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Chin

反意識形態/爾思出版共同創辦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來信指教:[email protected]

諜對諜:一場不良學徒與冒牌貨的假掰對決

從受訪者到採訪者的距離,只差一隻金牛
今天主編冒牌貨餐前酒,根據《巴黎評論》傳統,為尊重《後綴》主編下酒菜而不採用其名諱。

編按:Matters上有位博士說自己在寫作平台是寫健康的,還有一個佛系經營的粉絲專頁,但最近卻似乎很熱衷於挖礦、空投、各種虛擬貨幣玩法;他經常在文章中出賣自己、在LS上搞笑(?)——展現冷面笑匠的一面,卻又說自己的朋友是歷史人物張德彝,大概是一個人格分裂比Jeger和下酒菜更加嚴重的人……今天就揭開這位已不再矜持的旅遊史學家的神秘面紗!

前情提要

上週末Chin接受下酒菜的採訪,提到張德彝的《航海述奇》應該是華文中最早提到咖啡的紀錄,本以為賣弄的很剛好,沒想到引來蔡凱西的留言:「居然看到我朋友張德彝」!此時,Chin萌生了想扮演下酒菜的心思,想挖出此人更多假掰的言論,但知道蔡凱西正在進行歷史講座,只能默默地寫了「我想採訪你」,並期待獲得回應。


這約訪就在公開中敲定了。既然已被眾多看官注意到,兩隻勤力的金牛就在一夜間完成了採訪。


本次採訪在年後開工日,午夜的博士研究室。也不能說@蔡凱西 的研究室不像一位歷史學家,畢竟餐前酒從沒認識歷史博士,牆上掛著女神綾瀨遙的海報,桌上堆滿了各種迷樣書籍,那隻「狗子」就趴在腳前,但會打斷採訪進行的卻不是狗子,而是凱西肚子又餓了……好吧,在此置入一下Ubereat,可指定抵達校園內的任一大樓,讓受訪者能安心地接受採訪,是餐前酒的必要任務。

訪談過程還算順利,身為蔡凱西前十鐵粉,對於此人的脾性和作品已熟悉,以下直接進入訪談內容。

友善提醒:若你看不懂文內提起的人物及書籍,連假掰文青都稱不上。
假掰對決

Round 1

餐前酒:有讀過《後綴》前三篇訪談嗎?你覺得誰是可認證的「假掰文青」?
凱西:當然是創刊《後綴》的主編,假掰文青認證(蓋章)。
沒想到回答這麼爽朗,該不會是給我官方說法,誰也不得罪?


餐前酒:可問你《後綴》主編最假掰的理由?
凱西:因為他創辦了《後綴》阿。你不覺得從第一篇到今天「一片祥和」的那篇訪談,越來越發揮「假掰文青誌」的精神了嗎?
我以為這一篇是最不文青的


Round 2

餐前酒:讀你的文章,你似乎是個很愛出賣自己的人?對你而言,有哪一道防線是不能被攻破的?
凱西:其實我出賣自己,只是不想讓邀請我的單位面臨收視率低,或是辦演講虧錢,這樣。他們沒被看見的話,我就沒有外快可賺阿。至於那道不能被攻破的防線,就是衣服一定要穿好,我不適合走太露的路線。


餐前酒:既然你說到「其實我出賣自己,只是不想讓邀請我的單位面臨收視率低,或是辦演講虧錢」剛好我也想問:你難道沒有學者的矜持嗎?底下的聽眾知道你的糗事,不會很尷尬嗎?
凱西:​​「矜持」是甚麼?那能吃嗎?走出象牙塔,大家都是要生活啊!演講的時候適度揭露一點自己的糗事,不用太糗,聽眾才不會睡著。例如我就曾經講過,為了搜尋一張19世紀LV行李箱的老舊廣告,結果臉書一直推播LV的產品廣告給我。走江湖不能用學者那套啦!何況我也不是甚麼正經的學者,我是不正經的歷史學徒阿。
原來是一位很知道自己定位在哪的學者,此時一定要提起凱西即將於2月16日舉辦的講座,表示自己是位有做功課的採訪編輯。


Round 3

餐前酒:「衣服一定要穿好」例如穿小熊維尼人偶裝講《日旅與追櫻的百年軌跡》的講座嗎?
凱西:我很想穿耶!我有一年就穿著小熊維尼的T恤在狸小路晃來晃去,維尼的圖案有點大,逛街的時候蠻惹眼的。但是我想這個主辦單位應該沒有維尼的人偶。對了,主辦單位有說,配合他們的設備,PPT最好用4:3的尺寸,旁邊還會露出我的臉,如果套上維尼的頭,可能頭太大錄不進去喔!而且聽眾是來聽我演講,又不是聽維尼演講。
果然是金牛座的,已經具體想好主辦單位提供的裝備細節。
這套戲服要7500台幣,想必主辦單位不會準備。

Round 4

餐前酒:當你說「我朋友張德彝」,你的朋友都是歷史人物嗎?
沒有朋友的餐前酒和與歷史人物當朋友凱西,誰比較淒涼?
凱西:糟糕!被你發現惹。我的朋友好像活人的比率遠低於死人。這好像是不良歷史學徒的宿命(攤手)。


餐前酒:這些歷史人物的朋友偶爾會出現在你夢中或想像中嗎?
看到這問題,知道餐前酒即將認輸⋯⋯忘了置入一點佛洛伊德的解析。
凱西:朋友還是要保持點距離,距離造成美感。他們只要在我讀史料跟讓愛發電寫文的時候出現就好。夢中跟想像中還要出現,即使是偶爾,這樣我也會受不了。你的問題讓我想起、記者曾經訪問米倉涼子跟內田有紀,米倉表示他們兩人在「外科醫大門未知子」系列日劇所建立起來的情誼,叫做「剛好的距離感所構築的信賴關係」。
不錯,這題有假掰起來,再來讓凱西賣弄一些歷史知識。
餐前酒:如果小袁和張德彝出書找你寫序,你要寫誰的?怎麼寫?
凱西:小袁跟張德彝要找我寫序?你想太多了。小袁有他阿公袁枚當門神,連一輩子出國一趟,報紙上都有人投詩作為他送別跟接風,他那本《談瀛錄》的序,就有好幾篇了。至於張德彝,那本《航海述奇》,還沒看到正文,先看到一狗票封疆大吏跟朋友的序言,怎麼可能輪到我寫呢?而且讀者一直看序,一直進不了正文,難道不會想把書撕了嗎?最近我在讀《真理的史詩》,就直接略過序言了。


Final Round

餐前酒:那偷偷問一下,選一個人跟你一起去孤島:「騙你文章出書的學者」和「八卦的家族成員」?如果太血腥可以拒答喔!
好奇這些是何種角色的讀者請多多閱讀凱西的文章。
凱西:糟糕這很難選耶。任選一方跟我去孤島,都會讓我血壓很低。如果要選的話,把傷害降到最低,那勉強選八卦的家族成員好了。既然是孤島,他找不到別人八卦,想對我說教,又會一直被我嗆,只能乖乖閉嘴,然後抑鬱而終,應該是比較合適的人選吧。然後整個孤島就歸我了嘿嘿嘿!
再次讚賞,果然是務實的金牛!


Extra Round

胡鬧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突然就進行到最後一個、不得不問又能盡量抓住機會假掰的問題。

餐前酒:你最喜歡的後綴詞是什麼?原因?(回答什麼語言的都可以)
蔡凱西:雖然我大學有修過語言學概論,畢竟事隔多年,一下要講喜歡甚麼後綴詞,說不上來耶。如果硬要扯,以前在準備資格考的時候,讀過一本很硬的書,討論近世日本思想如何走向「去中心化」與「再中心化」的過程,就算不看這種硬到不行的書,生活周遭也充斥各種「化」的後綴,中日文的「化」、英文是「lize」。馬特市是個去中心化的寫作平台,我們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挖礦,DAO意味著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每說三句話,都不離「化」,所以,就決定是你啦!


餐前酒:感謝凱西接受冒牌貨餐前酒的採訪,要再叫鹹酥雞嗎?


後記:根據餐前酒統計,蔡凱西所有文字中使用最多的前三個關鍵字(不分排名)是:寫健康、不良學徒、$$。並感謝Jeger授權讓我們使用《後綴》的概念。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0300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