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榴莲

产品设计师/人类迷惑行为观察员/人类学+心理学+社会哲学爱好者

The SPACE 的圈地博弈!初学者入门

第一次玩 The Space,有些观察和思考。这篇文章里的很多想法都是前几轮的玩家与主办方已经考虑过了的,谈不上新颖。这篇就算是写给磨拳擦掌等着参加本月底下一轮测试的入门级选手吧!

游戏规则简介

简单来说,The Space 是一块 200px by 200px 的方形画布,让大家一起来点像素画图。但是你每点一个像素,都需要消耗加密币和燃油费(测试期间费用由 thespace.game 游戏主办方,也就是 Matters Lab 来提供)。

4月14日截屏

每位玩家都会拿到 2000 个 $SPACE 作为启动资金;每个像素的初始价格都是0。当你开始点颜色的时候,可以给像素定个高一点的价,这样如果别人想要更改你的画作,就必须付费买下你的像素。

当像素挂在你的名下时,平台每天向你征收这颗像素定价1%的稅。因此,如果你的像素定价太低,容易被人买走、更改。如果你的像素定价过高,那么很快你的钱包就不够交税了,要么你自己降价,要么等你钱包破产系统会将这颗像素清零回收。

同时,每颗像素每天的所得税将按比例分发给曾经拥有过这颗像素的所有人以及平台(好像是)。这期测试版里暂时看不到自己的分红收入,官方说明里的这一段我也读得不太懂:

Acc. Income 是每個被Mint為NFT的像素上不斷積累的「分紅」,分紅=當前收繳的總稅收➗總有主人的像素量(即Mint為NFT的像素量),即每個NFT像素累積分紅的速度相同

这个设计的目标好像是要确保Universal Basic Income。也就是说,就算你之前拥有的像素都因为你一早定价太低,被土豪们买走了,现在价格炒到你买不起,但你还是可以靠税款分红获得收入,不至于流落街头无以为继。

一次单纯的博弈

来到The Space玩的玩家们刚开始似乎都是在画图玩儿,这里点个绿色,那里搞个粉色,定价也都没有很离谱。由于每次点一个像素都要跟小狐狸钱包确认,所以画起来很考验耐性。像我这种没耐性的,就跑去四处看看有谁已经画了个大致形状了,跑去帮着涂一下😂

当然也有因为观念对抗而打打小架的,比如有人先画了一个 CN,被人涂成了EN,还有人写了「中国」,被人抹花掉的。

这些小打小闹始终没成规模,直到 “流氓地主”@swiftevo 和“小花猫” @仲伍 干上了:

我在椅子脚边画了一点灰色的阴影,后来还是没耐心去把影子画完 结果帮人画画的变成了搞破坏的😂

大概事件就是——我猜的,没有采访当事人😅 如有出入概不负责——@仲伍 原本好端端地在画猫猫,@swiftevo 跑过去涂花人家的眼睛,再定个高一点的价格。艺术家一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地盘争夺,于是花钱买回来继续自己的创作。结果没想到价格越炒越高,竟然在猫眼的关键像素位置出现了$S11111这种流氓定价。艺术家只好撒手不玩了。

问题是,炒地产玩金融虽然赚得爽,但要是实干家不来搞建设了,你的地价也就哄抬不起来了呀。@swiftevo 自己应该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赚到的钱全都花了出去,在the Space的角落里画了个二维码,扫描即可连到 ta 为此写的游戏攻略,解说自己赚钱花钱的心路历程。也是一个妙人儿啊哈哈。

比较 The Space 与 r/place 的异同

这个游戏是受到了Reddit 上 r/place 的启发。2017年愚人节,Reddit都举行了为期三天的像素画狂欢。r/place 的游戏规则很简单,玩家每点一个像素会有几分钟的冷静期,过了才能点下一个。2017年的游戏设计了1000x1000像素的画布,72小时中累计参加人数高达百万人;游戏尾声时,同时在线用户高达9万人。(Source

这个数量级的用户群自然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创造力。事实上,很多人是组团来参“赛”的。团里先约好这次要画什么内容,占哪片版面,游戏一旦开始,团里的人轮流上阵画图圈地,因此在游戏回放中出现了精彩绝伦的对抗表演:

拉到大约第2分钟左右,能看到中心出现了一面美国国旗 这面旗被反复地攻击、抹黑,又再次重现,坚挺到了游戏结束😂

今年愚人节 Reddit 又搞了一次,因为大家玩得太嗨,原本计划三天结束的游戏一再延期,同时画布也在游戏过程中经过几次扩容,从1000x1000变成了2000x2000 😂 画面太美大家自己去看吧!

评论区同样精彩,建议去爬爬楼:https://www.reddit.com/r/place/

r/place 得以成为这样一个游戏,取决于 Reddit 庞大的用户群以及号召力,能够在几天内召集到全球数百万计的用户,在72小时内完成这个行为艺术。时间的限制、组团的战友,都为游戏带来了空前的刺激,光看看回放都能闻到肾上腺激素爆棚的味道。而the Space的用户少多了,而且测试时间接近一个月,玩家很容易就疲软了。这周的画布上都没有太多大的动静,Discord上的讨论又回到了帮新来玩家解答技术问题的起点。

试想一下,如果the Space上的猫猫在受到地主攻击的时候,@仲伍不是孤军作战,而是有战友帮忙抵御外侮,共建家园,是不是就不那么容易放弃了呢

单单画个像素画就已经是苦力活儿了,再加上要抵御攻击,要计算资金储备,如果没有几位同僚并肩协作,事先商量出一个作战策略,一个人很难有动力坚持下去。但说到组团协作,又有组规制定的策略。我观察2017年的 r/place 回放(前文视频),有个 prism (彩虹光谱)组织特别有意思。别的组都是在想着怎么画出一个可辨识的标志图形出来,他们组只管画彩虹纹路。这个纹路易于复制又可延展,受到攻击也不会毁容,变化多端,适合病毒传播:

彩虹组无处不在

但The Space要实验的毕竟不只是 r/place 这样的像素博弈,而是一个价值博弈。

创造 > 定价 > 买卖 > 纳税 > 价值再分配

@Matty 官宣的测试招募中,提到 The Space 跟 r/place 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引入了NFT的计价、哈勃格稅收与Universal Base Income。所以它既是一个绘画游戏,又是一个经济游戏。为了学习这个概念,我读了@不明飞行兔 的好几篇文章,ta 与@刘果 这段关于用哈勃格稅治理Matters标签的讨论也十分有意义。

但我玩下来的感受是,如果没有激情的创造,后面设计再多的买卖、税收机制都是玩个寂寞。讲那么多税收的社会理想,其实缺乏了一个前提——

创造活动大于一切后续的经济活动。创造了,像素们才会有价值,然后才有定价,才会有买卖市场,有增值,然后我们才能说怎样公平纳税及价值再分配的问题。

当你面对一块白画布,也许可以先预估一下,中心、四角都有可能成为黄金地段,可以先买下来囤着。但任何画过画的人应该都知道,一幅画最精彩的部分(假设也是最值钱的部分)可能出现在画布的任何地方,所以你一上阵就囤地很可能反而让艺术家们都跑到更便宜的角落作画去。当然你还可以来狠一点,先在整块画布上都随机的圈下些地,等艺术家画到你这块儿来的时候,就不得不向你交租。但艺术家可能这时就觉得这个游戏太没劲了,不想玩儿了。

这像不像纽约的SOHO?有太多类似的例子:艺术家们明明好好地过着嬉皮士般地生活,劳动、果腹、创造,然后来了房地产开发商,说这地儿艺术气息如此浓厚,咱来修几幢高奢公寓,定能找到喜欢附庸风雅的买主。他们还会说:这对艺术家也好呀,作品转天就能卖给隔壁的土豪。然后十年之后,搞艺术的都跑了,只剩下附庸风雅奢侈品旗舰店迎风而立。

艺术家能聚集、创作蔚然成风的街区从来都是生活成本不那么高的地方。因为生活成本一高,你就得挖空心思去谋生,就无暇搞创作了。

价值产生于创造。创造产生于闲暇。

我依然认为哈勃格稅,还包括Glen Weyl 在那基础上提出的 Radical Markets,是非常有潜力的一种社会形式,值得继续在The Space实验。但怎样提高创作者的积极性,似乎是一个难点啊。



文章都快写完了,才发现猫仙 @仲伍 已经是第三次参加像素大战了。我这篇文章里提到的所有问题,ta 都在年初的两次测试中都已经说过了😅:

  • 这篇提到了创作与资本的对抗,游戏项目经理都亲口说了要设计规则来保护创作。
  • 这篇提到了组团测试,效果似乎很好哦!

看了前几轮测试的创作结果,突然为我们这届玩家感到有点自惭形秽…… 😂

然后刚才项目经理仿佛读到了我的心声,说:

嗯…… 感觉又白写了大半天的样子。😅 下一轮测试应该要提前准备一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he Space is coming soon| Beta 測試公開招募

The Space 的流氓地主 D80

哈伯格税:地球真相,人类之光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