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讀.書香
一讀.書香

讀書,寫字,手作,養毛也養人。

小說創作-蛇信,雞毛與蔻特

參加2023萬聖節,幻想生物博覽會賀文。[故事元素:墓園&田野][幻想生物:雞蛇]終於有機會來寫各種亂七八糟的幻想生物了。七千多字,寫得太開心了。

 

附魔術士守則第一條:

保護你的魔寵,因為魔寵將在你成為初階附魔術士的那天起,與你共享一個靈魂。

名詞解釋:

魔寵(N.):附魔術士的化身。

 

瓦梨牙

 

每一個附魔術士都知道,在他們進入附魔術的練習之前,必須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隻魔寵。

 

在首都旁一個小鎮,據說這裡曾是百年戰爭的戰場,如今已成荒原。不過還是有平整處,看得出是人為特別整理過。在那片草原上,來自王國各地的一群孩子們正忐忑不安,排成一列。

 

瓦梨牙老師身材嬌小,像個縮水的鴕鳥蛋。臉上看不到眼睛,也看不到嘴巴。因為她掛著一顆巨大無比的榴槤鼻,上面的粉刺根根分明,堅如磐石。她只要打個噴嚏,綠色的鼻涕就能淹死飛在她臉龐邊的十隻蒼蠅。據說她的鼻涕有腐蝕性。十年前被她指導過的學生們信誓旦旦發誓:同班同學曾有人因為沾到她的鼻涕,送進療癒室治療十天。她邁著那細碎又危險的步伐,仔細檢視著排成一列的每一個初級生,露出食人巨鳶吃人時的陰險目光。

 

「魔寵是附魔術士的──」與她的外貌完全不同,一開口的聲音極致甜美,簡直讓人雙腿發軟,心都酥了起來。

 

但沒有一個初級生敢鬆懈。

「朋友!」

 

「魔寵是附魔術士的──」

「情人!」

 

「一個合格的附魔術士如何對待她的魔寵?」

「最好的都留給她!」

 

「如果沒有好好照顧魔寵,這個附魔術士就是──」

「所有附魔術士的敵人!」

 

瓦梨牙仔細審視眼前每一個初級生,也審視著他們攜帶的魔寵寶寶:暗精靈?貓頭鷹?沒有新意。半身──半身人什麼時候也開始學附魔術?趕流行嗎?看樣子要讓他吃點苦頭。但魔寵鼴鼠?這個很有趣。給過。人類,枯燥又無趣的人類,魔寵是隻毫無新意的黑貓。無──聊。牛頭人?真讓人翻白眼。帶隻牛虻。昆蟲是最不適合做為魔寵的選擇,這種智商怎麼沒被當掉?西方精靈?魔力最高的種族來學附魔幹嘛?應該要好好虐待一下。魔寵……唔,金色的小翼龍。真是愛炫耀的種族,討厭死了。最後一個……這個是什麼東西?嗯……

 

「老師,老師,我在這裡。」

 

瓦梨牙順著聲音抬頭,當她看見出聲物的瞬間,再也無法按奈心中怒火。她隨隨便便的向這些小笨初級生揮個手,「今天我們早點下課!」說完,她向天空舉起魔杖,一隻閃亮的噴火巨龍便出現在操場上空──雖然體型與她的翅膀相比,實在巨大了一點。所有學生還來不及讚嘆,瓦梨牙已經跨上那條胖噴火龍,呼嘯往校長所在的高地去。

 

幸好她還沒看到那傢伙帶來的魔寵,看到了應該會更生氣。

 

 

「臭老頭!你今天最好給我說清楚!」

 

巫術學校的校長室位於骷顱高地中,並非甚麼稀奇事。但這座校長室施了隱身咒,讓所有來找校長的人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淒涼高地裡亂轉亂竄,那就有點沒道德了。但,她可是附魔術的最高術士,同時也附魔術老師,這點小詭計,可難不倒她。

 

她用腳跟踢踢胖龍,胖龍給她哀怨的一眼。「很痛嗎?對不起,但我真的很生氣!胖龍你把那老頭給我找出來!」

胖龍嘟起嘴,屬於龍的小黑眼睛裡泛滿淚水。那怎麼說來著?情緒勒索?可惡,連一隻噴火龍都會這招。「晚上回去給你加菜。」

胖龍無動於衷。

瓦梨牙嘆口氣。「最高級的蜘蛛排喔。」

依舊動都不動。

「你這老東西,我真的寵壞你了!」瓦梨牙搔搔自己滿頭藤蔓般的捲毛,清清嗓,端出她那遺傳自賽蓮母親的優美嗓音:「親愛的蹦蹦爵士三世,今天晚上不只加蜘蛛排,還有你最喜歡的蔓陀蘿果汁跟……雖然你真的不能再吃蛋糕了,但我還是烤一片蛋糕給你,好不──」

 

話還沒說完,胖龍已經深吸口氣,往一片枯萎成幽黑的森林噴出長長烈火,掃過左邊掃右邊,掃過前面掃──嘿!那片枯草引起的火堆裡,露出個綠色的屁股!瓦梨牙連忙制止胖龍吐火,衝過去一把拎起那隻白鬍白鬚的哥布林。

 

「哥.羅.校.長,我覺得我們有很多話該好好談談。」

 

哥羅頭上腳下的盯著眼前這位女士,眼看躲不過,只好滿臉堆笑,指指瓦梨牙身後的胖龍:「瓦梨牙老師,您要不要叫那隻東西往後退一點?」

瓦梨牙陰沉著臉,「蹦蹦爵士三世說牠今天想吃烤哥布林,美味,順口,又多汁。」

胖龍合作的伸出舌頭,往老哥布林校長臉上舔了一口。

 

「牠對哥布林的想像好像不太對啊。」老哥羅嚇得臉綠牙歪──但是一隻哥布林,本來就有綠臉與歪歪的獠牙,瓦梨牙心想:有一天一定要嚇他嚇到面無哥色才好。「這、這樣吧,瓦梨牙老師,我們坐下來聊聊最近人類政府的政策,如何?」

 

瓦梨牙手一鬆,哥羅身手輕巧翻個圈,在他頭著地之前,已經穩穩站在地面上──可惜沒摔死這老混蛋。「說。」

 

眼見脫離第一重危機,哥羅立刻退到胖龍攻擊範圍外。慢悠悠的龍根本不把他放眼裡,只是張開嘴,啊嗚一聲打個哈欠。「是這樣的,還記得人類政府正在推行多種觀嗎?」

 

「你不是因為這樣才能……『擔任』校長的嗎?」如果語言有實體,擔任那兩字一定在她嘴裡嚼個稀巴爛,成為吐在地上的渣渣。

 

哥羅清清嗓子。「瓦梨牙老師,您一定很久沒看通訊紙了吧?」

 

這幾年她都在邊防工作!哪有那個半身人時間看通訊紙!能夠睡覺就要偷笑了好嗎?「哥羅校長,你記得我回學校之前都在北方邊境守衛嗎?」

 

「附魔北方之星,我知道我知道,」哥羅滿臉堆笑,「但您知道,人類政府自從上任之後,就更動了政府任命期……」

 

「三百年。」對短命種來說,簡直是永遠。但對某些種族來說,剛好足夠成長而已──還不論心智成熟度。

 

「最近一任政府統領說,要……」

 

「多種融合,大地祥和。」瓦梨牙翻個白眼,就因為這樣她突然收到金烏的傳訊,從北方邊境趕了十五個日夜,累得胖龍都要噴火,才回到這首都旁的荒原裡,教一群……一群……想到自己那些初級生,她感覺體液都沸騰了。

 

「對對,瓦梨牙老師,你知道的嘛,就是有這一條,所以我們這第一所巫術學校決定收那些來自──」

 

「南方的半身人?」

 

「多可愛啊,」哥羅校長露出滿足的神情:「愛好和平與烹飪的種族,最好的廚師都出自半身人呢。」

 

廚師跟附魔師,拿蒼蠅比飛龍?「東方的牛頭人?」

 

「別小看牛頭人啊,皮粗肉多血厚的。百年戰爭那時,要沒牛頭人,我們王國可能就全軍覆沒了。」

 

對,但他們還得經過訓練。那什麼?人類叫那甚麼?訓牛人?瓦梨牙想到自己根本沒受過這訓練,要是班上那隻突然熱血奔騰,她只能飛離攻擊範圍。可是哥羅這傢伙,伶牙俐齒,她越說越無力。「那你知道我們在北方面對的就是暗精靈嗎?」

 

「我們要懷有仁愛的心,要包容,要體諒,要用愛來感化──」

 

瓦梨牙往哥羅的方向下巴一抬,胖龍立刻衝上前去,龍嘴雖然大,但仍能細膩瞄準哥羅的背毛,將他啣在口中,一會拋上一會拋下。惹得那隻哥布林一陣慘叫。

 

在慘叫中,瓦梨牙還是得問這個問題:「那,中央的巨魔呢?這個時代,連巨魔都需要學附魔了嗎?」

她依稀在那高高低低的哀號中聽得「混血」兩字。混血巨魔……天啊,現代的種族,玩真大啊。瓦梨牙忽然覺得自己在北方的那幾年,真的過得太舒適太自在了,這時代到底怎麼回事?而且她還要面對那群……真是一陣頭暈。

 

今天放假,讓胖龍玩一天哥布林吧。

 

 

艾理

 

他知道中央首都甚麼都有。從家裡出發時,外公已經不知道哭了幾回,從外公的啜泣裡,他依稀能拼湊出中央首都就是個恐怖世界。外婆則是冷靜地將交代他的家族魔寵金翼龍,如果小主人有一點差池,「你也別回來了。」把金翼嚇得躲進他的頭髮裡。爺爺奶奶則是語重心長,畢竟當年精靈統治時,這世界平和多了。可是人類政府現在推行的多種觀,雖然立意良善,卻也引來許多反對──尤其是精靈。畢竟在這個王國,哪一個種族能比得上西方精靈?

 

爸媽對他的離家倒是樂觀,只是他在登上長途騾車前,媽媽抱著他抱了許久,遲遲不肯放手。「艾德理安,如果不適應人類首都生活,隨時回來。媽隨時等你。」媽媽眼睛腫腫的,雖然笑著,但艾理知道媽媽一定偷哭了很久。

 

「我就說別讓孩子去中央首都讀那什麼鬼東西,要學附魔術,在精靈首都不行嗎?孩子的爸就是當年參與百年戰爭的守衛附魔師啊!咱們不能……那個甚麼來著,自學嗎?」爺爺氣得金髮倒豎,家族魔寵銀翼大翅鳥彷彿感知到爺爺的怒氣,巨大的翅膀呼一下張了開來。

 

「老頭子,看看場合行嗎!」奶奶喝斥一聲,銀翼鳥與爺爺立刻縮成一團。奶奶緩步走向艾理,身邊的銀月鹿一起跟著走上。「艾德理安,你是精靈的代表,莫丟了我們的臉。」他點點頭,見奶奶笑得那樣矜持高貴。「真是我的好孩子。」

 

「要不是人類當權,我們艾德理安也不用跑那麼遠。」外婆不滿意的看看騾車,「想當年我們進入中央都城,可是一整列的翼龍開道,我們從天而降。」

「媽,人類政府禁無照駕駛飛龍了……」

 

「呵,翼龍?我家可是銀鹿與銀狼。那天上飛的,有啥好得意?」奶奶嗤了一聲。

「婆婆,人類政府說這些野生動物會嚇人,進都城都得繫牽繩……」

 

外婆不甘示弱。「是嘛,四腳爬的東西,怎麼能跟我們天上飛的比呢?」

「妳這婆娘!蒼蠅也是天上飛的哦!」

「唷,瞧瞧,我家女兒嫁給妳家兒子,就抖起來了!四腳爬的!」

 

爸爸與外公連手將艾德理安隔開,「你奶奶與外婆其實感情很好。」外公蹲下身,他是個溫柔的男人,外表有著最精靈的纖細骨架與其美無比的金色長髮。「越吵感情越好,叫她們一天不吵架,她們受不了。」

「我知道,外公,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艾理一直喜歡外公,這名喜歡山與海,植物與星塵的老精靈,溫柔的連一朵花都不願意採,用幻影術將它完整記錄後帶給自己。外公伸出右手摸摸他的頭,左手翻一個腕,手中出現了一個錦袋。

 

「你媽一直要你寫信回來,我說你就用幻影術就好。這是幻影花粉,別省,多跟你媽聯絡。」外公將錦袋塞進他懷裡,「艾德理安長大囉,外公以後見不到了。」

 

艾理緊緊抱住外公,感覺老精靈身上濃厚的藥草氣息。這個習慣的味道,他以後就聞不到了。他把頭靠在外公頸窩,卻聽見外婆與奶奶還在吵,越吵越激烈:

 

「這幾年來,瞧瞧我家素若,委屈下嫁你們四腳爬的!」

「哎呀?委屈?那為什麼不說說你家血統?啊?艾德理安他現在要不是繼承你家那誰血統,他現在會──」

 

「媽!」艾德理安看見媽媽氣得一跺腳,「別在孩子面前吵這個行不行!」

奶奶與外婆頭一扭,發現艾德理安正望著自己,兩人連忙牽起手來,姊妹一樣的假裝沒事。

 

艾德理安感覺外公輕輕地顫抖,他抬頭看,外公又哭了。自從接到入學通知,外公便常哭。「中央都城很危險,要好好照顧自己啊,艾理。」

 

「外公也要照顧自己,等我放假回來,我們再去採幻影花。」

靠在外公的懷抱裡,艾理見到爸爸蹲下身,旁邊跟著的是爸爸的魔寵,那頭巨大的銀狼花月。爸爸不愛說話,所以都是花月傳達。『伸出手來,艾理。』

 

艾理乖順的伸出手,只見花月不知道在哪裡啣出一隻小毛球,穩穩放入他手心。『我知道你外婆給你準備了金翼,但……』爸爸沉吟一會,紅色的眼睛沉穩,卻也隱藏不住擔憂。『這是岩月,花月的曾孫,他雖然還小,可是他會保護你的。』

小毛球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嗷嗚一聲,張開了眼睛,瞅瞅眼前小主人。艾理將小毛球捧到眼前,一毛一人大眼瞪小眼的對看,忽然毛球張開嘴,往艾理鼻子上招呼一口。金翼立刻從他頭髮裡竄了出來,往毛球身上準備噴火。爸爸捉住金翼,又將它塞回小主人頭髮窩裡。而毛球露出牙與舌,一臉開心,屁股搖啊搖的。

 

「爸,牠咬我。」艾理捧著那隻毛球,不知該放手還是該抓起來打屁股。

『噯,那是它們月狼的血盟,』爸露出他的右手臂,上面印著好大一口牙印:『這是花月給我的血盟。』

艾理發現花月看著毛球的眼神,非常驕傲。但他摸摸自己劇痛的鼻子,「這血盟會留疤嗎?」

『盟誓嗎?畢竟是盟誓,一但咬進皮膚裡,就是一生一世。』爸爸端起他的臉,看了看他的鼻子,『不過咬在鼻子上……比較少見……嗯,不過我叔公是被咬在屁股上,相比之下鼻子好像好一點。』

 

於是現在,他來到中央都城,站在中央第一巫術學校的荒原裡,金翼窩在自己頭上,而一團毛球的岩月裝在口袋裡。

 

他真的知道都城甚麼都有。

但他沒有想到這個『甚麼都有』指的是身邊的同學。

艾理嚥了口唾沫。

 

他第一次看到據說愛好和平與廚藝的半身人,雖然這位半身人看起來隨時處在飢餓狀態;還有人類,感覺比精靈強壯,只是這位人類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暗精靈──他記得爸媽在通訊紙上面看過,這些時間,暗精靈不是還在北方作亂嗎?為什麼此時會有暗精靈呢?牛頭人……奶奶在這裡的話肯定要氣炸了,西方精靈居然紆尊降貴,與牛頭人站在一起。

 

不過會讓奶奶氣炸的事情可能是,艾理抬頭看看那個高大的身影,還有她頭頂上的雙角。

如果他沒認錯,這應該是在初級學堂老師提過的,那個,幾乎消失卻又野蠻至極的……

 

「我好餓喔~老師不會回來了吧?」半身人蹲下身子,哀號起來。「我的早午餐還沒吃耶,本來想說課間休息可以吃的。」

艾理摸摸自己的口袋,他早上出門前還抓了一塊火腿,等等分半身人吃一點好了。

 

「只知道吃的低劣種族。」暗精靈一個旋身,他的魔寵貓頭鷹忽然變得好大,穩穩承接住主人的雙腿。「那老傢伙剛剛說今天放假。只記得吃!哼!」

艾理覺得暗精靈的貓頭鷹也露出鄙夷的表情。

只見他兩一翻身,忽地一下飛到老遠。

 

「只會作亂的種族在驕傲甚麼。」人類搖搖頭,他的貓三蹦兩跳,翻上人類肩頭。

『主人,那種東西比布上我們人類喵~不要生氣,摸摸我喵~』

人類的眼光一一掃過幾個同學,艾理感覺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最久。不知道其他同學有沒有聽到,但艾理的的確確聽見那人類小小聲地說:「天啊,甚麼第一巫術學校,一群異種……」

 

「這個人類混小子,嘴真是有夠臭。」金翼從他頭髮窩裡悶哼:「喂,艾理小子,要不要我去噴火,把他燒得連骨頭都不剩?」艾理連忙抓住金翼,任那人類轉身離去。

 

還沒反應過來,艾理感覺到有甚麼東西在扯自己褲管,一低頭,是那名半身人。他圓潤的臉上有討喜的笑容,甚至他的鼴鼠,都帶著笑。「同學,你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吃個東西?」

 

「好、好啊。」這大概是他來到學校見到最溫暖的笑容了,艾理忽然有點想家。但他的思緒還沒來得及飄遠,突然大地一震!艾理連忙趴下,也順道拉半身人一起貼在地上。「地動!」

 

一陣巨大的煙塵揚起,伴隨好大一聲「哞哞哞哞哞──」,好一會,大地才又恢復平常的安靜。艾理沒經歷過這麼劇烈的震動,心有餘悸。他看看旁邊的半身人同學與他的鼴鼠,兩隻也嚇得不敢說話。

 

「……都城常常地動嗎?」艾理結結巴巴的問,試圖打破剛剛的恐懼。

沒想到回答他的聲音,由上傳來。

「不是啦,那是牛頭人在跑步,他說遠方有青草,他去吃飯了。」

 

艾理順著聲音來源往上看,再次嚥了口口水。「呃,嗨,妳好……巨、巨魔同學。」他真的希望巨魔像剛剛人類與暗精靈一樣自己離開,但他發現這隻巨魔看看從半身人口袋裡四散的蔬菜(好像有洋蔥,刺激的味道),忽然露出笑容。

 

「我有發酵醬!我跟你們一起吃好不好?」

「甚麼!發酵醬嗎?這個食材我聽說過,我想吃!」一聽到吃的,甚麼地動天搖,半身人立刻拋飛到天外宇宙去。他翻身起來,看到是巨魔也愣了愣。可是對食物的熱愛,馬上抵銷了恐懼。「我是阿蘇.雞腿!巨魔同學,我能看看妳的發酵醬嗎?」

只見巨魔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罐子──大小簡直是個甕了,「這是我奶奶做的,我們用了長豆黃豆還有魔鬼豆,都是一起去摘的喔。」

 

「好香喔,妳奶奶一定是好人。」半身人阿蘇用傾慕的眼神看著巨魔,若不是艾理知道半身人這種族對食物有無比的熱愛,他一定會以為阿蘇對巨魔一見鍾情了。「會好好對待食物的人都是好人。」

 

看著巨魔與半身人這麼開心,艾理有點扭捏,他總覺得自幼受過的家教與禮儀,都不允許自己杵在這裡,像個石像鬼似的旁觀。半身人根本沒讀到他的心情,一轉身就拉起艾理的手,「來!精靈同學,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好……」艾理掏出自己那塊火腿,引得半身人一陣墜入愛河般的凝視。

他坐在巨魔身邊,看半身人嫻熟無比的切菜準備,而巨魔也三兩下就堆好了巨大柴薪,只有他一個人坐在一旁,不知該做些甚麼好。見他們兩人要生火但找不到打火石,艾理便搓醒頭上那隻貪睡的噴火龍。

 

「金翼?我需要妳。」

小噴火龍一蹦三丈遠,睡得迷糊中看眼前一隻巨魔與一隻半身人,還以為是艾理受到攻擊。『甚麼混帳東西!想欺負我家艾理!看我的龍焰──』艾理連忙一把握住金翼的肚子,捏住她的嘴喙,將龍焰控制在小火,成功點燃堆好的柴薪。

 

巨魔望著他手上的金翼,嘖嘖稱奇。「我只在故事書上看過噴火龍說。」

我也只在故事書上看過巨魔說。艾理心想。

阿蘇對不能吃的東西都不感興趣,但噴火龍倒是讓他想了一下。「龍肉很硬,不好吃。」金翼嚇了一跳,立刻又躲回艾理的頭髮窩裡。

「阿蘇你吃過龍肉?」艾理忍不住好奇。

「我看過『奇獸料理傳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一見生命沒有危險,金翼立刻又跳了出來:『你們這兩個小屁兔崽子,別欺負我家主人啊!』

 

「原來噴火龍會說話耶。」巨魔女孩好奇的靠近金翼,又引得金翼往頭髮窩裡竄。

「魔寵都會說話,不是嗎?」

阿蘇一邊轉動火腿,一邊搖頭。「哪有,我的鼴鼴就不會。」他拿起洋蔥與蔬菜,火堆夠大,立刻手腳麻利的從隨身水袋中倒出水,煮起一鍋湯。

 

「我的雞蛇也不會。」巨魔打開口袋,小心翼翼拎出一個小小軟軟的小黃雞。但看仔細了,那隻小黃雞的尾端是條蛇,蛇信還一吐一吞,頗為嚇人。

 

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魔物,艾理眼睛瞪得好大。「原來這種生物也可以做魔寵啊……」

「因為在保護地裡,很難找到高等生物。」巨魔女孩笑了,有點抱歉似的:「奶奶跟我在墓園裡找了好久,最後才在一個新的墳墓裡發現了她的蛋。我孵了好久,才成功孵出來說。」

 

對了,艾理聽外公說過,巨魔原本不叫巨魔,它們原本叫做巨人。人類政府上任之後,第一件事將巨人改名,接著又將它們趕到荒僻的保護區去,好佔領巨人族們所擁有的肥沃土地。「我曾經有過巨人的朋友,它們是溫和的種族。可是當它們被驅趕到保護地後,為了生存,也不得不扭曲原本的個性……」艾理記得外公說著說著,眼裡又泛滿了淚。「孩子,不要太相信你學到的東西。」

 

忽然,他對巨魔女孩感到有點抱歉。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小的雞蛇,她吃什麼?」

巨魔女孩好像是意外他的友善,露出不可置信,卻又欣喜的笑容。「你喜歡她嗎?她叫乳乳,雞的這頭吃蟲,蛇的這頭吃腐肉。」

「可以反過來餵嗎?」

「我嘗試過,但反過來兩顆頭都會不吃飯耶。」

「那她要怎麼大便啊?」

「這是她的殖瀉腔,你看,」巨魔女孩的手雖然大,但動作卻意外輕柔。她將那隻小黃雞翻了過來,引來一陣抗議的咕咕叫與嘶嘶聲。「在這邊。」

 

艾理靠近巨魔女孩,意外她身上竟然也有草藥的香氣。而那隻小黃雞,其實也長得可愛,跟想像中的低等魔物完全不同。「真的耶,所以她們這裡同時可以大便跟生蛋。」

「對呀,」巨魔女孩整個笑開來,她為自己的魔寵感到驕傲。「等她再大一點,我也想找公的雞蛇跟她交配,這樣我就可以推廣雞蛇當魔寵……咦?你的鼻子怎麼了?」女孩的手指輕輕摸了摸艾理被岩月咬到的傷口。「痛不痛?」

 

他沒有躲開,反而覺得巨魔的手意外溫暖。「不會啦,只是留疤有點醜。」

只見巨魔女孩又從口袋裡東摸西翻,拿出幾片葉子與一罐藥膏。「這是我做的萬靈藥,你要不要擦一點?還有聖人的皮膚──」她揚了揚手中的葉子。

 

艾理乖順的讓巨魔幫自己上藥,意外發現:其實巨魔也沒有很高,不過高自己一個頭。藥草的香氣溫暖他,阿蘇烤的火腿香氣也瀰漫了整座荒原,巨魔女孩仔細看其實也滿可愛的……艾理忽然想到自己忘了做一件事,他伸出手,結結巴巴的:

 

「我是艾德理安.馮.艾米利亞,妳呢?」

巨魔笑了,他發現這女孩有一邊牙齒微微凸了出來,有點可愛。

「我叫蔻特.米所雅。」

「我是西方精靈。」

「我是中央巨魔。」

 

「喂!火腿烤好了,蔬菜湯也好了,快來吃!」阿蘇的叫聲喚回兩人的思緒,蔻特開心的站起身,往火堆走去。看著她的背影,艾理想:也許學校生活,應該……沒有他原本想像的,那麼難熬。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