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讀完最後一本盜版書

(edited)
我發誓⋯⋯這是一篇雜文

在我2018年舊文〈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盜版書〉中有提到無意中讀盜版的背景,或許不少人有耳聞當初馬奎斯經紀人對台灣出版社開出的版權授權遭到砍半,之後即成為黑名單⋯⋯過去有各種理由導致部分讀者不得不閱讀盜版書,到現在依然有很多知名作家(特別是文學類)在台灣並沒有正版授權,我們迫於無奈只得繼續閱讀盜版。

另外,我相信很多人其實沒有意識到自己讀的是盜版,有的還是在網路平台花錢購買的。「過」了好幾天才寫,這篇文章不是在蹭熱度——關於盜版或出版的文章以前已經寫過了——但我有些慶幸在成立出版社後的時機點Z-library被封,要經營出版社也不能一邊懇求大家購買正版書籍,又一邊閱讀來路不明的資源吧?

雖然能預測當Z-lib被封之後,這類的資源網站不可能完全消失,但就是個人無法再冠冕堂皇的閱讀盜版,也不會再意外的發現有哪些資源可以找到那些台灣絕版、從沒引進或昂貴的外文書,其實也不是如此的求知若渴就不要欺騙自己了吧!?(修正:避免誤會,這裡是自嘲口氣)

在Z-lib被封的前幾天我最後下載的書籍是埃萊娜·費蘭特的《成年人的謊言》跟 Annie Ernaux的《The Years》,這兩本書確實是沒有繁中版本。

花了兩天讀完短短的《成年人的謊言》,起初並不覺得特別好看,反而有些沉悶,人物的設定依然和《那不勒斯故事》雷同,故事發生在九零年代的拿波里、主角也是青少女,差別是出生在中產階級的女孩。故事中的配角來自工業區的姑姑有《那不勒斯故事》莉拉的影子,出生藍領階級家庭卻奮發圖強、在中學教書且外貌具有魅力但實際上有些務實又卑鄙的父親,也有尼諾的影子。

原本家庭幸福美滿的女主角在發現父母秘密後失去童年,生活開始變得混亂的設定又讓我覺得過於理所當然⋯⋯一開始我是想棄看這本書,但後來想到她就是我的最後一本盜版書,還是厚臉皮的讀完了。不論Z-lib有沒有被封,成為「出版業的從業人員」後都不應該以任何形式助長盜版行為,所以我承認這時機點對我而言是很好的,也省去自我約束的能力。(修正:避免誤會,這裡是自嘲口氣)

另外,很慶幸當我搜尋《成年人的謊言》相關評論時發現Netflix已經有影集但這並沒有看到盜版的,雖然可能只是暫時性的吧?


《成年人的謊言》義大利版封面

最後,我要簡略說關於這本書的感想(畢竟讀了非正版,不是很正當的分享)。一開始很難讀進去,是怪罪作者有點懶散,故事人物設定和之前著作重複性很高,不過她就是敘述自己熟悉的拿波里,很容易帶入現實中認識的人物,好像也說得過去⋯⋯再讀下去發現書中的意識是有趣的,上一代人之間的謊言和秘密在一個手環的擁有者間更迭,有的人垂涎手環但得到的人卻有著無形的壓力想甩出去。

其中敘述信仰的部分也引發我寫了這篇文。女主角、父親和姑姑間的相似又害怕戳破真相,從小崇拜的父親又是否如姑姑說的卑劣不顧原生家庭,或者那也只是人性?姑姑唯一有過的戀愛關係是已婚男的小三卻將其敘述為一段純粹的愛情——而那種追求愛情而忽略一切的價值觀在《那不勒斯的故事》中已經出現過了。

讀這故事的時候我一直想著又是那種很制式化的善與惡的分界,到底是堅持傳統天主教信仰卻當人小三、到對方死後還守寡的姑姑比較「善」還是知識份子的無神論者父親,和同一個女人婚前出軌到婚後15年更為忠貞?在女主角十五歲時要衡量這種價值也太殘酷了。

人物關係也很巧妙,從小和女孩最要好的朋友是一對姐妹,她們也是父親出軌對象的女兒,之後和女孩建立信任關係的二十歲女人是姑姑出軌對象的女兒,也等同是姑姑的繼女角色。雖然已是成年人但對方很相信女孩的各種意見,卻不知道女孩也愛著她在米蘭大學教書的二十五歲男友,這樣算是一種背叛嗎?

故事最後是女孩急著失去童貞,隨便找了一個男孩發生關係,而她心裡想要守護的愛情是和米蘭大學教授的,但我覺得按照作者在《那不勒斯故事》的套路,很可能多年後他們會再相遇,假設故事繼續進行就會超越柏拉圖的關係。

(避免斷章取義,結論:看盜版書不可取,文中沒有要合理化X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週末雜談|我在文學中看到的信仰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盜版書

《巴黎夢想家》:那是在出版自由的時代

2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