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歷史上的今天】煙花、芭蕾、胡桃鉗。

還沉醉於王子懷中的克拉拉,這時猛然醒了過來,揉揉眼睛,靄靄白雪映著冬日曙光,現在已經是聖誕節了。啊!原來所有的奇遇,都是一場發生在平安夜的美夢呀...
『靈感,來自不願去拜訪名為「懶惰」的旅人。』,柴可夫斯基

距今129年前,西元1892年的12月18日,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的馬林斯基劇院(Mariinsky Theatre),俄國名家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為滿堂觀眾帶來了創作生涯裡最為浪漫的藝術饗宴,那就是世界三大芭蕾舞劇中的壓軸力作《胡桃鉗》(Щелкунчик / The Nutcracker),但本樂曲卻也成為鬱鬱寡歡的音樂家孤獨道別世間之前,用靈魂與信念所綻放的最終煙花…

有了先前廣獲樂界好評的《睡美人》(The Sleeping Beauty)成功經驗後,柴氏與編舞搭檔再次攜手合作,取材德國劇作家霍夫曼(E.T.A. Hoffmann)的《The Nutcracker and the Mouse King》,並參考由法國文豪大仲馬(Alexandre Dumas)所潤飾而成的改編版本《The Story of a Nutcracker》,再加上大幅刪減掉舞台上不必要贅述的章節下,最後完成了兩幕約15個場景,全長近85分鐘的《胡桃鉗》芭蕾舞劇。柴氏更選在同一檔期,與他執筆的最後一部歌劇作品《約蘭塔》(Iolanta),以雙首演的方式競相演出。

在「說故事高手」大仲馬生動的妙筆修改過後,故事經緯已較德文原著來得平易近人許多,《胡桃鉗》主要是描述著在德國鄉間的一戶農家,主人於平安夜時舉辦了溫馨熱鬧的聚會,他並好客的邀請眾多鄰居親友們前來同樂。

晚會中,小女孩克拉拉(Clara)自一位玩具商老伯伯的手中獲得一個很特別的人物造型胡桃鉗,可是一下子就不幸被調皮的弟弟(Fritz)給弄壞了,克拉拉於是獨自傷心地將胡桃鉗放在聖誕樹下…

到了深夜時分,賓客們早已盡興而歸,所有的家人也都就寢了,但懷有心事的克拉拉,此刻則緩步從房裡走出來,想看看心愛的胡桃鉗是否還在聖誕樹下。

突然間,『吱吱吱…』,克拉拉聽到一陣奇怪的詭異聲響!

哇!定睛一瞧!原來是邪惡的老鼠王大軍從牆邊小洞裡竄了出來,成群結隊,集體向客廳裡的玩具、薑餅人們發動攻擊!

原本靜悄悄置放在聖誕樹下的胡桃鉗,這時竟也化身為正義的英雄,不停揮舞著長劍,率領著玩具與糖果士兵所組成的雜牌軍奮勇抵抗。

眼看雙方激戰越演越烈,但面對來勢洶洶的鼠輩,寡不敵眾的胡桃鉗陣營似乎露出敗象,就在即將淪為老鼠王飽餐一頓的囊中物之際,說時此、那時快,克拉拉急中生智,隨手拿起腳上的鞋子,毫不猶豫地就往鼠王頭上砸去…

一陣驚慌失措,雙方情勢產生翻轉,鼠輩陣勢大亂,老鼠王也負傷逃離了客廳,連忙躲回陰暗老巢,平安夜裡的聖誕樹下,這才又恢復了節慶應有的歡樂與喜悅。

然而,精彩萬分的故事現在才開始...

就在克拉拉望著聖誕樹上掛滿彩球的裝飾品,正準備回房歇息時,胡桃鉗居然轉眼間像被施了魔法一般,霎時變成一位英俊瀟灑的王子;為了答謝救命之恩,王子輕輕牽起了克拉拉的手,帶著她漫步穿越積雪的月光森林,來到了夢幻的「甜蜜王國」(Sand of Sweets)…

在那超越時間與空間,擺脫一切煩人束縛的世界裡,有座由「糖梅仙子」(Sugar Plum Fairy)所治理的華麗宮殿,看見王子和佳人歸來,在仙子一聲令下,王國裡的各個角色紛紛翩翩起舞,伴隨悠揚悅耳的樂音,從西班牙舞(Danse espagnole)、阿拉伯舞(Danse arabe)、托烈巴克(Trepak,俄羅斯)舞,直到蘆笛之舞(Danse des Mirlitons),克拉拉與王子浸淫在歡欣愉悅的開心氛圍中...

就在柔美、抒情的豎琴襯托之中,《花之圓舞曲》(Valse des fleurs)的旋律緩緩響起,也將宴會抬升到了全所未有的高潮,並於管絃樂齊鳴奔放下,畫上了完美無瑕的句點。

還沉醉於王子懷中的克拉拉,這時猛然醒了過來,揉揉眼睛,靄靄白雪映著冬日曙光,現在已經是聖誕節了。

啊!原來所有的奇遇,都是一場發生在平安夜的美夢呀...


彷若西洋版的俄國《南柯記》,又加上了一點微甜的愛情,但鋪陳迷人又老少咸宜的劇情,《胡桃鉗》的首演並未如外界想像般的順遂或成功,在大膽採用俄羅斯帝國聖彼得堡芭蕾舞學院在學學生的舞群編制,前後兩幕場景的轉換過於突兀,以及芭蕾舞劇較原有熟悉的故事情節略有程度的修改下,觀眾對於首演感到不甚滿意,劇場評論家還譏諷台上的舞群為業餘舞團的水準,不值得刻意買票進場…但不諱言的,柴氏的芭蕾音樂確實贏得了矚目,亦被形容為是一場具靈感、特色和豐富的精湛演出。

或許是自知之明,也可能是對於己身創作有著無比自信,早在芭蕾舞劇首演之前,西元1892年的3月19日,柴可夫斯基就已經將舞劇裡的全套管弦樂曲進行篩選,挑出其中8首作為一套《胡桃鉗組曲》,於俄國音樂協會聖彼得堡分會的聚會上進行公開演奏,近20分鐘的內容,包括了《序曲》(Miniature Overture)、《進行曲》(Marche)、《糖梅仙子之舞》(Dance of the Sugar Plum Fairy)、《俄羅斯之舞 /托烈巴克》(Russian Dance)、《阿拉伯之舞》(Arabian Dance)、《中國之舞》(Chinese Dance)、《蘆笛之舞》(Reed Flutes)和《花之圓舞曲》(Waltz of the Flowers),雖然與芭蕾舞劇的登場先後次序略有不同,但同樣散發出濃厚的柴氏北國風格。

西元二十世紀三零年代之降,隨著英國、美國等地陸續上演修訂版的《胡桃鉗》,捨棄最早被批評的諸多場景與橋段後,這部芭蕾舞劇逐漸成為了世界各大劇團年度不可或缺的戲碼之一,更作為聖誕節前夕,平安夜的招牌音樂節目…

尤其透過迪士尼動畫《幻想曲》(Fantasia)的推廣,光在美國市場,芭蕾舞團一年的收入就有多達百分之四十是來自於《胡桃鉗》公演。而芭蕾舞劇的賣座,同樣也讓《胡桃鉗組曲》取得了優異的迴響,更衍生出鋼琴獨奏、雙鋼琴、室內樂等改編版本,滿足不同愛樂者的需求。

一百多年之後,現在,讓我們閉上眼睛,跟著克拉拉和胡桃鉗王子,再度造訪「甜蜜王國」(Sand of Sweets)吧…

『無心之處,未聞音樂。』,柴可夫斯基。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ntasia_(1940_fil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Nutcracker_and_the_Mouse_K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yotr_Ilyich_Tchaikovsk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Nutcracker

https://www.mprnews.org/story/2016/11/17/ruth-hayden-on-surviving-the-holidays-financially

https://imgartists.com/news/barry-wordsworth-brings-delight-and-drama-to-the-nutcracker-at-covent-garden/

https://www.dispatch.com/story/entertainment/2021/05/30/balletmet-announces-new-season-performances-including-the-nutcracker/5204634001/

https://www.cpr.org/2020/11/25/missing-holiday-traditions-heres-how-you-can-still-watch-the-nutcracker-a-christmas-choir-and-mor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歷史上的今天】走向自由!柏林圍牆開放。

【365天的知名壽星】,光、影,莫內。

Loading...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