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365天的知名壽星】The King's Man?讓費爾比告訴你!

「Friendship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of all.」費爾比的這句話,仔細讀來,值得玩味,更發人深思。
「『背刺』以先,首要的是「合而為一」!」

費爾比(Harold Adrian Russell "Kim" Philby,1912-1988),絕無僅有的1月1日著名壽星,真的沒有第二個。

代號「Stanley」,作為近代所有已出版的星象書裡,有關介紹摩羯座時「絕對」不會列名的頂尖菁英,費爾比出生在昔日英帝國屬印度的安巴拉(Ambala),父親是駐地的情報技術官員;在回到英國,從進入西敏公學(Westminster School)直到取得劍橋大學三一學院豐厚的獎學金,他專注於歷史學和經濟學的研究之中,並獲得了經濟學專業學位,同時也首次浸淫於社會主義的反思與辯證論述。而胸懷熱忱的他,還親自參與了援助納粹難民的活動,冒著可能被德國鷹犬「蓋世太保」拘捕或刺殺的風險,擔任起地下游擊隊在維也納到布拉格之間的資訊與人員橋梁。

一顆星!

歷經西班牙內戰的洗禮,以戰地記者身分開始協助英國蒐集各方情資,再度返國的費爾比,此時只能用「青出於藍」四個字來形容,在長官跟同袍的引薦下,成為了西元二十世紀四零年代大英帝國「國家情資機器」(MI6,軍情六處)裡年輕有為的幹員!

兩顆星!

交辦給費爾比的任務,是專責破壞跟切斷敵營的間諜組織與聯繫網絡,並以講師之姿,傳授新進人員如何迎擊反情報作業的心法與對策。二戰末期時,他更將工作觸角伸至南歐、北非一帶,在英國直布羅陀海軍基地與納粹特次的交鋒與鬥智,更讓他擠身英國反共情報網的要角;期間,部分軍情局官員和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反情報主管都曾表示,費爾比超乎常人的敏銳跟優異的情資統整能力,著實讓人感到一絲存疑之處,彷若是敵營要角投誠一樣的透明無暇,但隨著納粹覆亡、蘇聯情資網於二戰後的接連敗退,通訊據點紛紛遭破,西元1946年時,費爾比以有功特殊外交人員的資格獲得了帝國勳章。

三顆星!

二戰歐陸戰事甫落幕之際,有位派駐在土耳其伊斯坦堡(Istanbul)的蘇聯大使館副領事,也就是高階情報官員,私下向英國方面接洽,希望能帶著妻子投奔自由,尋求政治庇護,他也在金錢條件的利益交換下,準備提供三位正潛伏在英國作業的最高級別蘇共特務姓名與其掩護代號,當然,還包括兩百多位的初級間諜名單。此任務後來由軍情六處轉交給費爾比處理,他在接獲指示後的三個星期抵達伊城,但蘇聯副領事早已被目擊到搭乘蘇聯軍用運輸機回國,身上竟還帶傷裹著繃帶!
在地的英國領事對於費爾比的「遲到」非常不滿,認為英方白白錯失先機,無法一舉揪出內賊。但可怕的是,爭議未明當下,英國領事館自伊城到鄰近城市的電話線居然被發現全數遭到蘇聯當局的監聽!

西元1947年2月,費爾比銜命外派,來到了組織重整的駐土耳其英國大使館,表面上是領事館一等秘書,但實際上乃負責英國與土耳其情報人員之間的情報交換與敵情聯繫,並成功安排多組移民滲透蘇聯高加索地區,取得不少對蘇有利情資。

四顆星!

兩年半之後,費氏再度啟程,這回更直接來到了「白宮」

是的,費爾比同樣作為大使館秘書,但私底下儼然成為了哥倫比亞特區內的英國首席情報代表!在他的辦公桌上,堆放著大量監控美國和英國高層往來的大量緊急與絕密通信資料,有金錢、有情色、有軍火,所有文件都躲不過他的眼睛,倫敦總部並借重其睿智與經驗,逐一解碼可疑線索並註記,希望能揪出傳言多時,潛伏在英、美兩國內的共黨奸細。

五顆星!

西元1950年年初,一位供輸原子彈組裝計劃(「曼哈頓計畫」)給莫斯科的物理學家兼蘇聯間諜福克斯(Klaus Fuchs)被捕,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也逐漸察覺到,英國對蘇聯的間諜網似乎有異常,而且破口似乎來自於民主同盟陣營的反叛。隔年5月,數名費氏手下的英國外交官從已知世界「失蹤」,去向不明,這也讓往日屢屢建功的費爾比難辭其咎,即使「有機會」晉升到掌控西方統合脈動的英國情報局總局長,但他還是在西元1951年7月時提出辭呈,黯然告別軍情六處…

「我從來都不是共產主義者!」,公開記者會上的聲明。

西元二十世紀五零年代中葉,費爾比多次接受了英國國家安全局(軍情五處)的連番審問,除表明自己絕不可能出賣「祖國」利益之外,更積極尋求重返媒體工作的機會。西元1956年8月,他獲聘前往黎巴嫩貝魯特(Beirut),替英國報刊工作,也私下跟軍情六處取得共識,又一次替國家秘密情資單位效命。

The King's Man?The Secret Service?

西元1963年的1月23日晚上,數份從投誠英國之蘇聯國安局反情報作戰官所釋出的機密資料正式曝光後,費爾比的身影,意外從貝魯特消失…有人說,他上了一艘貨輪,目的地是奧德薩(Odessa),位於黑海西北岸的港灣都市,蘇聯的領土!

就這樣無聲無息過了半年,費爾比,「終於」現身在飛往莫斯科的班機之上,蘇聯也在同年7月30日,透過官方媒體正式給予政治庇護與蘇聯公民的資格!

哎呀!五顆星竟然通通都是紅色的!

長達整整二十年的時間,從西敏寺到白宮,從倫敦到貝魯特,無人得以置信(或刻意忽略?),情報長官費爾比的真面目,其實就是「萬惡」蘇聯所派出的天字第一號特務啊!

「告訴耶穌基督,祂有十二門徒,但其中有一個是『雙面諜!』」 

一得知英國情報網出現史無前例的嚴重缺口時,當費爾比的間諜身分被揭穿,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John Edgar Hoover),是如此嘲諷著軍情六處。但詭異的巧合是,他們都是1月1日出生的呢!

凱旋回到真正的「祖國」,費爾比提筆完成了個人回憶錄《我的沉默戰爭》(My Silent War,西元1968年於英國首次出版)與豐富的情報員教案,更投入「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與「KGB」(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對敵積極措施部門,協助莫斯科進行偽造西方正式文件,還有詞彙準確的英式官方用語。

西元1980年時,費氏獲得蘇聯政府最高級別,頒發給對國家有無上功績的「列寧勳章」。

但諷刺的是,蘇聯為避免費爾比再次可能性的投靠西方(反反間諜?),不只以類似軟禁的方式監視著費爾比的一舉一動,就連朋友來往與書信交流,都必須經過「KGB」警衛的審查才能放行,因此有傳言提到,論及莫斯科對他的監控,晚年的費爾比是以「失望」兩字跟染上嚴重酗酒作結的,即使薪餉是常人的數倍之多。

西元1988年5月11日,蘇聯政權解體前夕,諜報界的傳奇人物,費爾比因心臟衰竭病逝於莫斯科,享壽76歲,一場備感哀榮,英雄式的葬禮,卻也掩蓋不掉紅旗即將迎來的日沒…

今日,我們撕開了西元2022年的第一張日曆,核武威脅的冷戰對峙雖已落幕多時,但新的強權國家與反社會恐怖組織已悄悄崛起,全球反滲透化的防堵工作亦如火如荼的展開,然而,費爾比昔日的智慧跟身手,毫無疑問已被神格化與偶像化,堪稱是軍情歷史學家心中當代成就最為不朽的雙重間諜之一!

「Friendship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of all.」

費爾比的這句話,仔細讀來,值得玩味,更發人深思。


尾聲:

以費爾比為首,西元二十世紀七零年代初期被揭發的英國「劍橋五傑」(Cambridge Five),是當年蘇聯在西方社會所佈下最具規模的雙重間諜組織網,他們的背景均來自於英國中、上流社會,有著一定社經基礎與談吐素養。

他們主要是於三零年代在劍橋大學就讀時,因反對法西斯獨裁且同情社會主義,而在畢業後被莫斯科情報局正式招攬,開始有計劃地將各項有利情資透漏給蘇聯國安單位,等於也是滲透進入當時還草創不久的「五眼聯盟」(FVEY)。

右二是費爾比的新畫像。

其中,如伯吉斯(Guy Burgess)、麥克林(Donald Maclean)等都掌握了特定的機密情資,也讓莫斯科輕而易舉吸收了英國情報網的菁華。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自《孫子.謀攻》流傳下來的老祖宗教誨,在此作了最恰當也最殘酷的見證。

代號「Stanley」,不同的政治背景或時空環境底下,費爾比,今日該說是賣國賊或是愛國者呢?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im_Philby#Istanbul

https://www.wsj.com/articles/spies-and-traitors-review-american-eagle-soviet-mole-11632953428

https://www.amazon.com/My-Silent-War-Autobiography-Spy/dp/0375759832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7496589/Spying-Russians-like-joining-Army-boasted-British-traitor-Kim-Philby.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7/10/01/world/europe/russia-kim-philby-spy-defector.html

https://news.cision.com/livewire-pr/i/the-sunday-times-digital-archive-from-cengage---philby-as-spy-for-russia,c1215055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歷史上的今天】單程票、不歸路。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