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患病筆記|新皮囊

好久沒寫患病筆記是因為已經習慣了這種新生活

昨天在家拿到網購平價的衣服,款式是不錯而質料當然很一般,我就跟媽媽說:「打個賭,穿這種衣服只要夠有自信,就算懂料子的專家也會說質料好!」於是,我穿著其中一件風衣走到外婆面前讓她評鑑——外婆的母親出自大稻埕的布莊,她本人也是學服裝設計、很懂面料的人——外婆看了一眼,滿意的說:「很好看,質料也不錯!」

前面說這例子只是想說明一個人夠理直氣壯,就連專家也不會質疑。

大家對我太寬容了,《皮曩》發布後沒人糾正我用錯字而且還是在小說的篇名上,可能是這兩個字寫起來很像也或許是大家相信我不會打錯字?這篇小說是五年前完成的,當時我發現與一本暢銷書同名就改成了《無名》,這次發布才以「皮曩」兩字命名,「曩」這字是個錯字但當時選此字也是有點意義的,這短篇也是寓言。「曩」唸作三聲,是有「舊時、從前」之意。

直至細心的 @由羽禾 在Liker social上提到我寫的是「曩」這字,我也才想起此事。

最近也是在適應自己的新皮囊,我每天固定時間要到醫院報到做放療,到今天已經過了一半了,差不多習慣的時候也將要結束了,之後就只剩下定期的追蹤。前天想到自己可以每天同一時間準時抵達醫院,進行十幾分鐘的療程再自己回家,那之後似乎可以嘗試會員制的健身房了。

放療是固定排程,每天遇到的其他病人差不多都是相同的。排在我前面的老先生住在桃園,他騎一小時的摩托車來做十分鐘的治療,而我沒和後面的老太太聊過天,她不用換上病人服,這讓我有些好奇她的治療部位,每次我從放療室出來都會與她打個招呼才離開。另外,在第一天遇到一位綁著頭巾依然很漂亮的小姐,親切的告訴我病人服要丟棄在哪,讓我印象深刻。也許那天剛好是她最後一次治療,之後就沒遇到了。

現在習慣的這個新皮囊不只是生病的外觀還有此種生活狀態。不確定有沒有變醜,但認知上覺得自己變形了,那也是由於生病只好暫時拋棄以前的衣著——穿著一個月前還當成睡衣的休閒服出門——我以前總是很害怕心態上變得邋遢,允許自己變成一個隨便的人,有時候一懶散就回不去了,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催眠自己靈魂比較重要。

前天不經意看到一個視頻在說加拿大華人圈一個奇耙的刑事案件,兩個大媽從中國的網上論壇吵到移民後十幾年繼續吵,其中一人生活比較順遂,另一個人則試圖揭露她,兩人互相誹謗對方,她們皆認為自己的名譽受到損害而告到法庭上,在此之前吵了十五年,彼此並沒見過面,首次在法庭相遇其中一人拿出暗藏的魚刀刺向對方。原先的口水戰竟然升級到殺人未遂⋯⋯說奇耙是她們在論壇上的互相攻擊並沒有引起別人太大關注,但在她們主觀上卻認為自己受到了很嚴重的名譽毀損。拿魚刀刺向對方的大媽即是一開始先看對方不順眼在網上發出攻擊的人,外人真的很難想像到底為何對陌生人有如此深仇大恨?

人活在世上就是披著各式各樣皮囊,皮囊總是沒靈魂重要,能遇到擁有美麗靈魂的人太少了,但說這種話又未免太傲慢,問題是我如何相信自己能找出純淨的靈魂?但若說我不在意皮囊給人留下的印象也太矯情,不在意的人無需將自己的文字寫下來。

The Aspiration of a Soul While Listening to Music Henry John Stock (English, 1853-1930)



Travel with book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3288

短篇|皮曩

【文生書評】短篇|皮曩---同與不同

Loading...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