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榴莲

人类迷惑行为观察员

成都話擺玄龍門陣 | NFT-從草根到精英再到草根

聽不懂的語言。看不懂的NFT。業餘播客臨時上線。擺龍門陣在成都話裡是閒聊的意思。「玄」龍門陣就是擺得很玄乎的龍門陣。
電影截屏來自 The French Dispatch by Wes Anderson
老畫商A:我看不懂。
藝術販子:你當然看不懂。
老畫商A:難道是我老了?
藝術販子:對啊。
眾:。。。
老畫商B:這畫究竟好在哪兒啊?




成都話NFT 1 - 7_1_22, 10

一本正經胡說八道

各位馬特市的聽眾朋友們,大家好!

最近思考中心化與去中心化這個議題的時候,我想到了華語這門語言——它政治上受到很多規範與約束,可以說是中心化程度非常高。但同時,由於使用它的人眾多,且分佈地區廣闊,所以華語的分支之多、彼此區別之大,又呈現出非常去中心化的特徵。

這種中心化與去中心化之間的拉扯,倒很像我們在大力倡導 Web3 去中心化特徵時所面臨的矛盾。今次節目,我腦洞大開,想借語言的變遷來聊聊Web3裡的一個重要概念:NFT。




普通話、地方話、官話:語言背後的權力結構

成都話NFT 2

成都話硬撐書面語

我在成都出生長大,親戚分佈於瀘州和重慶。小時候去走親戚,我都會自動換上當地口音,因為口音不對要遭親戚娃娃些笑。

成都話說「這兒」,瀘州話說「滯港」;成都話說「那兒」,瀘州話說「睞港」。瀘州話感覺要土一些。瀘州那邊的親戚會指著我說,「看人家省城來的就是不一樣。」雖然有艷羨的成分,但我還是會趕快調整口音,不想在一群親戚娃娃中太打眼。

我小時候跟到重慶那邊的親戚,養成了說「吃火鍋兒」的習慣。回到成都約同學去吃火鍋「兒」就要遭洗刷:「我們吃的是火鍋!」

重慶人倒不得拿「看人家省城來人」來貶低自己,因為重慶嘛,經濟重鎮、交通要塞,當年是跟成都爭省會的,沒當到,一直不服氣。後來分出去成了直轄市,成渝之爭才消停。

給語言分類一直是件難事,語言學家對於漢語分類有諸多爭議。下圖是從Wikipedia上截取的漢語支系圖,按照歷史分化的順序排布。

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1%89%E8%AF%AD

可以看出,屬於「南方官話 > 西南官話」的四川話,離北方官話並不遠。尤其成都,盛產詩人、文官,用語就更書面化,所以喊成都人轉說普通話不難,只是變個音調、注意平翹舌的問題。我跟各位擺龍門陣,能聽懂嗎?寫出來也看得懂吧?

不過這張圖還是簡化了語言的演變。自然流變中的語言並不是像這表格一樣清晰。就拿我們自己的體驗來講,我們說話,必然帶有過去經歷的印記——家鄉話,耍過的朋友,住過城市,共事過的夥伴⋯⋯都構成了我們今天語言的特點。但又因為我們表達是為了讓別個聽懂,所以我們會為了對話的對象而調整自己的語言。大眾語言的形成及其規範化,受以下幾種實操條件的影響:

  • 出於日常交流需要而使用的語言:這種語言注重傳達效率,往往淺顯直白。所以我們會看到越是人來人往的大都市,語言都會傾向於通用、普適,甚至經常幾種語言混用。
  • 條規、合同、公文等語言:準確,規範,甚至冗繁。它的存在就是為了彌補日常用語的模糊性。它犧牲了語言的靈動和美感,來確保協議的公正執行。
  • 作為藝術表達的語言:文學、影視作品中的語言,來源於日用語,但融入了藝術家的審美品味。別具一格的藝術傳達語言,其推廣與接受原本是在讀者、觀眾中自然發生的。 然而藝術創作很容易被政治化,因此哪些表達受到尊崇,哪些表達受到抵制,會受到政治群體的引導。

公文的規範表達和受到政治認可的文藝表達相結合,就成了官話,受到政治力量的庇佑。

那麼這些語言表達的特徵,跟NFT有啥關係喃?




NFT 普通話:大眾趣味、宣傳營銷和資本力量

如果說語言背後的權力結構紮根於政治,那麼NFT背後的權力結構則紮根於資本。語言的形式取決於表達者、接收者和傳播媒介。NFT的交易取決於創作者、買家和銷售平台。

這一章我們來剖析三個NFT高調販售的案例,了解一下巨大的資本交易背後的創作者、買家和銷售平台:



案例1. 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 - $69M

很多人關注到藝術家Beeple是因為他在去年年初賣出的這個 $69M 的價格,引發了接下來大半年的NFT狂歡。夢想一夜致富的人,鄙夷這銅臭味的人,看不懂狀況的路人,都紛紛下場,撈錢的撈錢,批判的批判。

平心而論,Beeple是一位實力在線的數碼藝術家,大家可以去看看他的作品網站:https://www.beeple-crap.com/everydays 跟很多後來想要複製他發財經歷的冒牌藝術家水準絕對不同。Beeple 連續14年間,在正職的設計工作之外堅持每天po一幅畫,訓練自己的美術基本功。這種經年累月自律,首先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直到今天,賣得天價財富之後,他仍然寵辱不驚,堅持作畫。

數碼藝術家取得報酬的方式多是為影音多媒體和品牌企宣供稿。NFT讓數碼藝術家第一次躋身 Fine Art 的行列。幫助Beeple做公關的 Christie's 是一家全球規模的藝術拍賣行,在Christie's 的官方報導 中可以看到 Beeple 在拍賣會當天的錄像。有多年在富豪階層中的藝術交易經驗,經手的藏品有油畫、雕塑、古董、珠寶、陳年佳釀⋯⋯ 這卻是Christie's第一次這麼用力地推廣數碼作品。

那麼為啥這樣一個滿臉寫著「傳統」「經典」「老字號」的拍賣行,要來幫一個數位藝術家買畫呢?

Source:Business Insider

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來看看來參與競標的人都是誰,最後又是誰拔得頭籌。

根據網上綜合信息,參與競標的人數在40~60人之間。截至拍賣前,Beeple自己的Instagram帳號上有1.8M的粉絲,不排除有些粉絲前來為偶像造勢,也不排除有些Christie’s的傳統客戶過來湊湊熱鬧,但根據最後標價進入白熱化後披露出來的買主信息,後期抬價的都是區塊鏈相關產業的投資人。據 Business Insider 的報導,最後競價成功的買主是Vignesh Sundaresan。他拍下這幅作品之後立即將其公開上網,並鼓勵網友傳閱,說道:

The internet wants to be free, and paywalls don't work.

這位金主的履歷 不難看出,作為硅谷區塊鏈風投界的知名投資人,他有這個動機為NFT造勢。$69M 單是買一幅數碼繪畫自然嫌貴,但想想他平時投資初創團隊給予的資金,再想想這一輪吸睛操作引來的媒體爆光,這價格算便宜哦。更何況,我們又咋曉得這位VC跟Christie's 或其他NFT機構有沒有利益關係呢?VC花的錢,難保不是左口袋出,右口袋進。我們吃瓜群眾看看就好。

而藝術家本人呢,堪稱人間清醒,ETH一到帳立刻換成USD。他說:

NFT 毫無懸念是一個泡沫。我還是會繼續繪畫創作,該做啥做啥。


這應該就是一個14年堅守創作的實力藝術家中樂透的樣子:幸運是真幸運,能夠改善家庭生活水平,且能回絕一些不想接的項目,但藝術生命還要繼續。

當然,對藝術家來說,能夠在40歲前後賣出一個$69M價位,那麼他之後的作品可以預見,都是百萬美金起跳了。

藝術市場就是這樣贏家通吃。




案例2. Charlie Bit My Finger - $760K

自家庭錄影帶出現以來,日常笑話視頻就成為大眾娛樂的重要組成部分。比如下面這個 Charlie Bit My Finger 自15年前上傳至YouTube,就承包了無數人的笑點。過去十多年,查理一家賺足了流量,也靠上電視節目、接廣告等等,改善了一個普通工薪家庭的生活。查理母親在一次訪談中說:

這部影片的持續熱度讓我們能夠負擔再多生兩個孩子。否則養四個兒子對我們的經濟情況來說是難以想像的。

查理父親很能與時俱進,到了2021年,看到了NFT的商機,將影片拍賣到了 $790K,為家裡四個小孩籌集到教育經費。

NFT於2021年5月23日,以最高競價$760,999售出

負責經辦這次拍賣會的平台是Origin。他們開發了一套 NFT Launchpad Protocol,讓藝術拍賣行看不上、但又自帶流量的內容創作者能夠更方便地自行鑄造、拍賣NFT。這是Origin為查理一家製作的拍賣網站,是不是感覺有點簡陋?這個protocol著眼於單個作品的獨立宣傳與拍賣,忽視社群效應,現在看來是過時了。但在OpenSea,Foundation 等工具更完善的平台成為行業標準之前,Origin算是填補了一個短暫的空缺。

遺憾的是,我遍查不到這隻視頻作為NFT交易的紀錄。也許是因為早期市場不規範,NFT的簽名檔淹沒在了以太坊海量的交易log裡了?如果你有線索,煩請留言告知。

究竟是哪個在豪擲千金喃?

買主自稱是個身在迪拜的音樂工作室。

https://twitter.com/3fmusic

他們不僅拍下了Charlie Bit My Finger,還拍下了不少網上熱門的迷因動圖。這篇史上最貴20個迷因NFT紀錄 顯示,3F Music 一人拍下其中6件——不含Charlie Bit My Finger——共計 $2,052,000。雖然這些加起來也比不上Beeple的 $68M,但⋯⋯3F Music 畢竟不是搞區塊鏈的人設啊,買下這些迷因NFT是圖啥?

3F Music 在去年三月前後,共拍下幾百萬美金的NFT。在一篇報導他們另花$560K買下紐約時報一張專欄照片NFT的報導中,他們如此解釋自己的動機:

Our management team is always in cooperation with some highly knowledgeable and experienced art advisers who believe that we must grow with technological movements that help us to not only promote our business but also to support artists and the art market. Thus, we have proudly decided to dedicate sufficient funds and resources to invest in NFT as pioneers of this industry.

「我們管理層有藝術顧問,讓我們緊跟技術潮流⋯⋯我們不僅要自己做好生意宣傳,還要積極支持藝術市場⋯⋯」


🤔 納尼?


我不是地域偏見哈,只是一看他們人在迪拜,就莫名生出一種 地主家的瓜娃子 的即視感⋯⋯ 哎唷,掌嘴!不要亂說!百萬美金可能對人家來說也就是個零頭。畢竟人家的客運航班上都裝的是花崗岩地板和黃金扶手⋯⋯

地主家的瓜娃子





案例3. Uniswap Promo Video - $525K

pplpleasr 這位小姐姐(https://twitter.com/pplpleasr1)台灣人應該不陌生,華裔之光啊!她的故事很勵志:

生於台灣,長於加拿大,畢業於UCLA媒體藝術與設計專業,曾供職好萊塢,為多部Marvel Super Hero電影做過動畫場景。原本離開電影行業,是拿到了Apple的Job Offer,結果因為簽證問題沒去成。磨蹭之間,對DeFi產生了興趣,開始為Uniswap等公司製作動畫短片,用於促銷和解說。

去年初,看到美國針對亞裔的暴力行為升級,她與Uniswap商議,決定用自己的代表作,Uniswap v3 promo, x * y = k 來進行慈善拍賣。拍賣在Foundation App上進行。一開始,如同其他的NFT狂熱一樣,她的拍賣也引來了投資人和土財主的競價。

但這時出現了一位新加坡數據工程師小哥哥——

他跟我們一樣,都是普通工薪階層。雖然很想支持pplpleasr,但是自己的錢拚不過土豪。於是他在Twitter上奮力疾呼,呼籲想要支持小姐姐和 #StandWithAsians 的人來一起集資。很快,他得到了許多網友響應,pleasr DAO 營運而生。

經過了幾輪浴血奮戰,pleasr DAO 終於打敗其他金融大鱷,以 $525K 標下了 x * y = k.

之後,以 pplpleasr 小姐姐命名的這個 DAO,並未在競標後解散,反而以集資購買高價NFT做慈善DeFi為目標,延續了下來。現在幣圈進入熊市,他們入手的那些NFT也不知是否還能以更高價賣出去,慈善募捐又該怎樣繼續?我們且祝福他們不要破產吧!曾經投入過的熱血,最後會燃燒成自己的小宇宙呢!😜

而 pplplear 呢,拍賣籌來的錢按照約定,盡數散了出去。同時,她有了機會與更多的明星項目合作,繼續探索NFT與DeFi的可能性——她最近的幾個動作都讓我非常讚歎:

shibuya:pplpleasr的新作



看完上面幾個故事,你有什麼感想呢?

案例1 賺得最多,但是那位藝術家卻始終沒有真正理解 Web3。他對NFT的價值是懷疑的,因此他沿襲的是傳統藝術家的路數:跟國際知名拍賣行合作,維持自己的聲譽和價位,能賺一筆是一筆。他僅管因NFT而受益,但他沒有理解這種去中心化精神的內核。也許他因為這一波熱潮而變得富有,但我相信他並不會在Web3的世界留下持續的影響。他覺得這是一個泡沫,他也就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泡沫。

案例3 是三個案例中成交價最低的,但是我非常看好 pplpleasr。她不僅專業能力強,而且真誠、善良、長得也美,樂於與人合作,以一己之力為社群的目標、為自己認可的理念抱薪添柴。她不認為NFT是泡沫,她就能抓住相關技術帶來的一切可能性去發揮、去創造。她是具有 Web3 精神的人。我相信她不論熊市還是牛市,都能穩步前進。

案例2 就是湊巧遇上土財主撒錢,平民娃娃終於能買房娶媳婦生兒子的故事吧⋯⋯ 祝福!





NFT 地方話:在地社群的內部認同

看完動輒幾十上百萬美金的NFT案例,再摸摸口袋裡的新台幣,是不是頓時覺得人生好踏實?


其實,正如在官話管轄之外,始終有地方話的存在一樣,在國際藝術市場的腥風血雨之外,也有小而美的NFT團體。

與前文案例中,類藝術品交易的NFT不同,另有一種基於粉絲DAO的頭像NFT。這種營銷方式由 CryptoPunk 率先入場、Bored Ape Yacht Club 發揚光大。由於項目早期吸引了大量娛樂圈明星投資帶貨,因此也獲得了很高的關注。

它的運營方式是先創立一個世界觀,然後設計頭像模板,通過幾種不同的髮型、表情、服裝等的排列組合,變化出幾千種不同的頭像。每個頭像乍一看都差不多,仔細看又有點細微的差別。

它們通常會成立一個粉絲DAO,開放一個專案Discord,然後根據粉絲的投入程度來投放福利,也會讓粉絲參與投票項目的進行方向。

NFT 項目市場

https://coinmarketcap.com/nft/ 隨便看看,活躍交易中的NFT項目有接近三千個。我個人是覺得大家看上去都差不多啦,美工都挺好的。

你說,項目這麼多,那應該投哪個項目呢?



先說個故事吧 😜

@swiftevo 訪談 @米高與小狗ThankYou文章下,米高說:

米高:可以暢所欲言用廣東話傾談,真的好開心⋯⋯

看到這段話,我覺得很受觸動。

雖然我也會覺得跟成都人用家鄉話交談、用上只有我們才懂的俚語很棒(瓜娃子🤣),但如前所述,成都話跟普通話差別不大,且書面用語基本一致,所以我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觸。

而粵語和普通話相去甚遠,且受到政治擠壓,在茫茫互聯網上遇到一個陌生人用熟悉的語言跟自己對話,那感覺定然不同。



在語言的世界裡,最重要的是交談。只有在言語的交換中,你才能找到思想感情的歸宿。

在Web3的世界裡,最重要的是參與。只有你自己參與其中,才能談得上「擁有」。不參與,光花錢,是買不來「擁有的」。

所以NFT 和 DAO 是兩個不可分割的概念。NFT是憑證,DAO是社群。沒有社群的內部認同,憑證拿來有啥用?

所以與其說是買NFT,不如說是投入一個群體。不管你這個群體多麼小眾,只要能有內部認同感,能凝聚起來,就可以一起做些事情。

@c2x3 介紹很多台灣本土的NFT項目,去看看有沒有喜歡的項目吧!

另外這位 @熊太先森|靈砂紀錄解讀推廣 介紹的 廢兔 NFT 項目,表達了一種再也打不動雞血的喪氣,引起了不少網友的共鳴。

Mintverse 這個鑄造新詞典的NFT概念更是——只有我們聽得懂的語言:https://mintverse.world/secondworld/


投入於自己有共鳴的本土小眾NFT,在自己能承受的價格內標購買,且最好參與項目的建設。升值了是幸運,沒升值?還是那句話,曾經投入過的熱血,最後會燃燒成自己的小宇宙!😜



NFT 公文: 尚待開發的領域

最後,其實NFT的特性讓它很適合用於法律合同。但是可能因為律師這個行業太賺錢,而法律類NFT不曉得商業模式咋操作,所以我們遲遲不見靠譜的項目出現。當然更可能的原因是,律法界的人思想相對保守與嚴謹,要採用新技術做事,往往怕出現漏洞。

可能唯一比較出圈的就是 Proof of Attendance Protocol 了。我前一陣子參加《後綴》寫作營,得了一個 POAP 勳章呢:https://app.poap.xyz/scan/gardeniadurian.eth 算是到此一遊之類的紀念吧!





官腔總結

成都話NFT 官方結語

媽耶,長篇巨著終於寫到了尾聲。。。感謝您聽我瞎掰到最後!😅

您用什麼語言交流?關於語言和Web3之間的關係,你有什麼心得體會呢?

在《後綴》主編@Jeger 的幫助下,我們組建了 方言(密碼)知DAO 標籤,希望繼續搜集相關研究、並製作特刊。期待您的來稿!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拿回我的语言

作為移民的根與翼:寫在中國全網屏蔽美國國務卿發言之際

NFT 寫作基金|支持勇於探索與分享的寫作者,以及善於發現的美好讀者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