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患病筆記|此時已沒有肯定句

不得不承認《患病筆記》是我寫的最不自在的一個系列,是患病後真實的感受,想要真確的記錄下來,其中一定會有負面的、悲傷的、可憐的情緒,而我也清楚有些人不喜歡重複的主題創作,以前的我會認為這些過於隱私,現在的我則發現與人分享的過程也是一種療傷,就逕自地寫了下來。

寫下自己的心情筆記是最自由的,沒有人能說我的心情是錯的。

在交友上我會主動避開從來不表現負面情緒的人,更害怕只會說勵志語言的人。總認為每個真實活過的靈魂都會有七情六慾,因著不同的思想而可愛或可恨,生病後每個人的表達一定也是不同的,最近幾次到醫院會偷偷觀察其他人的狀況,試圖找出幾種不同的「風格」。

記得以前聽說誰得了什麼癌症的第幾期,我都認為那個數字並不重要,或許是生性悲觀的緣故,總覺得癌症還會擴散。小時候聽過許多人都是「這邊」好了,「那邊」又復發,甚至大學時認識的一個妹妹五年前因乳癌離世,也不過25歲⋯⋯我無法想像當一個虛弱的病人好不容易集中精神(或者不得不)接受治療,並抱有期待好好生活,幾年後又得知自己的癌細胞擴散是有多令人沮喪,畢竟起初的樂觀可能是一種盲目,很難再次產生。

所以,許多人才會在患病後尋求信仰吧?

此時已沒有肯定句。

醫生為了保護自己或讓病人失望沒辦法將事情說的肯定。在手術前簽的同意書提到了手術的風險,還有麻醉同意書更是鉅細靡遺的描述各種可能,數據說有百分之一的病人會產生不可預期的意外,如中風、心肌梗塞甚至死亡,而我就在心裡想著這醫院一天開幾台全身麻醉?那不會是兩三天就有一人吧?(實際上的數據並非如此)

我知道醫生無法很明確的說要採用何種治療方式,他只能建議某一種方式「大概」不會復發、吃哪一種自費藥效果「應該」比較好——這是一個很難的工作,他必須同時讓我保持樂觀接受治療又不能給予百分之百的承諾。

今天去醫院回診主要是為了拿診斷書和病理報告,醫生又順道安排了放射科和腫瘤科的預約,以確認治療中時程及方法,但終究沒有一個醫生能夠使用肯定句來回應我!

「對,治療後就不會復發!」

「沒錯,吃xx藥就能達到效果!」

好吧,我確實是需要信仰的,因為這一切沒有肯定答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9254
CC BY-NC-ND 2.0

患病筆記|如果失去女性的象徵?

患病筆記|我並不樂觀也不勇敢

患病筆記|我今天又少活了幾小時?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