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https://travelwithbook.com/

雜談|關於寫作的奇幻一週

 (編輯過)
淺談我剛看的《靈魂寫作》、自由的寫作和小炫耀

上週身體出了狀況之後,突然想著開始做些改變,具體不知道是什麼改變,可能是心靈上的改造、培養新習慣或者嘗試讓自己更健康。其實我會因為壓力產生病痛也不奇怪,我一直是容易焦慮的人,最近又有這麼多煩心的事。

靈魂寫作

本來對於靈魂探索、修行之類的事情幾乎不感興趣(即使我有信仰),前天睡前想到淡淡晴空和金梨之前分享幾個親身經歷覺得很神奇,問到晴空說的那本書是《靈魂寫作》,當下就買了電子書,那時已經超過午夜了。

也不是很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概就是宇宙知道你擔心哪些事而給了解答?

在睡前讀了一下,寫推薦序的作家提到他起初被要求寫推薦序時抗拒的,但只在飛機上閱讀了幾頁後就決定要為此寫序——原因是他當時正卡在自己家族故事的書寫上一陣子,開始讀《靈魂寫作》的頭幾頁就突然知道書寫的方向了。

作者本人在書中有提到靈魂寫作的那套「寫作治療」方式是他自己獨創的,他曾經有找禪師做靈修,而對方卻反問他,有寫作為什麼還要靈修?只要把寫作做到極致就好了。靈魂寫作與任何宗教信仰是無關的,估計,認識我的人應該會覺得我肯定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我也從沒想到自己會閱讀任何一本被歸納在心靈、靈性的書籍。

或許這真的是一個奇幻的體驗,我主觀上並沒有覺得有特別需要被拯救或改變的點,只是空泛地認為「身體出了那點問題需要來改造一下」於是在很巧妙的時間點看了這本書、除了出版社要我寫心得,我從來不會看推薦序,而這幾乎是我第一次認真的讀了序,提到的寫作例子竟完全和我最近卡住的非虛構故事書寫是一樣的。

這就是宇宙冥冥之中引領方向的一個例子吧? 雖然目前還沒能找到解套的方式。

順帶一提,雖然我以前對靈魂寫作完全沒有概念,但書中提到的一些作法也奇妙的和我的寫作習慣是一樣的。例如,我有隨身攜帶的本子,會把通訊設備留在家中帶著本子到外面寫作,出國時我特別喜歡帶著台幣500元的當地幣值且刻意不帶信用卡(因為這樣就只能老實的在咖啡廳寫作,無法跑去吃大餐或逛街)到各地的咖啡館或是某個廣場就開始寫下我的感受,有時則是事後寫下,被我稱為「印象派」的寫作。

自由的寫作

符合雜談一如繼往的調性,再加入一段。

昨天閒聊時想到一段往事。我曾經在中國的新媒體擔任主編的工作,除了部分寫手外,編輯部都是中國人,該媒體的目標族群當然也是中國人。在我入職後第一次會議中,編輯們即問我guideline在哪?當時我沒想到可能說的是政府規定等等的界線——事後與法令相關的界限都由另一位中國同事審查。

大概太缺乏經驗,就說:「我們就自由的寫吧!」

事後回想,他們只是禮貌的沒讓我難堪,現在問我,似乎不知道自由是什麼了,假設我又身處相同的位置上。

或許只能在我個人網站上自由的寫?

連續幾個月都收到google search console寄來的信要我炫耀自己的網站搜尋成果,28天達到900次點擊,個人認為這樣的成績對於認真操作的部落客而言是不值一提的,但是以我的個人網站為例,並不是架在寫作平台上,也沒有透過社群媒體的分享,完全是靠著內容行銷達到的效果,完全可以說是佛系的經營,只是在上面更自由的寫。

剛好很愛吐槽美劇而那些文章的搜尋效果相對高,這也是無心插柳的結果。還有,卡繆《快樂的死》也有不少人搜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13233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週末雜談|帶瓶威士忌給你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