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歷史上的今天】血染太極旗(上)

「滅共」二字,宛如昔日國民政府在台不停宣傳的「殺朱拔毛」一般,是軍部(方)維繫政權的神主牌,但到頭來也可能成為獨夫手上用以對付政敵的王牌!
「我是全羅南道光州的孩子!」、「大家按下(모두다 눌러라)062 - 518吧!」, 防彈少年團《Ma City》

偶爾回想,讓人感到驚心動魄的西元1979年,從中(華民國)美斷交、中(華人民共和國)越戰爭、伊朗伊斯蘭革命、三哩島核泄漏、美航芝加哥空難,直至台灣美麗島事件,無一不是改變歷史的關鍵時刻。尤其在東北亞的大韓民國(南韓),於同年的12月12日,也就是高雄美麗島雜誌社前引發警民流血衝突後的兩天,首都漢城(現在的首爾)爆發了西元二十世紀近代史上,一場估計是持續時間最長的軍事政變行動,後續甚至帶給了全體韓國人跨越世代、地域與階級的烙印與傷痕,那就是「雙十二事件」,或是韓文稱之的「雙十二軍事叛亂」(12.12 군사반란)!

事件發生的背景,乃延續著稍早10月26日,時任南韓總統,同時也是軍事獨裁者朴正熙(박정희,1917-1979;任期:1963-1979)不幸遇刺身亡後,青瓦臺權力核心所衍生的治權失控風暴…

朴正熙

若以企業界慣用的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標準作業程序)來說,從朴氏遇害的當下,南韓國內已進入緊急戒嚴狀態,並交由總理崔圭夏(1919-2006)代行原本的總統職務。而崔氏也按照既定法理程序,順利地在12月6日於「統一主體國民會議」(此屬一「非全民直選之委任代表制大會」機構,功能性質就像過去的中華民國國民大會代表)大選中勝出,正式接任南韓的第10任總統。

崔圭夏,日治時期取名梅原圭一,是堂堂東京師範高等學校英語科畢業的高材生,並非像朴正熙是軍旅出身,身經百戰,而是文官體制下的專責外交事務官,所以他打算推動南韓政治結構上的第一次變革與維新,期盼將過往的朴式獨裁逐漸轉型為親英、美式的民主政體,進一步解除全國戒嚴,訴求國家主權還政人民,最終實施國家領導人全民直選的理想…崔圭夏當時也鼓勵執政黨(民主共和黨)黨魁金鍾泌(1926 - 2018)接棒出馬,於隔年投入總統大選,以完成南韓真正的國家整體改革計畫。

然而,政治問題可絕對不是讀書人想的那麼簡單,崔氏的立意雖佳,有助於南韓民主政治的躍進,但誠如教科書上的說法,權力的移轉與割捨往往造成「新政策」與「舊實務」之間的矛盾,其複雜程度或許堪比高等微積分或哲學命題!

換言之,朴正熙即便已經成為黃土,但南韓天空上游移的獨夫幽靈卻未散去,朴氏身後,高層將領們也尚未表態會無條件效忠新的國家元首…而且在美、蘇對峙的冷戰時代,與朝鮮(北韓)關係陷入冰點,未中止作戰狀態的南韓,軍部掌權者更堅持著以軍領政、北伐統一的目標,藉以作為南韓國內獨裁合理化的藉口,所以說,崔氏口中的改革與民主,等於就是撕開軍方獨權的封印,因此軍部內有不少人壓根不希望南韓有走向國家自由化的一天!

「滅共」二字,宛如昔日國民政府在台不停宣傳的「殺朱拔毛」一般,是軍部(方)維繫政權的神主牌,但到頭來也可能成為獨夫手上用以對付政敵的王牌!

就在崔圭夏坐上總統大位還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西元1979年的12月12日,那天是星期三,作為軍方鷹派私密組織「一(心)會」(Hanahoe,會員之間同心協力一心為國家,『一心』亦為朋友之意)的主要幹部,南韓國軍保安司令官全斗煥(1931 - 2021)跟官拜陸軍少將第9師(白馬師)師團長的盧泰愚(1932 - 2021)等軍方高階將領,經過連番討論與沙盤推演之後,決定先下手為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揭開了軍事政變的序幕…

全斗煥
盧泰愚

全斗煥倚靠著「朴正熙刺殺案聯合搜查本部長」的身分,下令逮捕與其意見相左的溫和(鴿)派軍方高官,如戒嚴司令官兼陸軍參謀總長鄭昇和(1926 - 2002)、空降特戰司令官鄭柄宙(1926 - 1989)等,更一舉跳過青瓦臺的允諾或諭令,用違反國家憲法的大動作,於午夜時分召來空降特種部隊、坦克部隊與步兵團,將他們通通調向漢城!此外,全氏還特別調遣了位於南、北韓停戰區裡的武裝師,一口氣攻占下陸軍軍本部和國防部,進而對自家人擺出預備開戰的陣仗!

全斗煥明著剷除立場偏向鄭昇和一派的友好將領們,暗著則是意圖逼迫沒有軍方撐腰的崔圭夏交出政權!年輕時兩次受派前往美國接受專業軍事培訓,包括對敵心理作戰的全斗煥,此時此刻,行為簡直就像是黑道圍事一樣,只不過,他的對象不是區區宮廟、工地或八大(場所),而是一整個國家。

不理會西方社會的譁然與譴責,也經過了聖誕節與新年假期,武裝政變一直持續到了隔年(西元1980年),在一片風聲鶴唳的緊張氛圍中,所謂的南韓「第四共和國」政體(自西元1972年實施《維新憲法》起)眼下儼然名存實亡,更在全氏一等提出掃蕩所有赤化(共產黨)分子的強硬指示後,支持全氏的軍人們宛如投入內戰似的,從北到南,一個個省份陸續拿下,由江原道至全羅南道,幾乎全數淪為軍隊攻據的勢力圈。但另一方面,許多工人、學生和有志之士們則發起示威遊行,要求撤銷戒嚴,以及恢復南韓的民主制度與法治體制…

「讓我們忠誠地追隨…無論幸福或者痛苦,深愛我們的國家。」,《愛國歌》(南韓國歌)

到了西元1980年的5月17日…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