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https://travelwithbook.com/

母親這角色與我無緣

 (編輯過)
我是有意識的不成為一名母親。

我是有意識的不成為一名母親。

大概在我二十歲時,就認知到自己無法承擔起這樣的角色,我沒有能力扮演好一個「母親」,連自己的生活都無法擺平又如何去照料好另一個比我幼小的生命?

會有這樣的疑惑也可能是我高估了「母親」一職,總是有人跟我說毋須想這麼多,身為女人天生就有母性(母親愛護子女的本能),現在也有很多專家可以幫忙,況且還有許多年紀輕輕根本沒準備好就懷孕生子的女孩,她們一樣能將孩子帶大,我一個正常成年人怎麼就做不到呢?

也許是吧?假使我生了一個孩子,自然就會愛他,但我總是無法憑空想像自己有可能會愛另一個人超越愛自己——雖然沒人規定母親會愛孩子甚於自己,但要是不特別愛一個人,又如何為了他而改變自己的生活需求——旅行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若是有了孩子大概無法太隨心所欲。

但我這樣說或許會惹毛女權主義者,生孩子不是要為他犧牲也不是要放棄自己的夢想?應該要怎麼做才算是承擔起母親的責任,關於這點也只有我不存在的孩子能給我答案。

生了孩子,意味著我的感情一定要很穩定,這點也是我無法保證的。

如果我生了一個孩子,告訴他:「我是為你好」,我又為何把他交給這個根本不可愛的世界?身為有宗教信仰的人,可能又會說:「你的誕生不是我決定的,是神要賜予你生命」⋯⋯假使我是個母親,又如何合理化孩子出現在我家的這件事?

我曾想過領養孩子。如此一來,他的存在就不是我能決定的,我至少能提供客觀上更加優渥的生活方式,可是要是我天生無法太投入自己的感情,孩子以為是因為沒有血緣關係才如此冷淡而傷害到他就不好了。

可能是我天生多慮和一點點完美主義的個性,我還會想像孩子出生後無法給予他「最好」的生活、教育和愛⋯⋯他會不會埋怨我?如果我不能帶給他好的教養和價值觀,他會不會危害社會?因此成為一個罪人,不如還是享受膝下無子的樂趣。

總之,我一想到「生小孩」就會產生無數個問號,這大概要結婚一樣,是一個無法想太多的事情,清醒了就無法下定決心擁有小孩。因此,我一直很敬佩願意養育孩子的女性和男性,想起來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冒險了吧!

但話說回來,外婆和母親都不是他們各自年代的典型母親。外婆生了孩子後也不是很會做家事,還可以到當時流行的溜冰場溜冰,小孩則由保姆看顧;而母親一直秉持著有了孩子也要追求自我夢想的精神,她曾將年幼的我們留在台北幾個月,獨自到山上閉關寫作。

而我會因此和母親疏遠嗎?完全不會,小時候反而很自豪於自己的媽媽和別人不一樣,也珍惜當時週末與母親一起玩樂的機會,到現在我們也像朋友一樣可以討論亨利米勒說的「淫穢與色情的差別」。

在談論這話題時,我想到1929年出生的義大利第一女記者法拉奇傳記中的插曲,她的年代只能選擇當一個母親或是記者,但在年老時(2000年後)遇到的新聞實習生意外懷孕,絲毫沒有考慮到母親與事業的不相容性,在這年代的理想母親就應該是如此吧?

(不知寫在哪的結論)我認為母親與孩子間的關係不應該是互相虧欠或犧牲,也沒有文章寫得如此悲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13233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