,而呂貝克也是當時相當重要的港口城市,她的自由市身分甚至到了希特勒時期才被強制取消。


但漢薩同盟的衰微,也與她的強盛有關。

由於北海與波羅的海幾乎全為漢薩同盟所把持,加上漢薩同盟的商人到同盟港口享有特權,英國商人希望更多權力掌握於自身手中,在女王伊莉莎白一世支持下,漢薩同盟遭到驅逐,原本享有的特權,全數收回。驅逐之前伊莉莎白女王甚至還直接逮捕了與西班牙做生意的漢薩同盟商船六十艘。(絕對不要惹女王,真理。)

而丹麥那裡更是早在十四世紀末,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一世締結卡爾馬同盟後,便與漢薩同盟分道揚鑣,瑪格麗特一世甚至支持海盜搶劫漢薩同盟的商船。(絕對不要惹女王,真理x2。)


1490後,地理大發現與對香料的需求,直接催生出荷蘭商人的聯合──荷蘭東印度公司,他們離開波羅的海,奔赴更廣大的海洋,也找尋更多發財的機會。英國也不落人後,成立英國東印度公司,與荷蘭人競爭。

當然過程相當慘烈,也有許多悲劇。可是以商業的精神來看,漢薩同盟所創造出的利商氛圍與公正平等的環境,都有利於進步與商業發展。甚至在自由市之下,還誕生過許多思想家或文學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托瑪斯.曼,便是呂貝克人。


偶爾會看到一些人在討論「西方憑甚麼」,我一直覺得以漢薩同盟的歷史可以看到這個「憑甚麼」的原因。同樣是走河運海運的販鹽,十三世紀黑死病肆虐期就開始想著如何創造出更平等的機會,與更公正的交易,在憲章保護下,真正貨出得去人進得來,不用想著要如何賄賂官員與打點下手,不需繳一大筆錢最後什麼也不剩。

在自由的環境與新事物的碰撞中,思想的火花便會產生,無論是文學哲學音樂,甚至是數學天文學,都會有人受其影響,而在歷史上留下痕跡。


也因此,其實我不認同現在有個論調:文學與哲學是那些有錢有閒階級的玩意,現在窮逼苦逼的人哪有時間去研究這些。

說這些話的人,到底把狄更斯放在哪兒啊?


好的,這是一篇關於禮物的來龍去脈,感謝送我禮物的友人<(_ _)>

用一張格但斯克(但澤)的照片來覆蓋這一回合。


格但斯克也是漢薩同盟的一員,當地許多老房子建築相當豪華,當時在她們書店中有看到關於當地的歷史研究,好像是以前猶太商人居住並建造。可惜當時旅程剛開始,沒辦法買了到處跑QQ失之交臂,超級可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