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Messiah,萬王之王。

衷心期盼新冠肺炎與其變種病毒株從藍色星球全數絕跡的那一天,到時「倖存」的地球人可以組成一個聯合樂團,演奏貝九(The 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Op. 125)跟《彌賽亞》,不錯吧?
「我確信…我看到了整個天堂,以及至高全能的上帝本人!」

,韓德爾(Georg Friedrich Händel)

距今有點遙遠的280年前,西元1742年的4月13日,伴隨歐陸「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的方興未艾、烽火遍地,另一個時空現場,大英帝國屬愛爾蘭首府都柏林的Great Music Hall劇場(位在Fishamble Street)內,有大約700位的觀眾,見證了「天國第一神曲」,也就是神劇《彌賽亞》(Messiah,HWV 56)歷史性的正式首演。

出自「巴洛克」名家韓德爾之手,首演海報乃註明為慈善機構(醫院)募款、奉獻的宗教音樂作品,《彌賽亞》完整融入韓氏數十載作曲生涯所擅長的雄偉氣勢與明亮音響,同時也將劇中的宣敘調與詠嘆調予以多樣化與旋律化,並加強序曲和間奏曲之間的緊密關聯性…

Great Music Hall

歷經自家劇院倒閉與失去皇室對其厚愛的低谷深淵,韓德爾雖然也曾憂愁喪志,也遭逢迫切禱告時上帝毫無任何回應的「沉默」,但他透過鑽研友人送來的三套神劇劇本,更從《聖經》裡尋得了自己必然繼續向前的使命感與命定,因此據說僅花費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韓德爾就完成了原始總譜將近259頁的《彌賽亞》…Messiah,正所謂全人類的「救世主」!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舊約以賽亞書》第9章6節)

韓德爾(Georg Friedrich Händel)

自《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到《哈利路亞》(Hallelujah),藉由童聲與成年詩班男歌手的加入(首演有18名歌手),還有33件器樂的聯合配置,韓德爾讓原本較單純的合唱曲巧妙又完璧切入了器樂伴奏之中,使得兩者形成了一股堅而不摧、宛若神聖堡壘的結實力量,不只讓聽者為之震撼,更能夠親身體會並讚嘆主耶穌基督脫離黑暗權勢、復活升天的榮美與尊貴!

「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新約啟示錄》19:6、11:15、19:16。

全曲由三個部分組成,依序是「耶穌降臨的預言和聖子的誕生」、「救贖的信息和耶穌為全人類的犧牲」,直至「基督的復活和最終的審判」,兩個半小時的首演,除了在都柏林造成轟動(當場募得約400元英鎊),專業樂評也紛紛予以高度肯定外,更讓一度在音樂事業上陷落幽谷的韓德爾,於歷經多年的波折與試煉後,彷若基督耶穌受釘十架後重生復活一般,藉著榮耀上帝之大能,並在聖靈如風如火的啟示和引領下,終於獲得了英王喬治二世(George II of Great Britain)允准他重返英國本土進行音樂演出的機會…畢竟在朝廷權臣的惡意詆毀中,韓德爾曾經是如此悲嘆地道別是非之地啊。

英王喬治二世(George II of Great Britain)

《彌賽亞》在西元1743年時取得了倫敦公演的許可,本身熱愛音樂藝術的喬治二世其實也早就聽聞本劇在愛爾蘭上演後好評不斷,旁人更建言錯過可惜,因此國王決定御臨現場,想親眼目睹與聆聽樂曲頌揚的風采!

就在…

聽到了《彌賽亞》第二部分末尾的《哈利路亞》大合唱時,聽說是一股彷彿來自天上召喚的偉大力量,著實感動並刺入了國王的心靈深處,也讓這位平時萬人之上的一國之尊,不由自主地,毫無準備地,從御座上激動到無法自己,整個人,整個人,整個人,就這樣整個人站了起來!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隨侍的眾臣與隨扈們一見到國王挺身而立,自然不敢怠慢,馬上跟著起立應和,而就在當下,像是波浪漣漪般似地,也像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反應,敬畏上帝的神聖與讚嘆基督的死又復活,重生的張力讓整個劇院的觀眾此刻已經沒有人是坐著欣賞的了...

當然,回歸歷史考證,至今沒有可靠的史料或紀載能夠加以證明喬治二世是否在當時親臨《彌賽亞》演出,以及在聆賞《哈利路亞》時站立,但從此之後,為表明崇高的信仰,也為向韓德爾致上最高敬意,故只要音樂會演奏到《哈利路亞》之際,全體觀眾多半會選擇自動自發地站立,用「起立致敬」(Standing ovation)的神聖傳統,來緬懷並呼應當年喬治二世備受震撼的那一瞬間...

神聖至高的一刻!He shall reign for ever and ever.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當然,不只是喬治二世萬般激動而已,《彌賽亞》難以超越的音樂聲響,實實在在的神學內涵,也立下了在宗教音樂上永垂不朽的地位,更成為了人類文明史上的華麗瑰寶。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為要維護《彌賽亞》的莊嚴性與獨一性,喬治二世更特別下達諭令,英國國內所有的樂團與教會唱詩班,還有各級出版商們,不能夠隨便演出與出版這部作品!每年只能夠奉國王的御旨,在春季進行唯一一次的官方公開演出!而殿前指揮家的資格,是的,專屬限定,也只能由韓德爾大師一人擔任!


尾聲:

衷心期盼新冠肺炎與其變種病毒株從藍色星球全數絕跡的那一天,到時「倖存」的地球人可以組成一個聯合樂團,演奏貝九(The 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Op. 125)跟《彌賽亞》,不錯吧?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ssiah_(Handel)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不朽的存在,巴哈~

社區活動提案|聖誕文字市集之 🎧古典音樂點點名!咿?

Loading...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