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Chin

反意識形態/爾思出版共同創辦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來信指教:[email protected]

謝謝實體書店的堅持

(edited)
曾受惠於此,對政大書城的感謝
這是一篇很臨時起意的隨想,一陣子沒有時間發文章,看到出版文化界的動態又有些忍不住想參與討論,可是又不能像以前一樣純粹以一個局外人的角度看事情。

我不記得在哪一篇文章說到我個人有大半哲學書籍都是在當時公館的書店大折扣時買的,@野人 先生還說自己讀大學時怎麼沒遇到這種好事?那間書店就是公館的政大書城(是不是又暴露年紀,從十七歲開始到大學,一週有兩次上法文課,下課就會去那邊逛逛(其實是走了一大段路,就為了去找書),我一直對書價很無感,經常一袋袋的把書扛回家。

大概是政大書城的書真的很實在,因此受惠許多。

昨天看到政大書局八月底要收的新聞,不想矯情地說實體書店是時代的眼淚、大家不願意到書店買書⋯⋯因為當政大書城離開台北時,我已經體會過一次衝擊也心碎過一次了,但我也可以說是既得利益者,收店前聽到風聲,我準備了幾天搬了好多書,當時很多人都是一箱箱的買,而在那不久之前,在台北民生社區的老家附近也停了兩間誠品書店。

這都不是新鮮事了,是我讀大學時就發生的。不論連鎖書店的規模大小都已受到影響,當時民生東路四段上還剩下一間金石堂,主要以賣文具和商管書為主。

不想誇張的說,因為有了政大書城,我才會閱讀那些本來不屬於我的書——作為一個法商學生,課內的書已經很花我時間了——我很喜歡背著一個大包包,塞滿文史哲書,假裝自己是文科生,別人跟我談論文學話題時,又會因為自己的無知而感到羞愧,然後決定再讀更多書。

也許有些人知道我很久以前就開始批評網紅獨立書店,很大的原因不是我知道他們確實做了什麼事情,而是他們表現出來的事實並不像個愛書人,也可以說是我太自以為,想像出愛書人不應該拿書、拿作者的生死大作文章;愛書人沒有必要強調自己一天看多少書(實際上沒有內涵就會自曝其短),真的努力經營實體書店的老闆都是我很尊敬的人,明知不好做,他們還是想辦法支撐下來。

一撐就是30年,老闆李先生不會想草率地結束他,也許所有愛書人、出版人、書店老闆真的能用40天完成一個神蹟,我們作為一間小小的出版社,能做的只能將自己的書籍定價維持。

今天政大書城的老闆有了新的說法:

不打算接受政府補助,而是希望用從現在到「8月31日停業」這40天作為一個契機,希望出版同業一起討論出版界的困境,「讓大家集思廣益,如何改變經營環境。」

祈禱一切真的會有轉機,更祈禱有能力的出版社做出改變。

爾思出版即將於八月發行的《平庸之作》是一本不會在電商平台上看到折扣的書,所有的通路皆會統一銷售280元,刻意不將書價拉高來配合折扣,也就是書店的進書價格是一致的,也因此無法和經銷商達成協議,後來透過「友善書業」幫我們傳達消息,由我們一間間的聯繫書店,也有不少書店老闆表達很支持。

文末附上我個人社群上兩週前發了以下文字,某部分也能回應政大書城老闆說的:

開書店幾十年,發現出版這一行有很多不合理,電商可以打五五折,但他進貨卻只能拿到六八折,書店要繼續經營,必須打破這個困境。


很多人都說我們出版社創立在一個不適當的時候,此書的定價則是對於「圖書定價制」的回應,不刻意拉高價格來配合通路折扣。雖然在市場上以營利來論成敗,也不是堅持此作法是最佳的選擇,但創立品牌就像寫作一樣,也是在真實的表達自己的價值觀——

何杉以其對中文的非凡掌握和對人類經歷的深入探索寫下這本《平庸之作》,憑藉對中文語言和文學的背景,開啟了一段旅程,從中國的家鄉到上海,再到目前在新加坡擔任中學教師並攻讀南洋理工大學的博士候選人,並在網上與我們相遇而促成了出版。

另外,這本書的 #定價策略 也是爾思踏入出版業之初想做的測試!

《平庸之作》總共有160頁,定價為280元。因近年常看到出版同業及獨立書店發表針對書籍定價與通路折扣戰的看法,我們決定從第一本書籍的定價開始,不將定價拉高再迎合通路的折扣。

雖然爾思只是一間很小的出版社,自知所做的行為也不會引起效果,但我們已確定您不會在網路通路上看到此書的低價折扣。

不是想為此事情蹭熱度,如果您讀到這裡也認同此想法可以自行搜尋「平庸之作」或者「爾思出版」,如果想購買這本書可以直接在官網上或者和您習慣去的獨立書店訂購,也許他們會因為您的訂購而進書。官方帳號之後也會列出可以購買到《平庸之作》的書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1300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