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https://travelwithbook.com/

夢|亞瑟王時代的弓箭手

 (編輯過)
我用弓箭射死了父母

那是一片灰濛濛到處都是廢墟的森林裡,這樣說或許有點矛盾,那場景給我的感覺是既塵土飛揚又有著一顆諾大的樹,還有被戰爭摧毀的古建築。

在視力範圍所及的人都是亞瑟王時代的穿著,但我不覺得奇怪。拿著弓箭要拯救一個左右手臂各被一個壯漢卡住,站在樹下的女孩,不確定那女孩身上有沒有特殊的地方,但在我看到她的那刻感覺到她智力不足。

應該是接受到指示要拯救這女孩, 直到看到她才知道她是我妹妹,但不論是夢裡或現實從來沒看過她。

此時我正躲在樹叢中要用弓箭「遠射」一對中年夫妻(夢裡的想法是:原來我的敵人是父母),射死他們下一個目標就是那兩個壯漢,但那兩人看到中年夫妻被射死,就落荒而逃,我也醒了。

不知道「我」是男生或是女生。



先說前提,我不相信前世今生,對於不列顛的歷史和傳說不甚理解。

這個夢境只是個短短的畫面,沒有任何對話卻有「內心的想法」。那女孩、那對中年夫妻和壯漢都不是現實中看過的人,每個人的輪廓都不明顯只能確定不是黃種人,但看到女孩時心裡想的是:「原來我妹妹智力不足」而她就只是一個穿著洋裝披頭散髮的普通女孩,不知道為什麼會聯想到智力不足。

類似這種衣服


看到那對中年夫妻才知道原來我要對抗的人是父母,此前也沒看過這兩人的臉卻直接認為是「父母」。

在夢裡還有一個奇妙想法:「我妹智力有問題,所以父母要犧牲她,那很抱歉我必須殺了父母。」整件事最讓我無法理解的是驚醒後的念頭就是「我怎麼會夢見亞瑟王的場景?」(這是醒後後腦海中首先出現的句子,於是半夜立即傳訊息給我姊,告訴她我做了一個很詭異的亞瑟王時期的夢,把前面的場景敘述一遍,然後又睡著了。

大概是半夜先傳訊息給她才會記得夢境。我一直有這習慣,不是馬上傳訊息就是記在手機記事本,但真正不解的是我對那時期的電影、戲劇或是遊戲完全沒興趣,也從沒人跟我說過這種床頭故事,很難想像我腦海中會有這種畫面。

不然我剛好在@新性感雜誌 發佈了Déjà vu——口述故事的影響,總是有可能因為聽了別人的敘述勾勒出來一個畫面。

在我清醒時應該早就忘了「亞瑟王時期」的穿著是如何,更不可能隨即想到他們可能拿著弓箭還有那些灰濛濛的場景,沒印象看過那些電影不會被這形象洗腦吧?(當然小時候是有看過純文字的敘述),所以第一時間腦海中出現「亞瑟王」這三個字——是我一個不相信前世今生的人無法理解的。

白天起來才用google搜尋圖片確定我夢裡看到的畫面是照片中的這風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1323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夢境,在巴黎

奇怪的夢

Billie Jean |一個怪夢,一個怪名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