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榴槤

人类迷惑行为观察员

【賦閒記】03. 巫女之城

(edited)
以前总觉得巫女是会独自一人生活在森林里的,没想到这座对外宣称的国际大都会,竟然意外地、暗中地,是一个巫女集结之地呢。
水彩即興:巫女

加入了公園🛼群組之後,因為群聊太多,我關閉了來信提醒。旅行回來之後還沒來得及恢復滑行,很久沒有去看群組消息。

上周也就是無意中翻出來瞧瞧,也就那麼巧地看到有人說要搬家,出手一雙很新的輪滑。群裡好些人都讚漂亮實惠,可惜尺碼不合。我的尺碼不太容易在二手市場上找到,這次卻意外發現合襯,有点像遇到了寻找灰姑娘的水晶鞋一样,立刻聯繫了賣家,第二天見面試穿。

賣家Annette跟我住得不遠。我到她家樓下正逢她拖著行李箱從計程車上下來。她是個個頭小小的女生,看長相聽口音比較像東歐那邊過來的,應該比我年長一輪。她住在一棟老式的walkup,四五層高的樣子。我跟著她一起拽著行李箱,爬上了狹窄的迴轉樓梯,頭上灑滿天窗裡漏下來的陽光。

她的家是個小小的一居室,家具精簡而別緻。以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段來說,這套公寓算是很棒的格局,獨身女子一人住很夠,何況還有一個很寬敞的陽台正對著後院的大橡樹,避開了街上的嘈雜。

“這麼好的公寓很難搞到吧?你捨得搬走?”

“不捨得啊!我很費勁才找到這間的。但是我工作要常常跑不同的地方;在紐約住了一年了,已經服務了不少客戶,現在要搬到加州去了。”

輪滑靴是綠松色的麂皮面料,內襯淺色印花布料,綁奶白色的鞋帶;輪子也是綠松色,如同透明的水果硬糖。恰恰好,我今天帶來的襪子也是綠松色的!我穿上輪滑,在她的客廳、陽台來回溜了兩圈,感覺很有緣,當即決定買下來。

“所以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呢,要這樣跑來跑去?”

“啊,我是一個風水師。十幾年前在香港、新加坡和京都都修行過哦!”

“(◐‿◑)噢?”

“我做風水師之前是在銀行裡做金融方面的工作⋯⋯當然那時候也是跑來跑去地出差。辭職之後跟著我的師父XXX學習了幾年風水,後來就自立門戶了。”

“喔⋯⋯😳 所以你工作具體是做些什麼呢?”

“其實我剛剛才從客戶家裡回來,你看我拿了一箱子的道具。我到了客戶家裡,會感知到房間裡的氛圍、氣流,嘛,我的靈力是clairsentience,我會根據我感覺到房間內能量的走勢來幫助客戶構建更符合他們生活和工作目標的居家環境。”

Clairsentience,這個我聽說過,是很會「讀空氣」,對氛圍和情緒變化很敏感的人。其他的靈力還包括視覺、聽覺、嗅覺等等。這種直覺每個人都有,只是有人會在某些方面特別敏銳一點。

想到她在別人家中看風水,我腦中出現了曼哈頓豪華公寓的名流人士,於是問:“這些客戶是怎樣找到你的呢?”

“剛開始我還跟著師父修行的時候,有師傅和她的客戶介紹。後來慢慢就是熟客之間口口相傳,這樣來的。那你呢?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呢?”

“我是個設計師。”其實我也不知道怎樣定義自己,通常就說「設計師」矇混過去。

“喔!做什麼設計?”

但是其實「設計師」這個詞很容易引起別人的好奇,會期待你是時裝設計師或者室內設計師之類的。😮‍💨。讓您失望了。

“呃,我是個用戶體驗設計師,做網絡軟體方面的東西⋯⋯不過其實我最近剛剛辭職,打算閒一陣子,再決定接下來做什麼。”

“有什麼方向嗎?”

“應該還是會跟設計有關吧⋯⋯我的靈力大概是 clairvoyance(視覺)吧 😜。只是想做些自己喜歡的項目,不想再坐辦公室了。不過現在還沒什麼頭緒呢。”

我想了想,又問:“你自己自立門戶之後,要自己推銷自己的服務,是不是要臉皮厚一點,不怕被拒絕呀?”

“欸?不是耶。我並沒有專門去推銷自己。我只能為需要我的人服務喔。”

魔女宅急便:當魔女會不會很難?

臨走前,她送我一本她自己寫的書,一本小冊子,「提升居家能量流動的五十二個小貼士」,上面有她的網站。在小冊子的扉頁上,她寫下祝我好運之類話語,然後我們擁抱告別。

有點點被下咒的感覺呢。




搬来紐約之后我才意识到这座城市里潜伏着许多巫女。书店里通常會有魔法专区,走在路上會撿到塔羅牌,沿街的占卜店十分常見,公園的林子裡偶爾也會看到花束擺出的魔法陣和符咒⋯⋯有時候心裡正煩惱著什麼事情,路邊就會看見粉筆畫在地上的訊息,莫名其妙地戳中心事。

但我真正關心起魔法來,是幾年前參加一個心理學諮商培訓。那時候我還是個出入寫字樓的都市白領😆,而那個心理學諮商培訓課程也包裝成幫助職場人士升級打怪的樣子。但仔細研習教學資料,就會發現其中不乏對靈力的使用。

印度裔的蘇娜娜是當時與我結成對子的同學,每週要練習給我做諮商。雖說她作為諮商師應該要控場,呃,而且她好歹也是個跨國企業的資深HR,但我感覺她很不擅長制定計劃,對我們的學習材料也很不感冒。我們的練習時間往往變成是我給她做思想工作,鼓勵她堅持到底😅 。直到有一次她無意中說起,比起心理諮商,她寧可抽塔羅牌。

之後我們每次做練習,她進行不下去,我就讓她把塔羅牌拿出來替我占卜。占卜的時候,她整個人會突然放鬆下來,對應著牌面,口中源源不斷地冒出話語,告訴我其中的意義。但是等她說完,回過神來,她都不太記得她對我說了些什麼。

“你得自己記下來啊!” 她告誡我,“我給你占卜的時候只是一個通靈的載體,把意識流以語言的形式傳達給你,說完了就沒有了,就像瓶中的酒倒光了一樣。我只是個 clairaudience (聽力) 女巫。”

她樂得向我介紹占星術、印度玄學等等各種法術。我一邊學習心理學,也同時學到了很多塔羅牌的知識。

以前总觉得巫女会独自一人生活在森林里,没想到这座对外宣称的国际大都会,竟然意外地、暗中地,是一个巫女集结之地呢。


原子筆+墨水:魔女的誘惑
《飛翔的魔女》Voi. 7

所以應該是要開始畫漫畫連載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賦閒日記】01. 人生的下半場,就這樣開始了

【賦閒記】02. 抵達自由的方法?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