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對,愚人節,今天是愚人節。

4月1日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真的,連歷史學家都無法定論,這一天已變成大家所熟悉的「愚人節」(April Fools' Day),你騙我、我騙她、她騙他、他騙你,繞了一圈之後,你,又騙了我一回…浪漫又無邪?
「…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無可限量的效果,甚至在其已被查明、揭穿之後。」

,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納粹宣傳部長。

4月1日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真的,連歷史學家都無法定論,這一天已變成大家所熟悉的「愚人節」(April Fools' Day),你騙我、我騙她、她騙他、他騙你,繞了一圈之後,你,又騙了我一回…浪漫又無邪?是,據說愚人節的源頭正巧來自於浪漫的法國…

聽聞當時法國推行新、舊曆法的改訂,讓4月1日失去了原本作為「新年(元旦)」的位置,但守舊派堅持捍衛傳統,不願妥協新曆法,所以被民眾恥笑為「過假年」的愚人;再者,由於四月初時序多半落在「春分」來臨前後,所處季節的變化莫測,戶外溫度冷熱的捉摸不定,猶如大自然對無知人類的嘲弄,因此打從古羅馬帝國,或者是在南亞大陸的印度教文化中,四月竟都不約而同地出現了捉弄他人或自娛娛人的相關節慶。

Fools' Day的來源考究,當然還有其他不同版本,但現在假新聞氾濫成災,部分媒體也自願成為散播媒介,如一則來自中學生所偽造的「明報新聞網」網頁,還曾經在西元2003年SARS疫情蔓延香港期間造成莫名恐慌,以虛構的「封城」一事讓超市和商家湧現搶購物資的人潮,又今日假造的訊息、圖卡更如家常便飯,這裡就恕不另贅文介紹…

然而,實實在在,發生在歷史上4月1日的大事件,照例還是要跟好友們分享一下…而且這起事情竟然也跟「假新聞」有關係。

話說在西元528年4月1日,也就是北魏王國武泰元年的二月二十六(甲寅)日,由於年僅十八歲的當朝天子孝明帝元詡不幸身亡,然在皇上駕崩,朝廷又尚未預立皇儲的情況下,貴為皇太后,同時已大權在握,甚至被史學家懷疑聯合「小王」暗中除掉兒子元詡的胡太后(宣武靈皇后),當下決定擁立孝明帝唯一的子嗣登基稱帝。她則選擇臨朝稱制,在幕後繼續鞏固領導中心。

出生剛滿50天就接任國家領導人,怎麼想都是個「可怕的笑話」,橫豎一看更像是愚人節的戲碼,但超展開的劇情還在後頭...

過了不到24個小時,當4月2日的太陽從東方緩緩升起之後,宣武靈皇后眼見北魏上下沒人有異見,居然「登愣」一聲,頒出了另外一紙詔書…

「自潘充華有孕椒宮,冀誕儲兩,而熊羆無兆,維虺遂彰。於時直以國步未康,假稱統胤,欲以底定物情,系仰宸極。何圖一旦,弓劍莫追,國道中微,大行絕祀。」

這堂不是國文課,老師不會考翻譯,但一堆艱深文言文的背後,哇哩咧,搞了半天!原來皇上是「女孩子」啊!按照中原皇室道統,根本沒辦法成為一國之君!

但就在如喪考妣,矯情地向全體國人傳達了天大的壞消息後,玩弄文字的胡太后,忽然一個如京劇的變臉般,也宛若是中了樂透一樣,喜孜孜的在詔書後半段提到,OMG,好消息來囉!一位極佳的合適人選隆重登場,也就是元氏小妹妹的堂哥…

三歲的元釗,臨洮王元寶暉之子,是如假包換的男孩!

好的,元釗小弟弟很快就黃袍加身,接任北魏皇帝大位,稱為幼主!

當然,三歲的小朋友可能連自己的名字都還不會寫,不可能作為三軍統帥,胡太后自然而然地得以再次鞏固領導中心!而她也放膽自稱為「朕」,以肆無忌憚之姿,接掌北魏國家機器。

在史書上就此消失的元氏小妹妹,因在位的時間未達十二個時辰,而且起初又非以女性的身分偽造登基,所以在不少正統官方版的史書當中完全都被忽略掉,沒有她稱帝的記錄存在,算是一個不被公開承認的女皇帝!因為如果真的把她寫入正史裡頭,那元氏小妹妹就將是北魏王國第十位皇帝,稍晚數個世代之後才出現的唐朝武則天,也會失去中土正朔第一位女皇帝的頭銜。

不過,故事還沒結束,這話說回來,兩天連換兩個皇帝的作法,跟出門回家換衣服差不多,也比《博恩夜夜秀》的地獄梗還誇張,簡直像套招的綜藝節目了吧?

此舉亦讓北魏權臣爾朱 榮(姓爾朱,女兒大爾朱氏是孝明帝元詡的嬪)心中逐漸產生了懷疑,官拜大都督,又加「金紫光祿大夫」,堪稱朝廷核心樞紐的他,心底慢慢燃起了一股犯上做亂的念頭…

亂世重臣,通曉兵法之奧祕的爾朱,絕不可能是吃素、念經的將軍,精於狩獵之道的他,表態擁戴元詡的殿前伴讀,北魏獻文帝之孫元子攸來做為新的北魏皇帝,更在短短兩個星期之內,親率精兵,以「入匡朝廷」為名,殺入了胡太后和元釗所在的京城洛陽,同時把兩個人從頭到腳五花大綁,運到了黃河南岸的河陰縣。這次的武裝政變,也就是史稱的「河陰之變」!(來,複習一下,「山北水南謂之陰」)

好啦,情勢丕變,輪到早先隻手遮天的胡太后苦苦求饒了,兩星期前因元詡駕崩而將下令大爾朱氏剃髮為尼的她,此時此刻沒有了任何談判籌碼,只得拉下尊臉,陪笑拜託爾朱榮,問他能否網開一面,放她與幼主一條生路,日後勢必會無條件把北魏政權讓給爾朱管理…

距離天下霸主咫尺之遙的爾朱榮,哪裡還有這個閒工夫施以恩惠?別忘了,歷史的教訓,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參見《魏書》卷13 皇后列傳第一:

『榮遣騎拘送太后及幼主於河陰。太后對榮多所陳說,榮拂衣而起。太后及幼主並沉於河。』

西元528年4月中旬,在除掉了胡太后與無辜的元釗之後,爾朱榮一不作二不休,以重兵鐵騎包圍復以箭手飛矢(弓箭)交錯的殘忍虐殺手法,將北魏在朝的文武百官殲滅殆盡,死傷人數超過一千三百餘人,諸親王無一幸免於難,文官亦所剩無幾,北魏從此由軍人把持朝政,爾朱榮更儼然是無冕的一國之君。

「京邑士子,十無一存,率皆逃竄,無敢出者,直衛空虛,官守廢曠。」,《北史》

尾聲:

April Fools' Day,是愚人節的玩笑也好,是自娛娛人(自愚愚人?)的雅緻也罷,別忘了本文的結論,

一:政治好可怕,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二:愚人節快樂,但以上故事是真的喔。

三:別忘了幫我拍手,謝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