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疫情之下的遠距離戀情

只是個人情感抒發

疫情來臨時,我又重讀了卡繆的《鼠疫》,那時也沒有想到關於我們的什麼,只在重溫奧蘭政府的對應方式與中國政府的反應竟如此相近。直到三月某天,巴黎疫情加速、巴黎第一次的封城⋯⋯才想到《鼠疫》中滯留於奧蘭的巴黎記者,尋求各種管道為了回家和深愛的女人重逢。

小說和新聞中都看到封城隔離被迫在一個空間相處一兩個月,可能加深愛人間的情感或隔閡。分離中思考彼此的重要,後悔當初沒做點什麼,在這種情況下迫切的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愛慕,深怕失去表白的機會。

不知道為什麼,第一次法國封城,已預感你會聯絡我,想到你會在自我隔離的期間思考我們的感情。

而你的確在解禁的隔周傳了一封睽違13個月的訊息,說你憂鬱症好了,會盡快來台灣見我。沒問我這一年多過的如何,自顧自的決定要來拜訪,你一直對我們之間的感情很有把握,相信不會被我拋下,我也從沒懷疑過你,即使在別人眼中你有多自私。

我們早已過了會一整天察看對方是否傳訊息來的階段,也不再為對方的反應而有情緒波動,但我們一直確定自己不會再為別人動心,我們總能冷靜地與對方說話,並非我們不會爭執⋯⋯我們經常意見不合,卻又相信彼此是靈魂伴侶。

今年五月,我們決定重新在一起,即使這次相隔一萬公里。

原先計劃此時要見面,遠距離對我們而言並不困難,早已習慣幾個月見一次面的頻率,好不容易熬過去年一整年的低潮,沒想到歐洲的疫情再度升溫,或許還要再等上一年才能再度相見。

疫災與人類不相稱,因此我們說疫災是不真實的,是很快就會過去的噩夢。但它不一定會過去,從一個噩夢到下一個噩夢⋯⋯

那是《鼠疫》中敘述者說到的,我不再有信心我們彼此會為了見面而努力,誰也無法預期這件事會進行多久。

我也無法再說「我想你」或「希望儘早見面」,見面已不是人生中重要的事,我不想表現的太幼稚,這遠遠超越我們可以努力的,或許到最後,只能期望彼此平安健康的活著;也或許,我們是幸運的,沒有在此時與對方綁在一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這場瘟疫將會成為我們的共同回憶

生命的意義。關於愛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