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星際回憶錄 by A.H.(第二系列)

幾個不同的音源,從戴著公羊面具,分不清臉上喜怒哀樂,又披(套)上滾金絲邊黑袍的「裝置」或「個體」中發出。再靠近一點,好像是一場「回憶錄」的示現,或者是戰事的稟報…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向右邊望了一眼,缺席的兩張椅子,上頭的紅色名牌...
(承上文)殖民地的導覽圖上,有個忽明忽暗的小點,名喚「塔納托斯」(Thanatos),簡稱為「薩諾斯」(Thanos),是破壞心理意識導流與生理細胞結構的終極處理站,若用「智人」的詞彙,也就是「集中營」(Internment)的所在地。

H再度透過了特殊的音源裝置發聲。

「『牠們』的西元1934年8月,在高達84.6%的德國公民投票決議下,大家一致同意廢除總統制,並同意違反國家最高權柄《憲法》的規定中,由我正式取代甫過世的興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登上軍事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更重要的是,我的地位已全然超越一切律法!國會日後更不得有任何新的立法來奪取我的權位!
換句話說,我藉由所謂百分之百的民主政治體系,百分之百合理並落實了個人獨裁的野心!當然,拿下了政權之後,我也將『牠們』的德國改名『德意志第三帝國』(Drittes Reich),擔任『元首與帝國總理』(Führer und Reichskanzler)一職,更進一步取締或掃蕩所有的非我團體之會員、『G』舊教信徒、『G』的見證人教派信徒、吉普賽人、猶太人、身心障礙者、同性戀者、勞動工會成員,以及所有上述以外的異議分子!」
「在十字架與卐字旗齊聚聖堂的光彩底下,我的崛起大部分源自於敬虔的『G』新教會眾,但在座都很明白,我的目標可不只是單純以『智人』的政治角度來權衡信仰,按照我原定的計劃:『消滅所有的信仰,正是我到這裡活動與存在的終極目標』!
『宗教是人民的鴉片!』,Opium des Volkes!」
「是,我想對…dze Jughash…算了,還是稱呼你S吧,『反宗教、反信仰』的意志行動,同樣是你當年努力不懈的方向之一。」
「在『牠們』面前所不斷褒揚的正向神學、成功信仰,以及每個安息日早晨所搭配《德國與主同在:千年日耳曼帝國與上主同在》一書,說穿了,我那僅是一種披上『G』教外衣,然實質上卻是彰顯我輩主權論述的思考模式;無論是種族主義、亞利安人優越說和反猶太人概念,我的目的也只是要傳播一種極為簡單的邏輯…『宗教恐怖主義』!因為『G』的獨生子被猶太人陷害,所以現在我們全體德國人也要跟隨偉大的元首一同來消滅所有的猶太人,為受釘十字架的獨生子伸冤平反!也就是一種將政治意涵完美融入信仰架構的情愫!我自然不願看到有比『德國』位格還高的神祇,況且『G』或其獨生子也都應該主動小於『德國』,『牠們』更應烙印在心,強化對德國…我本人的狂熱、希望與愛!」
「當年星球上也出現一種雜音或質疑,認為我是『大獨裁者』,或是『狂人』,但身為我的『子民』,第一次世界大戰最主要戰敗國的德國,『牠們』內有十分沉重,而且是執政黨根本無法承受的龐大國債;對外,則有西元二十世紀三零年代初期所爆發的全球不景氣!兩相結合之下,德國人可謂苦不堪言,除了日耳曼民族與德意志帝國的尊嚴整個掃地之外,失業率、犯罪率與自殺率也都不斷大幅提高,早就已經不是一般人類可以容忍的紅線了!」
「我知道那句話:『我會讓每一個德國家庭餐桌上都有麵包和牛奶。』

遲未發出聲音的M,語調陰柔又帶些磁性,終於加入了對談。

「是,謝謝,我的摯友。在我本人親自監督德國史上最大的整體公共建設計畫下,藉由水壩、高速公路、鐵路及其他重工業的興建,僅僅四年的時間,全德國的失業人口就從原本的六百萬人一下子下降到只有兩百萬人!生活水平逐漸恢復水準,桌上有麵包和牛奶,國家舉辦奧運,汽車等重工業揚威歐洲…這種活生生的數據表現,讓『牠們』真的完全相信,我,A‧H,必定會帶領他們重返日耳曼昔日的榮光,來到應許之地,因此也無條件在大選時支持我,更全力替我奔走拉票!」

西元1938年以前,是偉人!
西元1938到1940年,是暴君!
可是,西元1940年以後,是完完全全的瘋子!
「我不喜歡,但也不想否定上面這段人類記敘的文字,可在我意氣風發,列名西元1938年美國《TIME》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之際,總覺得有些茫然與焦慮…」
「是E來到『牠們』之中嗎?」
「沒錯,A‧E絕非區區『智人』之軀,可到底是哪一個星系的援軍呢?
「我隻手讓二戰爆發,起初以為憑藉日耳曼人的超凡意志,可以在短時間裡謀取歐洲大陸,進而征服世界,將星球全面「薩諾斯」化,但說也奇怪,隨著幾個意外的判斷失準,閃電坦克戰的不再得心應手,從西元1942年年底開始,我在各方戰場上逐漸喪失了先前扎根妥當的基礎與佈局。加上『牠們』士氣越發低落,我只能派遣不諳軍事的幕僚前往第一線督軍,再再也都失去了扳平或是逆轉戰局的機會…」
「西元1945年,我躲進了帝國首都柏林的地下碉堡,在一次又一次『牠們』所捎來的悲報戰果中,眼睜睜地看著我的王朝走向毀滅之路!
西元1945年的4月30日,本來可能會成為傳達美感的畫家,或是廣傳福音的宣教士,但後來卻走向獨裁者的歧途,眼見大勢已去,無法逆轉,最後只得選擇飲彈自殺…8天之後,德意志第三帝國宣告投降!
「『牠們』的教科書現在都這麼說,呵呵。」
「是啊,遊戲玩膩了,關機、離席或是登出,都是不錯的方法。」
「對了,現在是在『牠們』那邊?」

距離藍色大洋五千七百公里的上空,這裡是無聲寂靜的星辰交界之處,一艘宇宙飛船正以超音速巡航著。點開一幅「鄧蒂嘉星」(Teegarden's Star)帝國殖民地的數位導覽圖,此時此刻,有幾個不同的音源,從戴著公羊面具,分不清臉上喜怒哀樂,又披(套)上滾金絲邊黑袍的「裝置」或「個體」中發出。再靠近一點,好像是一場「回憶錄」的示現,或者是戰事的稟報…

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向右邊望了一眼,缺席的兩張椅子,上頭的紅色名牌,P跟X。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olf_Hitler


這應該是我最燒腦的壽星文了,哈哈,但大家知道私底下的希特勒喜歡些甚麼嗎?

一:他愛狗:希特勒公開自稱是忠實的愛狗人士,甚至還親口對幕僚說過,作為屬下,狗可是永遠比軍人還效忠於他!

二:他愛車:希特勒是當時舉世公認的汽車狂熱份子,除了親自監工世界上第一條高速公路路網外,更促成德國汽車工業的快速發展與奠基,尤其是大眾國民車(日後的福斯『金龜車』Volkswagen Beetle)與V型12缸旗艦級引擎(主要是軍事用途,戰後新德國政府還被盟軍下令禁止生產此種類的引擎)的研發!

三:他愛馬:希特勒親自重金培育出他認為血統最純正的日耳曼比賽馬!


尾聲:

希特勒的出生地,有一塊石碑現在標記著:

FÜR FRIEDEN FREIHEIT
UND DEMOKRATIE
NIE WIEDER FASCHISMUS
MILLIONEN TOTE MAHNEN

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法西斯永不再現,數百萬人的死提醒著我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星際回憶錄 by A.H.(第一系列)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