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在巴黎的那場誤會|獅子是群居的

這是我坐在共和國廣場的咖啡館內寫下的一句話:「狼是孤獨的,獅子是群居的。」

你說,要為了我從一匹狼為獅子。

這是我坐在共和國廣場的咖啡館內寫下的一句話:「狼是孤獨的,獅子是群居的。」也不明白為什麼把這段無聊的對話紀錄下來,我們明明都是討厭人群的動物,從來不適合群居,甚至經常在不告知彼此的情況下搞失蹤,又任性在想起彼此的時候取得聯繫。

有些人會說這樣的關係很不負責任,不尊重這段感情,但我們沒有二心,只是不需要彼此。是渴望(je te veux)而不是需要(j'ai besoin de toi)。

這似乎是一種沒有合約的關係,誰也不想放棄,沒有理由放棄;我們同時也相信不會再對第二個人有相同的感受——當你有絕對的感受就知道那是唯一。很難喜歡一個人的外在又剛好靈魂契合,並且還要兩人都有著同質量的感情。

或許這本身就是一種契約。

又說,因為你知道自己不想我和別人在一起,但依然無法確定這是「愛」或是其他什麼?

我想到那個形容亞歷山大大帝「執著」的希臘文字(拉丁化寫法好像是p ó thos),是對於無法達成或不存在事情的渴望,你受盡折磨,渴望只會越加強烈;它也能形容對故人思念而產生的懺悔和痛苦。

或許是我們預知這感情永遠無法達成。

「若早知你會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強要我留下?」

「因為妳非走不可。」

「可是我走的時候就知道你會後悔,我也知道我會後悔⋯⋯」

「那妳為什麼走?」

「我以為我非走不可。」


獅子要經過訓練才能狩獵,母獅子要拿獵物給幼獅們練習,他們甚至要合力才能完成工作。

咖啡館的侍者送上第二杯咖啡時問我在筆記本上寫了什麼?我重複了「狼是孤獨的,獅子是群居的。」

侍者問:「為什麼要寫下這個?這不特別啊!」

「確實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紀錄下來。」

亞歷山大年輕的時候就擔心自己哪天征服了江山而不再有樂趣,他害怕疆土不夠大而自己太早完成,他在許多城市標示了自己的路線,將其改為「亞歷山卓城」,但原來世界比他以為的大得多。

已失去太多將領,無法再進行遠征,老朽、病殘的士兵們不跟進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4286

海明威|在巴黎的那場誤會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